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国际化历史时刻

《财经》杂志   

2021年06月28日 12:12  

本文3015字,约4分钟

 

人民币香港蓄水

2010年9月,人民币汇率一改6月以来的双向平稳波动,突起波澜,一连八个交易日创下汇率新高,两度突破6.7大关。至9月29日,人民币对美元报收6.6936,相当于年化升幅6.5%。

当时,随着人民币升值前景渐趋明朗,进展缓慢的人民币贸易结算从8月份明显提速,相应的汇率风险对冲交易增加,海外对人民币金融产品的需求上升,数额巨大的海外热钱因此再度汹涌。

一时间,无论是作为国际贸易的汇兑避险市场,还是人民币升值压力的缓释区,中国香港作为人民币离岸市场的作用均陡然凸显。作为拥有法定货币港币的国际金融中心,中国香港有望逐步形成以人民币为另一重心的存贷和投资交易体系,即建成人民币离岸市场。

时任香港金融管理局(下称“金管局”)总裁陈德霖在2010年9月17日接受《财经》记者专访时强调,人民币离岸市场的建设无法量化,建设过程不是那么简单。当务之急,他认为香港的人民币存量资金池“肯定要加大,因为如果没有规模,很多金融中介活动很难展开”。

当时,业界普遍预测未来香港人民币存量资金的来源将转向以企业贸易为主。不过,在市场被激活之前,来自人民币贸易结算的数额不会很大,难以成为资金的主要源泉。

时任香港联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在当年9月撰文《关于人民币的六个问题》,提议增加人民币存量的五个新渠道:境外企业通过中国与其他国家、地区的货币互换协议获得人民币,投资香港的产品;内地商业银行配合贸易需要开展离岸人民币贷款业务;获批准的内地企业以人民币对外投资;内地保险公司或基金公司以个案方式申请将人民币调往香港,专门用于申购某个投资产品;QDII以人民币参与境外发行与交易。

李小加进一步表示,除以上几种结构性向离岸市场输出人民币外,还可以考虑设立临时性、试点型有定额管控的人民币“流动性支持池”(或称之为“资金池”),为某个或某系列人民币产品提供支持,以保证其发行与交易时不会因离岸人民币存量不足而受影响。上述关于人民币资金池的建议,当时已获得内地监管正面回应。

在此之前,制度层面已经新政频出。2010年7月19日,央行与中银香港签署修订后的《香港银行人民币业务的清算协议》(下称《清算协议》),开放香港银行为包括金融机构在内的企业开设人民币账户和提供各类服务,扫除个人和企业人民币账户间支付、转账的限制。香港离岸人民币产品空间豁然开朗。

上述《清算协议》打开了人民币更广阔的衍生空间。在随后两个多月的时间里,人民币存款证、结构性存款、人民币保单、人民币投资基金等一系列产品迅速上市。

2010年8月16日,央行发布《关于境外人民币清算行等三类机构运用人民币投资银行间债券市场试点有关事宜的通知》(下称《通知》),向境外机构有限开放人民币债券市场。人民币资金回流机制出台。

上述两项新政在提高境外人民币的投资收益、增加持有意愿、助推人民币出海及在港流动性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香港离岸人民币市场被定义为人民币全面可兑换的防火墙、试验田。

 

人民币加入SDR

北京时间,2015年12月1日凌晨1点左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宣布,人民币满足了可广泛使用的标准,决定将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包含人民币在内的新货币篮子于2016年10月1日正式生效。

人民币加入SDR之后,SDR货币篮子相应扩大至美元、欧元、人民币、日元、英镑五种货币,比重分别为41.73%、30.93%、10.92%、8.33%和8.09%。

12月1日在北京就此举行的中国人民银行专题沟通会上,时任央行副行长兼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易纲用“喜悦、平静、谦虚”六个字来表述自己的心情。他进一步指出,“人民币加入SDR是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它意义非常重大,它利在长远,它标志着国际社会对中国经济发展和改革开放成果的肯定,特别是对人民币国际化的肯定。”

SDR是IMF在1969年提出的概念,其主要的作用是,IMF成员国依据本国缴纳份额的比例获得SDR的分配,持有SDR的国家可以用分配的SDR配额向基金组织指定的其他成员国换取外汇,用以偿付国际收支逆差或偿还IMF的贷款并支付利息,SDR的特殊性体现在与黄金和美元一样充当国际储备。到目前为止,基金组织总共分配了2041亿特别提款权,最近一次分配是在2009年,分配额为1826亿特别提款权。

与总额达11.3万亿美元的全球储备资产相比,SDR的规模极小,其在整个国际货币体系中发挥的作用也很有限,这与其设计初衷并不一致。不过,近年来,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和金融互通性上升,国际货币体系面临全新挑战,“加强SDR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作用,减少对美元依赖”的呼声不绝于耳。

2009年,时任央行行长周小川曾在央行官网上建议,扩大IMF的特别提款权(SDR)功能,发展成为超主权储备货币,以取代目前美元储备货币。这一提议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响。

很多学者认为,在当时的情况下,建立以SDR为基础的超主权国际货币体系仍是一个远景目标,短期可先从扩大SDR的作用开始。扩大SDR货币篮子和使用范围作为国际货币体系的改革方向,可提升全球货币体系的公平性和稳定性。

恰在国际货币体系渐进改革的关键时期,人民币成为SDR篮子货币,业界人士多认为,这是对现有国际货币体系的一个有益补充。中金公司研究部分析师余向荣当时向《财经》记者表示,人民币将是后布雷顿森林体系时代第一个真正新增的、第一个来自发展中国家的SDR货币,也是第一个按可自由使用标准加入的SDR货币。所以,人民币加入SDR货币篮子,是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的一个标志性事件。

从人民币国际化的功能来看,此前人民币作为结算货币和投融资货币的功能逐步达成,加入SDR则意味着人民币迈上了储备货币的台阶。此外,SDR最重要是一个指数,加入SDR的货币就变成了储备货币,因此,各国中央银行需要被动配置这种货币。

据中国人民银行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有70 多个央行或货币当局将人民币纳入外汇储备,人民币的国际货币地位稳步提升。根据COFER数据库显示,人民币在全球官方外汇储备的份额从2016年四季度的1.08%持续上升至2020年四季度的2.25%。与此同时,在与中国密切经贸往来的周边国家,人民币的货币锚定效应逐渐凸显,特别是在一些东亚国家,有研究表明人民币已经成为了事实上的锚货币。

中国银行原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当时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人民币加入SDR货币篮子,对国内金融市场的改革开放进一步形成倒逼。主权货币国际化的功能分为结算、投融资和储备,人民币加入SDR后,国际投资者对于其三个功能的相互配合、完善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他看来,中国所面临的最大挑战是第二个功能的完善。因为投融资工具一定要有产品才能操作,而过去人民币国际化的投融资工具基本在境外市场、离岸市场,而一个国际化货币的主导市场还是在岸市场,因此,境内的金融体制改革、金融市场建设就变得非常重要,这是人民币国际化能走多远的核心问题。

易纲当时表示,人民币加入SDR后,金融改革和开放的措施和步伐将按照既定方针向前推进,要不断地建设金融市场,丰富风险对冲和套期保值的工具和手段,建设更具有深度、广度、富有弹性的金融市场。

(本刊记者张威根据《财经》此前报道整理;编辑:袁满)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