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大学日子难捱:政府拨款削减,外国捐款遭审查⎮魏城看英伦

作者 | 《财经》特约撰稿人 魏城 发自伦敦      编辑 | 郝洲

2021年06月10日 19:01  

本文3850字,约6分钟

持续一年多的新冠疫情,沉重打击了英国各大学的财务状况。英国政府计划对高等教育进行大规模的结构改革和拨款调整,也影响了英国各大学的财务安排

为了抗议裁员,英国利物浦大学近1300名员工一直在举行罢工,6月10日,他们在校园里举行了一次迄今最大规模的抗议集会,英国大学和学院工会(University and College Union)主席维姬·布莱克(Vicky Blake)也参加了他们的集会。

利物浦大学原来打算在该校的健康和生命科学学院中裁员47人,在工会威胁举行罢工之后,校方把裁员人数从47人降低到了32人。但该校员工和工会要求彻底取消强制性裁员,从5月24日开始举行了为期三周的罢工。

利物浦大学并非发生劳资纠纷的唯一英国大学。莱斯特大学员工也从6月9日开始举行为期三天的罢工,以抗议校方在危机管理研究和中世纪文学等专业中裁员26人。

这两所大学的处境,其实是深陷财务困境的整个英国高等教育行业的一个缩影。持续一年多的新冠疫情,沉重打击了英国各大学的财务状况。此外,英国政府计划对高等教育进行大规模的结构改革和拨款调整,这也影响了英国各大学的财务安排。双重打击之下,许多大学打算裁撤院系和裁员,这自然引起了高校员工和工会的强烈反弹。

疫情冲击

新冠疫情沉重打击了英国的许多行业,包括高等教育业。

在英国第一次全国性封锁期间,许多英国大学已经把面对面的教学改为网上教学,在2020年夏季疫情有所好转之后,许多大学允许学生返校,但9月开学后,这些大学的学生宿舍楼出现了聚集性疫情,成为当时媒体聚焦报道的大新闻。后来,英国所有大学都把线下教学改为线上教学。

英国财政研究所在2020年发布的一份调查报告表示,新冠疫情对英国高等教育“构成了重大的财务威胁”,大多数院校的净资产都减少了。

英国大学的年总收入约为400亿英镑,约占国民收入的1.8%。英国财政研究所的报告显示,由于新冠疫情影响,英国大学将蒙受的亏损面仍然高度不确定:“我们估计,长期损失可能在30亿至190亿英镑之间,也就是全行业年收入的7.5%到近50%。”其中最大的损失来自国际学生人数的下降,其他损失包括学校教职员工养老金赤字的增加,宿舍、会议和餐饮业务的损失等。

英国财政研究所的报告估计,到2024年,在英国现有的165所高等教育机构中,至少13所大学,也就是约10%,将面临负资产储备风险。这些院校的排名普遍较低,大多在疫情来袭前已经财政状况不佳,如果没有政府的救助或债务重组,长远来看这些院校可能无法生存。

代表英国140所大学的英国大学联合会(Universities UK)表示,其成员为了适应疫情已花费了逾6亿英镑,因为学生被迫在家学习,许多大学因房租退款就损失了很多钱,最多的损失了1000万英镑。

英国全国学生联合会(National Union of Students)表示,这场危机“暴露了教育市场化运作中固有的许多缺陷”。

但布莱克表示,一些雇主把新冠疫情危机当作幌子进行不必要的裁撤和重组,她对此深感担忧。她也谴责英国高教行业运作的市场导向型模式,在这种模式下,大学竞相吸引学生和学费,令一些人处于危险境地。

英国教育大转向

让英国高校劳资双方人心惶惶的另外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英国政府打算扭转英国教育的方向,改变大学本科不断扩招的趋势,转向德国式的以职业教育为重点的教育模式,政府的教育拨款也会做出相应的调整。

英国政府将在2021年晚些时候宣布相关的变化。

英国大学的校长们表示,由于即将宣布的英国教育方向大调整,他们预期政府会大幅度削减给某些学科的拨款。

因为人文学科、社会科学和艺术类课程被视为“低价值”课程,被视为在学生毕业后无助于提升就业率,所以经费很有可能被削减,或被砍掉。这也就是为什么目前各大学打算裁员的院系,往往都涉及这类专业。

由于新冠疫情已使其财务状况捉襟见肘,英国的一些大学便决定先下手为强,先于政府采取行动,掀起了一波关闭课程和裁员的浪潮。

《卫报》报道说,英国教育部已经拟定好了削减对创意艺术和考古学课程拨款的方案,对艺术课程拨款的削减幅度甚至高达50%。

针对教育部把这些艺术课程称为“非战略优先”的说辞,一些英国艺术家和音乐家指责政府忽略英国的“文化国民健康”。

既然政府削减大学艺术课程拨款的理由是这些课程属于“低价值”,那么,批评者便从经济角度反驳政府的理由。例如,英国音乐家工会的全国教育组织官克里斯·沃尔特斯(Chris Walters)就批评说:“2019 年,音乐为英国经济提供了 58 亿英镑的贡献,但音乐的繁荣取决于获得足够资助的大学音乐课程。英国在音乐和艺术方面的世界领先地位可能会因政府提议的经费削减而受到严重威胁。”

中资捐款不受欢迎?

先是海外学生学费减少,后是政府教育经费调整,如今,英国大学的另外一个收入来源,又因地缘政治而备受质疑。

英国《每日电讯报》在6月8日报道,由英国执政党保守党内的对华鹰派议员组成的“中国研究小组”(China Research Group)发现,自从2015年以来,20所英国著名大学总共接受了华为和中国国有企业的逾4000万英镑的捐款。

该小组发现,英国的帝国理工大学在这一段时间接受了华为的巨额捐款,金额在350万英镑至1450万英镑之间。

出于地缘政治和安全方面的担忧,首相约翰逊领导的这一届英国保守党政府做出决定,禁止中国公司华为参与英国的5G网络建设。

此外,自从2016年以来,帝国理工大学还接受了两家中国国有公司的捐款,包括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至少1000万英镑的捐款和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至少650万英镑的捐款。

华为还资助了另外两家英国大学:自从2015年以来,华为向兰卡斯特大学捐赠了110万英镑,用于资助半导体、电脑、机器学习等科研项目;华为还给了约克大学89万英镑的资助,资助的研究项目没有透露。

“中国研究小组”以信息自由为由,向英国一些大学提出了询问,作为回应,上面那些大学提供了上述信息。但也有一些大学以商业机密为由拒绝透露相关的教研经费信息,这些大学包括布里斯托尔大学、埃克塞特大学和赫瑞瓦特大学。

《每日电讯报》据此认为,中国公司最近六年中向英国大学捐赠的款项可能远远高于4000万英镑。

“中国研究小组”负责人汤姆·图根哈特(Tom Tugendhat)对该报说:“我们在调查中发现了可能被某些人视为损害学术独立性的联系。” 图根哈特也是英国下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

随着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与中国之间的地缘政治关系日趋紧张,前些年在英国似乎没人在乎的问题,如今都成了非常严峻的大问题。

不久前,英国政府收紧了对那些想在英国学习敏感学科的中国留学生的签证审查和签发。

5月22日,英国《每日邮报》还报道说,英国大学内的中国“间谍”将面临高级别审查,审查结果一经核实,这些“间谍”有可能在未来几周内遭到逮捕。

华为发言人6月8日表示,该公司支持就海外公司应如何与英国大学合作制定更明确的指导方针的呼吁,并补充说:“我们为

与英国大学的合作伙伴关系感到无比自豪,这些大学为英国经济、加深国际交流和应对气候变化作出了重大贡献。”

那些被披露接受中国公司捐款的英国大学,则纷纷派出发言人表态,为本校学术研究的独立性、公开性和透明性进行了辩护,称他们从未允许捐款方干预他们的学术研究。

新冠病毒研究人员被裁员

英国大学和学院工会预测,在这一波最新的院系裁撤和裁员行动中,数十所排名中等的大学的艺术和人文学科将首当其冲,受到影响的大学员工可能数以千计。

迄今为止,除了前述的利物浦大学和莱斯特大学的裁员计划,下面这些大学也宣布了裁员计划,或面临着政府拨款被削减的前景——

位于伯明翰的阿斯顿大学虽然取消了裁撤历史专业的计划,保住了一些岗位,但该大学表示,对现代语言专业的裁员仍将进行下去。

位于南安普顿的索伦特大学则表示,约有80名员工“自愿”辞职,占员工总数的8%。

未来一年时间里,伦敦南岸大学的本科专业数量可能会减少三分之二,从2021-2022学年的155个减少到2022-2023学年的50个。据《卫报》披露,该校七个法律和社会科学系的专业突然关闭,包括历史和人文地理的本科课程,以及难民、发展和可持续性研究的研究生课程。

包括中央圣马丁学院在内的伦敦艺术大学,则将会失去近400万英镑的政府拨款……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利物浦大学计划裁员的学院,并非人文或艺术院系,而是从事新冠病毒研究的健康和生命科学学院。

该学院的一位举行罢工的年轻员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他的一些已经接到裁员通知的同事,其实一直在进行新冠病毒的研究,他说:“我们曾经被称为综合生物学研究所。我们所的使命宣言承认,生物学日趋成为一门跨学科学科。新冠病毒的跨学科研究有很大的空间,因此这次裁员的可悲之处之一,就是这种跨学科研究的综合生物学研究所的分崩离析。”

这位年轻的罢工者接着说:“这次让我和许多人深受打击的一个事实是:他们在新冠疫情期间,在许多人如此脆弱的时候,居然做出了裁员这种事情。”

(作者曾在英国多家知名媒体担任资深记者、编辑。)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