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与存在——关于运动的思考和断想

《财经》杂志   文/王志毅     

2021年11期 2021年06月07日出版  

本文529字,约1分钟

我从小并不热爱运动,对流行的商业体育更是素无兴趣。尽管有时候也会关心一下奥运比赛、足球世界杯之类,但肯定算不上一个体育迷。通常而言,商业体育对我只是意味着一种并不新鲜的娱乐经济体系,与古罗马的角斗士比赛也无太大区别。如果去罗马参观大斗兽场的遗址,便会发现它在许多方面都是现代体育场的原型所在。这一点更减少了我做体育看客的兴趣。

但在2015年之后,我也加入了跑步的行列。从一开始的健身房小跑几公里,接着有空去奥森公园跑上一圈,再到赴海南参加人生第一场马拉松,又逐渐尝试进行越野跑,从50公里开始,一路向上,爬过雪山,越过高原,去过海岛;成绩很差,也常常退赛,却自得其乐,毫无失去兴趣的迹象。跑步这件事,虽然同样充斥着金钱和政绩,但只要从跑道上起步,真可以忘却一切,不必管身边的任何人,只与自己的身体和精神作战。

然而不断滋长的问题越来越困惑着我,为什么要运动?运动真的有意义吗?如果说运动的意义在于挑战自我,挑战自我又有何种意义?它只是我们害怕衰老的一种反抗吗?或者是逃避现实世界之丑陋的一种方式,又或者只是一种廉价的炫耀?如果运动只是分泌多巴胺,营造快乐的假象,那它和借酒消愁有何本质不同?如果极限运动的核心是感受濒死,那么它是一种类宗教的体验吗?

... ...

您看的此篇文章是收费文章
您可以通过以下方式阅读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