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办的2021奥运:日本力阻赛场成为病毒传播现场

作者 | 《财经》记者 蔡婷贻      编辑 | 郝洲

2021年06月18日 19:27  

本文4392字,约6分钟

在举办前几星期内取消奥运会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对日本政府来说如期举办奥运会确实是骑虎难下。

6月1日,澳大利亚女子垒球队抵达日本东京成田机场,成为第一批抵达日本的奥运会参赛运动员。澳大利亚女垒队在入境后,随即前往群马县大田市为奥运会做最后的赛前训练。尽管包括运动员和工作人员在内的30名团员都已经接种新冠疫苗,团员的活动范围仍然被限制在住宿场所和练习场,在日本停留期间每天都要进行健康检测。

即将于7月23日开幕的东京奥运会已进入倒计时,全球各地为了竞逐33个不同运动项目、339块金牌的10900名选手开始陆续抵达日本,给日本不断变化的新冠肺炎疫情带来更多不确定性。到6月中为止,至少10000名日本志愿者已经申请放弃参与奥运会的相关活动。

2020年3月,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肆虐,日本决定延期一年举办奥运会。但自那以后,“是否应该如期举办奥运会”就成为日本社会争论不休的话题。多个民调显示,至6月初,不支持东京奥运会如期举办的国民始终维持在50%-80%。不少医生团体再三警告,强行举办奥运会可能导致疫情在东京进一步暴发。

日本医疗治理研究所理事长和执业医师上昌广对《财经》记者解释称,日本医疗人员担心新的变异病毒可能会随着大量外国人一起进入日本,同时,来自其他防疫成果良好国家的选手,如澳大利亚,也面临在东京感染新冠病毒的可能性,他最担心的情况是“日本变成下一个印度”。

日本新冠疫情不断出现反复,累计确诊病例数截至6月17日将近80万,单日新增病例仍然有1707例,死亡病例总数达14269例。

经济学人智库日本经济分析师阿德瓦拉(Waqas Adenwala)对《财经》记者指出,从日本的防疫措施和日本社会配合防疫的程度看来,日本不至于变成另一个印度,但是奥运会是否会变成一个“超级传播”活动确实令很多人担忧。

反对声浪

“我们不需要奥运会”“不要来”“不要把医疗资源、疫苗和税款花在奥运会上”……反对日本举办奥运会的团体6月14日在东京奥组委办公室外面持续举牌抗议,试图在最后一刻阻止奥运会的举办。

这些团体最担心的是日本起起伏伏的新冠疫情和医疗系统可能超负荷。美国国国务院在5月一度将日本调整为第四级最高警戒的“不适合前往旅游地点”,让外界一度怀疑美国对东京奥运会的态度。

日本国内从3月22日暴发的新一波疫情至6月14日才首度出现得到控制的迹象。日本政府6月17决定,东京都、大阪府等九个都道府县从6月21日起解除“紧急状态”。

担心奥运会可能导致疫情恶化的情绪在5月一度蔓延到东京奥运会的赞助合作企业。东京奥运会的合作媒体《朝日新闻》5月26日社论呼吁政府取消举办奥运会,该社论批评称:“如果国民不支持,强行举办的意义何在?”

尽管反对声浪高涨,日本政府和东京奥组委仍持续推动准备工作。对主办方而言,在剩下的40天内控制疫情就像是和时间以及变异病毒同时赛跑。日本公共卫生专家分析指出,目前最大的变数是(最初在印度发现的)Delta变异病毒在日本可能的流行程度以及日本接种疫苗的速度。

上昌广解释,只要Delta变异病毒不在日本大规模传播,日本的确诊病例就会开始出现下降趋势,但是一旦形成大规模感染,“日本社会将会崩溃,我们将无法好好享受奥运会。”

根据日本国立感染症研究所和京都大学等公共卫生团队的模型推估,东京的确诊病例在6月20日解除“紧急状态”后,难免随着人员流动而增加,如果Delta变异病毒造成的感染情形较为严重,单日新增病例再次反弹至1000例以上,东京可能最快在7月上旬或中旬需要再度进入紧急事态;不过,即使Delta变异病毒影响相对较小,奥运会期间公共场所的人流密度控制在10%左右,东京仍可能在7月下旬或8月上旬再度进入“紧急状态”。

代表6000名会员的东京医疗执业人员协会在6月初就发表声明指出,“我们认为正确的选择是取消这个会增加感染和死亡人数的活动”,病毒是通过人的流动传播的,如果奥运会和残奥会加重了疫情,增加感染和死亡人数,日本将需要负很大的责任。

在日本国内疫情仍未完全得到控制的情况下,越来越多的接待城市重新思考原本承诺的接待任务。截至5月底,已经有78个地方政府决定取消接待任务。原本应该接待伯利兹参赛选手的千叶县横光芝町市就是退出接待的地方政府之一。该市政府相关人员表示,“如果选手在那里感染且病重到无法比赛,我们将会感到非常遗憾。”

取消赛会的主动权在国际奥委会

日本政府对举办东京奥运会始终没有动摇的主要原因之一,是承办城市并没有取消奥运会的主动权。

根据东京市政府和国际奥委会签订的合约,只有国际奥委会在特定情况下,如参赛者的安全遭到严重威胁或可能危险时,有权取消奥运会。一旦国际奥委会决定取消,东京市政府、日本奥委会、东京奥组委无权要求任何赔偿,但是如果国际奥委会在日本政府的要求下取消比赛,日本政府则需要赔偿国际奥委会和转播商的损失。

日本野村政券高级经济学家木内登英发布报告指出,如果日本政府取消奥运会和残奥会,经济损失将达170亿美元,但是如果日本因为举办奥运会而面临更严重的疫情,那么经济损失将更大。

早稻田大学体育法律教授松本泰介指出,这个合约对奥运会主办国并不公平,是所有国际体育赛事中“例外中的例外”。相对于其他体育赛事的承办合约,承办方都有在不可抗拒的情形下取消赛事的权利,但是多年来世界各个城市竞相承办的奥运会,因为承办城市的相对弱势,合约的不公平性一直被忽视。

阿德瓦拉指出,在支持和反对声音都很大的情况下,在举办前几星期内取消奥运会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对日本政府来说如期举办奥运会确实是骑虎难下,“如果不举办,日本的国家信用也会受到严重影响。”现在回头看,如果他们“在1月宣布取消或延期是最好的做法”。

据统计,日本政府为了举办奥运会已经支出了154亿美元,其他数据显示实际金额应该更高。阿德瓦拉指出,东京奥运会获利本来就是不可能实现的设想,历史经验表明,奥运举办城市几乎没有获利的前例。对日本而言,东京奥运会最重要的功能是修建场馆时对日本经济的刺激,在筹办期间已经完成了阶段性目标。

野村政券的报告进一步预估,如果比赛在没有观众的情况下举行,经济效益可达152亿美元,如果最后允许日本观众入场,效益将能达165.4亿美元。日本首相菅义伟6月17日表示希望奥运会期间允许日本民众小规模观赛,不过奥运会医疗小组则认为禁止观众入场能将感染风险降到最低,最后是否允许观众入场观赛和具体观众人数将由国际奥委会、东京市政府等相关部门共同决定。

由于合约限制,日本为东京奥运会的举行费劲心力且面临无法取消的窘境,但是长远而言,受到更大挑战的其实是国际奥委会和奥运会的未来。

早稻田大学体育商业专家武藤泰明指出,在当今全球社会可能每10年到20年就可能暴发一次大规模传染病的趋势下,每个考虑申请主办奥运会的国家将面临同样的问题,国际奥委会接下来如何应对这个挑战将影响未来主办城市的选择。

奥运会防疫措施

对于不断要求停办奥运会的呼声,菅义伟指出,政府将倾听“各种各样的呼声,在有所顾及的同时,推进筹备工作”。菅义伟称,他了解日本社会办的担忧,但是政府“正在推进迈向安全、安心奥运会的举措”,特别是持续研究如何减少访日人数、接种疫苗、彻底筛检以及限制运动员和相关工作人员的行动,避免外国运动员与日本国民接触。

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组织委员会自5月开始积极研究、测试各种防疫举措。主要做法包括缩小运动员活动范围和观众规模、大量筛检、维持社交距离和大规模接种疫苗。

国际奥委会首先削减非运动员的参加人数。奥运会部分,选手外的人员从原本的14.1万压缩至一半;残奥会部分,从3.6万压缩到1.9万。根据日本媒体估算,奥运会正式开幕前后,抵达日本的外国工作人员和运动员将是原本的一半,约为7.9万人。

接种新冠疫苗是正式比赛前国际奥委会和东京奥组委积极推动的首要措施,国际奥委会除了鼓励选手事先注射疫苗,也收到如美国辉瑞公司的疫苗捐赠,准备了4万剂新冠疫苗提供给选手、工作人员使用。另外,东京奥组委也正考虑为7万名志愿者注射疫苗。国际奥委会6月9日发布数据称,各国选手的新冠疫苗注射率已经大约达到80%。

大量筛检是另一个重要防疫措施,外国运动员和工作人员入境时和入境前后都需要重复接受筛检。东京奥组委主席桥本圣子指出,为了筹备工作,日本在2月-5月间曾经批准1000名工作人员特许入境;1000人中,只有1人在机场被确诊为阳性,也没有人在入境后14天出现阳性,她借此经验强调,日本的防疫措施确实发挥了作用。

为了将各国选手和工作人员与日本国民区隔开来,外国人员入境后将受到严格的行动限制。国际奥委会和东京奥组委6月15日公布最新版的70页奥运会参赛手册明确规定,运动员一旦确诊就不能参加比赛、所有运动员需要每天筛检,且不能在奥运场馆中随意移动。奥运会正式展开期间,运动员不能拥抱、击掌和握手,进食需要独自一人或者需间隔6英尺,运动员禁止在东京市内随意散步,所有非日本籍的国际运动员在完成个人赛事之后48小时内就得离开日本境内。同时,东京奥组委还表示,将通过GPS定位系统追踪外国记者和选手在日本的行踪。

为了避免参与奥运会的外国运动员和相关工作人员对日本疫情造成进一步影响,日本国内自6月起开始加速大规模接种新冠疫苗,为了达成菅义伟设定的每天接种100万剂新冠疫苗的目标,卫生部门接受牙医和兽医参与协助,同时广设注射场所和开放企业自行接种。

东京大学副教授仲田泰祐推算,只要接种新冠疫苗人数达5000万,日本的感染人数就能达到峰值,依每日100万剂的接种速度计算,8月下旬新增感染人数就能降至700例以下,但是如果以日本过去流感疫苗最高接种纪录每日60万剂计算,则需要到10月每日新增感染人数达1500例后才开始下降。

根据统计,截至6月14日,日本完成了2500万剂新冠疫苗的接种。随着日本政府6月前两周加速推动新冠疫苗的接种,日本社会的态度似乎开始出现改变,日本NHK电视台6月14日公布的民调显示,认为应该取消奥运会的民众比例已经降到31%。

自6月1日开始接待澳大利亚女子垒球队的大田市,15日正式邀请日本民众和媒体在防护措施下,包括事先提交健康证明和在进入球场前清洁手部,观赏她们的训练过程。在奥运会正式比赛开始前,澳大利亚队将和日本队进行五场比赛,每场比赛将允许至少500名观众入场观看。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