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命由天不由我”,这位私募基金经理为何“发帖求火”?

作者 | 《财经》新媒体 蒋金丽     编辑 | 蒋诗舟  

2021年06月29日 13:23  

本文4435字,约6分钟

“基金经理除了有业绩,还需要有影响力。过去五年我们做出了一些成绩,现在希望能被市场看到。”

6月23日,雪球上一位用户发帖称,自己过去5年的公开业绩全国私募基金排名数一数二,雪球的粉丝量却不到两万。他悬赏888元求助网友:“我想火,大家能否帮帮我?”

该求助帖发出后,迅速引来围观,评论超过300条。网友给出了五花八门的建议:

“最好的办法就是跟大V吵架,特别是跟那些争议性较大的大V。”

“要经常在热门股票里出没,聊些有争议的话题。”

还有人提出,要打造鲜明的人设,就像一提到但斌,就想到茅台和玫瑰;一提到林园,就想到药;一提到梁宏,就想到大金链子。

也有网友认为,产品成绩就是最好的宣传机器,用产品说话才最好......

这位雪球名为“阳勇钻石女神选股法”的发帖者,正是云溪基金的创始人阳勇。私募排排网数据显示,阳勇过去五年的业绩的确非常亮眼。由于监管规定,私募产品不能公开宣传业绩,在此不做具体介绍。

近日,就“发帖求火”一事,阳勇接受了《财经》新媒体的独家专访。

发帖求助网友:“希望能被市场看到”

《财经》新媒体:为什么会想到在雪球上发帖求火?

阳勇:发帖就是希望大家来围观我。基金经理除了有业绩,还需要有影响力。过去五年我们做出了一些成绩,现在希望能被市场看到。

《财经》新媒体:有网友在评论里支招,给你带来了哪些启发?

阳勇:有人建议换头像,我就换了一张出门调研、满头是汗的自拍照。网友说的没错,原来的照片看似高大上,却让人感觉有距离,别人也记不住你。我觉得现在的头像还是不够有特点,还得再想想。

还有人让我跟大V吵架。首先,攻击同行是没有道德的。其次,我业绩又不差,谁敢怼我,怼不了。我们业绩差,也许人家还会跟我怼。

《财经》新媒体:后来为什么把帖子删了?

阳勇:不是我自己删的,可能后台有故障。

《财经》新媒体:你认为流量对基金经理来说很重要吗?

阳勇:当然重要。流量可以带来规模,如果公司管理规模做到50个亿,就能把更多优秀的投研人才挖过来,年薪直接开到一千万,利润全部拿来招人也挺好的。现在招人就挺难,之前为了挖一个研究员,花了一年多的时间。

《财经》新媒体:你们现在规模多少?目标是多少?

阳勇:现在差不多15个亿。目标先做到三五十个亿再说吧。

《财经》新媒体:你觉得多久能实现这个目标?

阳勇:这个我说了不算,我命由天不由我。

《财经》新媒体:怎么看网红基金经理?

阳勇:名气跟业绩,不是绝对的关系。很多网红,业绩很差。

我建议私募也应该像公募一样,定期公开披露每一支产品规模和业绩,甚至包括已清盘产品的具体情况,做到公开透明,这样才是公平竞争。允许私募遮遮掩掩,让投资者雾里看花,相当于给雷声大雨点小的基金经理钻空子的机会,让投资者认为名气越大产品越好。

从一级市场到二级市场:“只买第一和唯一”

《财经》新媒体:本科毕业于中国药科大学药剂学,第一份工作是在药企做大区经理,后来为什么会转做投资?

阳勇:2002年本科毕业之后,我去了国药一致做商业调拨。主要是帮国内外的一些大型制药商配货到医院和药店,对药企的营销策略、组织体系、医生认同度、产品疗效比较了解,这对我后面做医药投资非常有帮助。

投资是我的个人爱好。我20岁就开始炒股,大四的时候去了一家PE实习,让我有机会接触和研究互联网行业。2006年,和风投机构一起投资了一家做网络电话和网络游戏的公司,创始人是一个从腾讯出来创业的员工。

后来我发现,投资互联网,就应该投腾讯。2009年的时候,我觉得腾讯未来会是中国最好的公司之一。于是全仓买入腾讯,最后赚了上千倍。

因为买了腾讯,我实现了财务自由,然后就辞职去创业了。起初我一心想做一级市场,于是在2014年创办了一家PE机构,但后面发现一级市场的投资难度太大,而且资金锁定期特别长。可能要等到60岁的时候,才能给我兑现收益。

年轻的时候只能过苦日子,享受不到财富增长带来的快乐,对我来说,这样的人生没有意义。所以我后面就去做二级市场了,在2016年创办了云溪基金。

《财经》新媒体:虽然是半路出家,但业绩非常亮眼,是怎么做到的?

阳勇:我觉得更多是靠对产业的理解。首先,要找到长期逻辑可行的赛道;然后,再用“钻石女神选股法”挖掘第一且唯一的股票;最后,还要对标海外,如果在海外没有成功的案例,说明这个行业值得怀疑。

就像当年的乐视网。我在雪球上多次公开表示不看好乐视网,道理很简单,乐视网在全中国的视频网站中,用户数量排名在十名之外。

没有广大的用户基础,就无法用最低的价格去竞拍热门的影视版权。举个例子,假设腾讯视频和乐视TV同样出价5000万去竞拍《甄嬛传》的播放版权,你会卖给谁?我想肯定是选用户数量更多的腾讯视频。这样一来,就会形成恶性循环。缺乏顶流的片源,迟早会被用户抛弃。

《财经》新媒体:什么是“钻石女神选股法”?

阳勇:“钻石”是指企业盈利能力和成长能力的可持续性,钻石恒久远;“女神”是指商业模式容易理解、符合我们的投资能力圈、且受人尊敬和喜爱的企业。

就像一万个女孩子中有100个女神,100个女神中只有一个最打动你的钻石女神,她是如此的惊艳、动人、举手投足间尽显女神风范,让你神魂颠倒。

简单来说,就是选择好的赛道,只买“第一”和“唯一”。

《财经》新媒体:“第一”和“唯一”怎么理解?

阳勇:“第一”指的是量,即市场份额第一或业绩增速第一,在竞争格局上的一家独大或者一超多强;“唯一”指的是质,拥有独家产品或独家服务,具备足够深的护城河。

《财经》新媒体:目前能达到这个标准的股票有多少?

阳勇:A+H股几十只吧。

《财经》新媒体:对于投资来说,这几十只股票就够了吗?

阳勇:足够了。我对中国的经济有信心,会不断有优质的公司出现。就像阿里和腾讯的成功,让马云和马化腾一度成为中国首富,但后来黄峥也凭借拼多多成为首富候选人,总会有后浪出来。我们要去找到下一个茅台、恒瑞、腾讯。

《财经》新媒体:往往“第一”和“唯一”的公司估值会比较贵,怎么平衡估值和成长性?

阳勇:十年前我就不买低PE(市盈率)的公司了。很多人信奉格雷厄姆的低估值策略,只买便宜货。

他们忽略了一点,在格雷厄姆声名鹊起的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只有报纸没有互联网,好的公司确实没有那么多人知道,所以可以利用信息差,用五毛钱的价格买到价值一块钱的股票。

现在是互联网高度发达的时代,信息非常透明,且传播速度快。每天有那么多研究员和基金经理盯着,好公司很难被埋没。一旦被市场发现,价格就不可能便宜。

我觉得投资就是要买优质的好公司,为公司的核心竞争力买单,看的是未来10年,乃至20年的成长性,只要股价还能涨几倍,估值高一点可以接受。

《财经》新媒体:你看好的三大赛道“医药、消费、新经济”,都是热度很高的赛道,人多的地方投资难度会变大吗?

阳勇:2011年,我就在出版的书里明确表示,看好医药、消费、新经济。不担心越来越多的人进入这些赛道,因为很多人做投资,连调研都不做,纯粹是抄作业。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不用管别人,做好自己的研究就够了。

平均两天调研一次:“要走进公司去感受一家企业的灵魂”

《财经》新媒体:在过往的投资中,有什么印象比较深刻的事情吗?

阳勇:有一家心脏支架企业,被不少卖方研报强烈看好。我的看法恰恰相反,去问那些做过医药业务的人就知道,心脏支架的竞争对手太多了,缺乏核心竞争力。而且作为医用品,它会不断降价,利润空间有限。

还有一件事印象比较深刻。2018年长生生物事件曝光后,大家对疫苗股避犹不及。即便知道这是一个“短期利空,长期利多”的情况,为了规避短期的净值波动,很多投资机构还是选择抛售,这是二级市场常见的“宁愿错杀三千”的抢跑游戏。

当年我没有减仓,因为看好疫苗这个赛道,尤其是HPV的放量。因为我是医药专业出身又做过药品销售,对这块非常关注。

在海外,疫苗产业比创新药的估值还高,它是“皇冠上的明珠”。但国内很多投资机构对疫苗缺乏深刻理解,存在偏见。

其实换个角度看,当年长生生物事件后,淘汰了一批有问题的公司,剩下来的竞争力反而更强了。

《财经》新媒体:有过失败的投资案例吗?

阳勇:有,但都是小仓位。有些不是那么确定的公司也会买一些,达不到预期再砍仓。此外,想要去企业做调研,必须先成为股东才行。成为股东之后,你的感受也会不一样。首先要有这个氛围,对不对?

《财经》新媒体:从微信朋友圈看得出来,你是一个非常勤于调研的人,为什么一定要去实地调研?

阳勇:因为光看财务数据没用,报表反映的是过去,不是未来。要走进公司,去跟高管交流,去感受一家企业的灵魂。还要了解这家公司有没有长远的战略目标,以及它的管理组织体系是否与战略目标相配套。

《财经》新媒体:调研频率多久一次?

阳勇:每个月有一半的时间都在外面跑,平均两天一次。除了券商组织的机构调研,我自己也经常去参加上市公司的股东大会。

《财经》新媒体:小市值的公司会去做调研吗?

阳勇:会啊。有时候并不一定为了买它去做调研,而是为了通过这家小公司,去了解整个行业的情况。做投资不仅要调研公司本身,还要调研它的竞争对手。

《财经》新媒体:看到你6月9日发了一条朋友圈,说去惠州调研一家龙头公司,白跑了一趟,但还是很有收获,配图就是你在雪球上换的那张头像。当天发生了什么?

阳勇:就是想去参加他们的股东大会,被保安拦住不让进去。上市公司经常会用各种理由拒绝投资人去参加股东大会。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疫情的原因,有一些我们持仓了几千万甚至过亿筹码的公司,都会以人太多或者不方便为由,让你报名不成功、不给你回复,甚至直截了当地建议我们不要去参加股东大会。

要做好参会失败的准备。优质公司不公平对待股东司空见惯,谁让你买他的股票。不过,上市公司的这种行为和二级市场走势无关。

《财经》新媒体:有特别欣赏的投资大师吗?

阳勇:有,巴菲特。他做投资的前28年,实现了25%的年化回报,全世界都在抄他的作业。

按道理说,中国的市场更大、人口更多、企业增长的速度更快,更容易诞生比巴菲特更牛逼的年化回报,但过去20年,你见过这样的基金吗?

《财经》新媒体:为什么会这样?

阳勇:因为二级市场的基金经理缺乏企业家精神。按道理,像我这种跨界的草根基金经理,本应该没有立足之地,但我现在还挺有竞争力的,我认为大多数人缺乏勇气。

《财经》新媒体:评价一下自己的性格

阳勇:愿意尝试新事物,比较勤奋,有进取心和目标感。

(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不代表《财经》观点。)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