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盈利仍是难题 奈雪的茶“流血上市”成色几何?

作者 | 《财经》新媒体 李洪力   编辑 | 潘西

2021年06月08日 08:32  

本文2967字,约4分钟

奈雪的茶一直被外界称为“流血上市”,长期亏损问题备受外界关注。6月6日,奈雪的茶已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招股书显示,2019年全年亏损1174万,2020年经调整全年净利润为1664万元,终于实现扭亏为盈。按照既定的计划,奈雪的茶将从下周开始上市路演。

相关业内人士表示,纵观整个新茶饮市场,头部品牌如喜茶、蜜雪冰城等均在酝酿上市,各具特色的茶饮品牌亦是层出不穷,产品同质化愈发严重,食品安全问题频发。随着奈雪的茶即将登陆资本市场,如何保证食品安全、如何在高速扩张中保持稳定的盈利能力,将成为其不得不面对的现实问题。

门店加速扩张 可持续盈利存疑

作为即将登陆资本市场的“新式茶饮第一股”,奈雪的茶的经营数据备受关注。

根据更新后的招股书显示,2018年-2020年,奈雪的茶营收分别为人民币亿10.9亿、25.0亿和30.6亿;年内亏损分别为6972.9万元、3968.0万元、2.03亿元;经调整亏损分别为5658.0万元、1173.5万元以及盈利1664.3万元。

从基本面来看,营收逐年增长,亏损逐年收窄,并在2020年实现盈利。但还处于高速扩张期的奈雪的茶是否具备持续的盈利能力受到外界质疑。

艾媒咨询CEO张毅对《财经》新媒体记者分析称,就目前奈雪的商业模式,要想持续盈利还是非常困难。从目前来看,迅速扩张的奈雪,短期盈利没有问题,虽然成本可以挤压、财务报表可以调整。但昂贵的店面租金、原料成本以及激烈的竞争环境,无法支撑其持续盈利。

据悉,奈雪的茶先后完成了5轮融资。投资方包括天图、深创投、太盟投资集团(PAG)、弘晖资本等机构入局。招股书显示,奈雪的茶股权结构中,彭心赵林夫妇为第一大股东,直接持股67.04%,天图投资为第二大股东,持股13.04%,深创投持股约3.32%。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则对记者表示,奈雪的茶相对来说,价格中的收益空间更大一些,因此受市场因素影响,可能会实现盈利,但奈雪的茶仍处于扩张期,对盈利的追求并非优先,所以奈雪的茶也不会刻意追求持续稳定盈利。

和君咨询合伙人、连锁经营负责人文志宏认为,奈雪在港交所上市之后,盈利能力确实是其面临的挑战。在前期大量烧钱获得足够的规模和流量数据之后,未来如何将线下的经营重心与线上进行有效融合、商业模式上如何进行升级,将决定着奈雪未来能否持续盈利的关键。

行业竞争加剧 门店利润走低

在资本的加持下,奈雪的茶门店由截至2017年底的44间迅速增长至2020年底的491间,并于截至2021年5月31日进一步增至556间。

进入2021年,奈雪的茶更是加快了扩张步伐,招股书披露,公司计划于2021年及2022年主要在一线城市及新一线城市分别开设约300间及350间奈雪的茶茶饮店,其中约70%将规划为2020年11月新推出的奈雪PRO茶饮店。

朱丹蓬认为,奈雪推出PRO店或是迫于资本压力。奈雪的大店模式,投入与产出是不成正比的,造成了该公司年年亏损。奈雪想通过压缩门店租金成本、员工成本等,来提升盈利能力,满足资本端需求。

从目前招股书披露信息来看,奈雪PRO将是未来发展的重点之一。与奈雪的茶标准店开在大型商圈不同,奈雪PRO选址在高级写字楼及高密度住宅社区等区域,每间面积介于80 -200平方米,尽管面积小于标准店,店铺面积始终维持在80平以上。

沈萌表示,大店可以单店覆盖率更高,减少多开店的固定资产投入,提高收益率,但是大店如果不能将人流量转化为客流量、不能将客流量转化为销售量,就可能造成资产收益率低、持续亏损。

财报显示,每间奈雪的茶茶饮店的日盈亏平衡收益,由2018年的3.53万元降低至2019年的2.82万元,2020年更是降低至2.04万元,2018年-2020年奈雪的茶同店利润率逐年下滑,分别为24.9%、25.3%、13.5%。

奈雪的茶对记者表示,奈雪坚持开大店,因为“空间”也是奈雪非常重要的产品。奈雪希望创造一个包容的、具有强烈“分享”特质的空间,让奈雪能够成为大家生活中的日常。

在张毅看来,茶饮本身看似利润很高,实则成本昂贵,奈雪通过推出多元化的店面、丰富产品品类来解决产品单一、成本高昂的难题。但随着市场竞争加剧,奈雪每开一家店,就伴随着大量的竞品出现,如何保证价格优势、持续增强竞争力已成为奈雪不得不面对的难题。

行业同质化现象严重 “食安”风波引发关注

据《2020新式茶饮白皮书》统计,新式茶饮市场规模从2017年的442亿元跃升至2019年的978亿元,预计到2021年将突破千亿大关。巨大的市场需求催生了越来越多的品牌,赛道也越来越拥挤。

天眼查APP数据显示,我国目前有超过37万家企业名称或经营范围含“奶茶、茶饮”。2011年以来,新增“奶茶、茶饮”相关商标近3.7万个,其中2020年新增超过8000个,是新增最多的年份。

朱丹蓬表示,目前新式茶饮和咖啡都成了新生代最青睐最具依赖性的消费品类之一。从投资角度来看,只有找到与新生代群体最接近,满足新生代消费需求的赛道,才是未来赢得市场的关键。

随着各路资本竞相入局,新茶饮品牌的融资速度正在不断加快。除了奈雪的茶在今年年初完成C轮融资后,蜜雪冰城今年年初完成了首轮20亿元的融资,估值达200亿元,喜茶更是在去年3月完成了C轮融资后,估值超160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新茶饮品牌在告诉扩张的同时,暴露出了诸多问题。5月初,奈雪的茶新晋网红爆款——“霸气玉油柑”的旋转瓶盖因“析出黑色不明物质”(经店员证实为氧化铝),被消费者投诉“存在严重安全隐患”。

3月31日,青岛市城阳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在一次检查中,发现北京奈雪餐饮管理有限公司青岛城阳区分公司冷藏柜内有一款产自荷兰的福瑞客乳酸黄油,未执行疫情期间的进口冷链食品的相关规定,涉嫌构成了采购或者使用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原料的违法行为。

去年5月,据媒体报道,位于南昌的消费者孙女士在江西南昌北京东路百盛优客城市广场奈雪的茶买了一份欧包,出现了发毛变质的现象。此后,"奈雪的茶深夜道歉"的消息还引发了全网的热议。

除了食品安全问题外,目前新茶饮市场出现了加盟乱象、品牌山寨问题。部分茶饮品牌采用加盟模式进行门店扩张,一些代理公司利用该模式,推出假冒的品牌加盟网站,企图以假乱真,扰乱市场。

此外,产品同质化也不是行业中不得不面对的问题。艾媒报告认为,目前行业内产品同质化程度较高,新式茶饮行业进入门槛较低,所需生产技术含量低,产品配方容易模仿,且不同品牌制作新式茶饮的生产流程大致相同。且由于茶饮行业尚无统一生产标准,产品质量参差不齐,影响企业之间的正当竞争,行业生产标准亟待规范。

朱丹蓬表示,在资本的助推下,新式茶饮企业快速扩张,这可能会加剧业内的食品安全、供应链、人员管理等问题暴露,为企业运营带来挑战。“在当前新式茶饮市场竞争白热化的背景下,企业要先解决产品食品安全、管理、盈利模式等问题,尽可能的稳步发展,平衡好资本与自身发展需求,才能走得更加长远。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