广东一天新增20例,变异毒株发威,超长传播链给我们什么警示?

来源 | 八点健闻(ID:HealthInsight)   作者 | 陈鑫、于焕焕、陈广晶、朱雪琦     

2021年05月31日 10:34  

本文5025字,约7分钟

根据国家卫健委最新消息,广东昨天一天新增20例本土病例,其中16例为无症状感染者转确诊。
 
“传播速度极快”的印度变异株(B.1.617),是这场由早茶引发的超长传播链的推手。
 
已有证据表明,B.1.617变异株具有极高传染力,其三个亚型之一的B.1.617.2在英国突变株基础上,传播力提高了近50%。
 
目前,变异毒株已蔓延至全球44个国家和地区,并在其中一些地区造成了灾难性的暴发。
 
承接“外防输入”重大压力的广州,在新冠大流行的第二个年头,迎来一次大考。如果不能在1-2个潜伏期内阻断传播,疫情或许还将进一步扩大。“必须跑得更快才能阻断感染链条,”广州卫健委主任说道。
 
有专家分析,今后这一变异毒株的传入或将成为常态。在全球疫情彻底平息之前,中国的每一个口岸、边境城市都可能面临广州一样严峻的考验。

一次早茶引起的超长传播链

广州疫情加速了。
 
截至5月29日,以早茶店为开端,广东这轮本土疫情已波及广州、茂名、佛山3个城市,感染人群扩大到32人,其中6个确诊病例,26个无症状感染者。

但官方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仅5月29日一天,广东新增了13例无症状感染者,远超以往任何一天的新增数量。

到5月30日,又有20例新增确诊病例。不过,其中16例是此前的无症状感染者转确诊。
 
这样的发展形势出乎大多数意料。事实上,本轮疫情的起手式算得上温和。
 
5月21日公布1例疑似病例后,广州对重点区域人群进行了检测,密接、次密接人员349人中,在广州做完核酸检测的341人检测结果均为阴性。
 
此后,一直到5月25日,官方通报中,只增加了一例确诊病例,是第一个确诊病例的丈夫。
 
人们本以为疫情将很快结束,没想到才刚开始。
 
5月26日以后,情况急转直下。不仅感染者报告量骤增,长链条的代际传播趋势也越来越明显。
 
广州从5月21日至5月30日累计发布的26例病例(5例确诊、21例无症状)中,绝大部分都是26日以后发布的。
 
从官方通报来看,短短几天内,病毒已经传到了第四代。特别是第二个确诊病例宋阿婆,病毒传播链一路从儿子、儿媳、孙子、侄女,传到孙子的同学、同校学生家长、与儿媳共同参加培训的人员、侄女的母亲。
 
而在“早茶店”传播链的起点,宋阿婆和郭阿婆并没有直接接触,只是在同一时间段出现在同一个餐厅喝了一顿早茶。
 
这些都指向,相比以往本土疫情,此番广州疫情“传播速度非常快,传播力很强”。
 
有疾控人士指出,这要求防控措施必须更加严格,否则很难在1-2个潜伏期内阻断病毒的传播。
 
广州卫健委主任将其比喻成一场赛跑,“必须跑得更快才能阻断感染链条!”
 
防控也在加速。广州实施了分级分类管控:部分地铁站只出不进;包括培真小学在内的8所学校临时停课;荔湾区海龙街、白鹤洞街等中风险地区,人员活动受到严格限制,每户每天限1个人外出购买生活必需品,其他人员不得外出。

感染者激增之后,5月30日凌晨,广州越秀区、珠海区连夜发布通知,宣布从5月30日至6月1日开展全员核酸检测。广州卫健委则将检测范围进一步扩大到天河区、白云区、番禺区的重点区域。
 
接下来,没有核酸证明,几乎无法离开广州——按照广州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最新通告,30日晚10点后,离开广州车辆和人员都需要提供72小时内核酸检验证明。
 
回到广州疫情,在早茶店传播链之外,还有一些“细思恐极”的细节,比如29日新增的12例无症状感染者中,除了3例与宋阿婆孙子小许、儿媳雷女士相关,5例为佛山重点人群排查对象及其密接之外,还有4例是5月28日一位无症状感染者的密接。
 
这位无症状感染者住在荔湾区海南村,5月27日因咽喉痛就医,被排查为新冠病毒核酸阳性,与早茶店感染者并没有直接的关联。
 
它们究竟是早茶店传播链的延续还是新链条的一环?随着检测规模的迅速扩大,是否还会查出更多感染者?本轮疫情传播的源头到底在哪里?
 
在这一连串问题在得到解答之前,没有人敢断言,广州疫情将很快结束。

突变的毒株
传播能力指数级别的增长

广州本土疫情暴发以来的感染者,已检测的基因测序结果高度同源,均为传播力较强的印度变异株。
 
这或许将成为变异病毒在中国的首次社区传播。
 
专家认为,今后变异毒株传入将成为常态。中国每个口岸、港口城市都有可能面临广州一样严峻的考验。
 
英国突变株比野生突变株的传播力提高了近50%,而根据英国公共卫生部的推算,印度突变株在英国突变株的基础上的传播力又提高了50%。

纽约时报特约撰稿人、北卡罗来纳大学副教授Zeynep Tufekci将病毒传播力的跃升称之为“指数式的威胁”。

她举了一个例子,假设原始病毒平均能感染3个人,而变异毒株能感染4个,两个感染者在传播了10代之后,原始毒株会导致约40000例感染者,而变异毒株的感染规模是524000例——相差近13倍。
  
也就是说,在不加任何防控措施的情况下,一个野生型的感染者如果能感染1个人,那么印度突变株感染者能感染2.6个人。十代之后,二者的感染数差将扩大至13倍。
 
一些结构上的关键突变使得印度突变株比野生型更易感染人体,在本轮本土疫情中,通过吃一顿饭,短暂的、非直接接触就造成了传播。
 
此次广州疫情最早发生在广州人口最密集的地区。
 
密集、流动性大是病毒最理想的传播环境,无疑会加速代际之间的传播。从5月21日的郭阿婆到28日的确诊病例,短短一周已经传播了四代。而这条未竟的传播链,在广州大规模排查之后,或许还会拉长。
 
经历了多轮疫情的大城市,实际上已经有了丰富的防控经验,小规模快速精准流调,大规模封城-全员核酸检测,一旦发现病例,就快速启动应急方案。
 
但采取行动之前的关键是,如何发现疫情?
 
中山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陆家海告诉八点健闻,“新冠病毒大部分都是隐形感染者,隐性感染者的发现非常困难,只有核酸筛查才能发现。但隐性感染者在被发现之前已经接触了一部分人,这些人可能就被感染了,而且并不是所有人都有症状。”
 
有症状,才能被检测系统捕捉。
 
这就意味着,一旦发现有症状的印度突变株感染者,“我们就已经跑在病毒后边了,”爱博物创始人冷哲分析,“就像凶手在不断作案,而我们只是抓住了一个孤案,根本没办法跑到凶手前面去阻止他作案”。
 
早在今年4月份,因印度变异毒株的大量传播,斐济占全国人口三分之二的五座城市宣布封城。5月7日,英国最早将印度突变株列入“关注变种”,此时,印度变异毒株在英国的感染病例在一周内翻了一倍。
 
在更早的去年10月,B.1.617就已出现在了印度。眼下,印度病例仍以每天十万级的数量增长。在各种变异毒株的肆虐下,全球疫情短期内看不到结束的迹象。
 
可以预计,在未来一段时间,病毒变异可能还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快。
 
印度变异株提出了一个更严峻的问题:病毒的变异是随机且不可控的,现阶段的防控措施,能否挡住下一个外来变异毒株?

外防输入重担下,隔离酒店承压

此轮疫情出现之后,有网友戏称“广州为国挡病毒”。
 
这句夸张的玩笑话背后,恰恰体现了一个事实——广州确实扛起了大量入境隔离的任务。
 
5月20日,广东省卫健委主任段宇飞在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说,目前,每天全国入境人员,广东就占了90%。
 
广州目前在用的300多个集中隔离点,每天要收治被隔离人员近3万名,仅隔离点工作人员就有近2万名。隔离酒店的规范管理因此显得尤为重要——尤其还有部分隔离人员被安排在中心城区。截至今年2月20日,广州的老城区荔湾区总共接收了3万名入境隔离旅客。
 
本轮本土疫情的感染源尚未被官方确认。

但在5月23日的荔湾区官方通报中,委婉地提到,郭阿婆为“境外输入关联病例”,“不排除是意外暴露造成偶发感染”。
 
目前所能发现的与本轮疫情可能相关的最早感染者,是广西南宁的宁某某。4月25日,宁某某从非洲卢旺达转机回国,在广州入境,在荔湾区隔离酒店集中隔离。

解除隔离后宁某某离开广州回到南宁,直到5月24日,南宁接到广州市荔湾区疾控中心的协查函,才发现排查到宁某某为无症状感染者。
 
宁某某入住的荔湾隔离酒店位于广州老城区,本轮疫情首个确诊病例郭阿婆居住的社区也在同一区,附近就有两家隔离酒店。
 
封闭隔离的宁某某是否曾与附近居民郭阿婆产生交集?官方并未给出定论。
 
自武汉疫情以来,国内发生的几起疫情都指向了接收境外人员隔离的酒店或隔离点。
 
2020年夏天的北京新发地疫情,连续两日新增的25例中,光是美高美酒店集中隔离点就确诊23例。
 
隔离酒店的工作人员也曾在排查中检出阳性。2020年10月和12月,广州花都区和南沙区对涉境外有关人员进行例行检查时,就主动排查出有隔离酒店工作人员呈阳性。
 
去年冬天成都太平村的疫情,也源自附近居民接触了隔离点的垃圾导致感染,继而引发当地的社区传播。
 
最近一次与隔离酒店有关的感染事件发生在4月,5名中国专家赴越南考察,在越南酒店隔离期间感染印度毒株。
 
一位不愿具名的国家卫健委专家组成员告诉八点健闻,临床中不乏“长潜伏期”的病例,印度毒株感染者是否具有这一特点,还是一个没有明确答案的科学问题。
 
既然出现了“长潜伏期”,就应该注意加强对隔离酒店管理。前述国家卫健委专家组成员指出,酒店工作人员构成复杂,容易有疏漏的地方,比如保洁、消毒等水平有差异,“如果酒店之前有病人确诊转走后,房间消毒不彻底,新的入境人员住进去,就有感染的可能。”
 
“新冠病毒能通过被污染过的物品传播给人,这就是病毒的诡异之处,会给防控带来困难和挑战。”陆家海对八点健闻指出,隔离酒店稍有不慎可能都会导致物品感染,如果污染物没及时、正确的处理,可能导致再传播给他人。因此隔离酒店要避开人群密集区,各种物品要经过严格消毒。
 
无论“零号病例”是谁、狡猾的印度毒株如何在广州传播,切断传播链都是阻挡疫情蔓延的重要手段。
 
汕头大学病毒学家常荣山建议,隔离酒店的所有工作人员,必须接种疫苗,还要做抗体检测,隔离场所附近的居民区要有较高的疫苗接种率。

广州,只是一个开始?

每当公众以为疫情已经平缓,日常生活可以回归常态时,便被狡猾多变的新冠病毒打个措手不及。
 
传播能力变强的变异毒株,数量庞大的出入境人员,再加上广州本地人员密集、流动性大的特点,共同助长了病毒的传播。
 
截至5月27日,广州全市已累计接种疫苗867万人、1148万剂次,其中299万人已经完成全程接种。
 
因为较大的人口基数,目前全国疫苗接种率距离构筑免疫屏障所需的70%底线仍存在差距。
 
但倘若没有一定的接种率带来的一定程度上的免疫屏障,广州疫情或许更为严重。
 
常荣山表示,“目前广州近40%-50%已经打了第一针,像我已经打了第二针。否则按现在核酸检测的规模,一周时间内发现的病例可能会更多。”
 
广州作为中国的一线城市,相对先进的城市治理水平、优质的医疗资源、较高的疫苗接种率,仍未能使广州幸免于印度变异毒株的入侵。
 
中国陆地边界线长达2.28万公里,新冠疫情进入常态化外防输入后,对口岸城市输入性疫情的担心从未停止。黑龙江绥芬河、内蒙古满洲里、新疆喀什、云南瑞丽、辽宁营口等地的疫情,都警示着这一担忧的现实紧迫。
 
早在5月上旬,印度变异病毒就已传入中国,不过当时并未形成本土传播。凭借强大的传播力,全球44个国家和地区已发现该变异毒株的蔓延。
 
常荣山表达了对边境省份的担忧,“这次疫情反映出外防输入总有漏洞。我一直很担心边境省份,不发达地区一旦发现,可能人数更多。”
 
“广州疫情对今后的启示是外防输入的难度很大,”华中科技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流行病学专家魏晟说,多达百余环节的闭环管理流程全都滴水不漏,难度很大。要及时总结经验教训,并向全社会征集解决方案,无论是技术的还是政策的,尽快解决防控中的难点、痛点。
 
中国口岸城市如何跑赢传播“速度极快”的变异毒株的传播,考验着今后一段时间内的防控措施。

财经号所发布文章之版权属作者本人或相关权利人所有,文章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财经》立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