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制改革两年来,带来了哪些变化,还需如何完善和深化?

来源 | 第一财经   作者 | 黄思瑜     

2021年06月11日 10:29  

本文2626字,约4分钟

自2019年6月13日科创板开板至今,注册制已在中国资本市场运行了两年的时间。注册制的推进对中国资本市场带来什么影响?为配合注册制的实施,中国资本市场需如何进一步完善体制机制并进行深层次改革?

在6月10日举行的第十三届陆家嘴论坛上,多位业内人士对上述问题进行了探讨。

申万宏源证券有限公司董事长储晓明表示,注册制推动资本市场基础制度系统全面改革,注册制的改革又推进资本市场提升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加快解决了我国面临的“不缺资金缺资本”的难题,支持硬科技企业上市推动我国科技产业与资本形成良性循环。

“注册制的改革需要持续的完善和深化,应该说只有进行时,没有终结时。”上海证券交易所(下称“上交所”)副总经理刘绍统表示,上交所将持续深化科创板的注册制改革,坚守硬科技的定位,健全审核机制,压实发行人和中介机构的责任。

注册制下的资本市场已出现较多的新生态,除科创板和创业板推行注册制试点外,中国的债券市场也实行了注册制。

“今年年初通过的‘十四五’规划已经明确,全面实行股票发行的注册制,我们也在做相关的评估和研究工作,希望通过全面、持续完善和深化注册制改革,建设更加高质量、健康的资本市场,更好地服务国家的科技创新,服务实体经济的发展,实现资本市场的根本目标。”刘绍统表示。

注册制改革带来的变化

在A股市场运行两年的注册制,给中国资本市场带来了较大的变化。

储晓明认为,注册制主要带来三大变化,第一,注册制带来整个资本市场制度深刻的变革,尤其是把权力交给市场,这对于监管部门来讲是一次革命性的变化。第二,注册制采取了多元的、包容性的上市标准,使过去一些想上市没办法上市的科技企业得以上市,同时这些企业的上市又带来PE、VC等基金,这对于国家的科技发展非常有意义。第三,中国资本市场开始重视上市公司的质量,实行退市制度,2020年退市了16家,过去30年退了80家左右,估计今年退市企业会成倍增加,这对于整个市场的建设有较大的意义。

刘绍统则从科创板多样化和包容性的上市条件、审核机制、定价机制、推动金融资本转为科创投入、加大违法违规行为的处罚力度等方面谈及注册制改革给资本市场生态带来的变化。

从上市情况来看,截至今年5月底,科创板已累计上市企业282家,IPO融资金额3600多亿元,总市值近4.1万亿元,占同期上海市场IPO公司数量的64%,融资额的61%,总市值的8%。目前,科创板已经有21家特殊类型的企业上市,包括19家未盈利企业,2家特殊股权结构的企业。

在构建审核注册机制方面,实现审核公开化、电子化、规范化,增强透明度,增强发行上市的可预期性。以科创板为例,从受理到上市委审议,总体用时156天。

“在完善市场结构和定价机制方面,随着改革的深入推进,科创板的投资者结构、市场化定价等方面都出现了积极的变化趋势。从投资者结构看,机构投资者的交易占比正在逐步提升。”刘绍统称。

据他介绍,2021年一季度,机构投资者占科创板市场交易总额的比重达到25%,公募基金等专业机构投资者持有科创板公司的流通市值占比近40%,境外机构投资者通过沪港通、境外知名指数机构也广泛参与科创板市场的投资。

“科创板上市公司持续加大研发投入,加快推进关键核心技术攻关和科研成果的转化,创新成果竞相涌现,我们的创新成果不因上市而结束,应该说上市才是开端,才是起步。”刘绍统称。

2020年科创板公司研发投入合计384亿元,同步增长22.6%,平均研发投入占比12%,新增发明专利4500余项。

除了简化IPO流程缩短时间、支持科创企业筹资之外,瑞信集团首席执行官高曦泰( Thomas Gottstein)表示,近年来外资在A股市场的参与度显著提升,截至2021年5月,境外投资者持有A股市值近3万亿元,约占A股自由流通市值的8%,与两年前相比翻了不止一倍。

站在企业的角度,上海硅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俞跃辉称,一方面,IPO募集的资金加速了科技成果的转化;另一方面,注册制以信息披露为核心,对企业的管理要求较高,有利于提升企业的管理能力。

如何进一步深化改革?

“总的来看,注册制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当然,我们也看到了存在的一些问题,跟成熟的资本市场相比,我们国家注册制改革在发行制度的包容性、定价配置制度的市场化,以及中介专业能力等方面都还存在着差距。我们要用发展的眼光来客观、辩证地看这些问题。”储晓明称,注册制推进的过程本质上也是我国资本市场逐步市场化、基础设施逐步发展成熟的过程。

储晓明认为,有三个方面需要进一步完善,第一,注册制环境之下,企业上市的热度较高,应该降降温,不应该过分热衷融资功能,市场更重要的是投资功能,上市之后能否保证可持续的发展和盈利,这点更为重要,对投资者的保护也要从这个源头解决问题。

第二,在信息披露上还需要下功夫,要对上市企业压实主体责任,加大处罚力度,同时信息披露可读性、严谨性方面需要提升。第三,投行、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等中介机构要进一步提升执业质量,这点中国市场与成熟市场比还有差距。

刘绍统也表示,注册制的改革需要持续的完善和深化:一是坚守硬科技的定位。二是健全审核机制,上交所将围绕重大性、针对性的问题提升审核问询的质量,促进发行人提高信息披露的质量,促进中介机构提高核查把关的质量。三是压实发行人和中介机构的责任,一方面强化监管威慑,督促发行人中介机构履职尽责;另一方面,加强基础制度建设,配合监管部门,完善信息披露规则、保荐机构尽职调查工作准则,明晰各方责任边界,尤其保荐与相关中介机构之间的责任边界,完善现场督导机制。

“注册制往后走,除了审核机制的改革,也应更多考虑价值发行机制的完善。”站在中介机构的角度,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黄朝晖认为,除了保荐以外,要重视提升中介机构的定价、承销等方面的专业判断能力。企业的上市实际上是一个市场化的资源配置、价值发现的过程,在培养高质量上市公司的同时,也要注重培育以机构投资者为代表的高质量投资者。

作为科创企业,俞跃辉提出两个建议,一是吸纳更多有潜力符合定位的优质硬科技企业挂牌上市;二是对科创板门槛进行适度调整,让更多投资者参与其中,激发市场的活力,增强科创板的流动性。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