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圈求职内卷实录

作者 | 《财经》新媒体 蒋金丽    编辑丨蒋诗舟

2021年07月14日 13:45  

本文4697字,约7分钟

从北纬20°到北纬40°,7月的北上广深,已经暑气逼人。
 
在这个本该轻装上阵的季节,西装革履搭配精致妆发穿梭在一线城市金融街的,除了对着装要求严格的机构从业者,还可能是赶赴面试的应届求职者。
 
和前者行色匆忙中带着一丝气定神闲不同,后者似乎还不太适应把头发梳成大人模样,正装的束缚感加重了他们的局促不安。
 
这些年轻人中,有的已经意识到,有的后知后觉:他们的竞争对手正变得越来越强大。

【基金篇】
基金经理不“香”了?

近日,一则“北大毕业基金经理考上公务员后辞职”的新闻登上微博热搜,吸睛的人物标签叠加反差的剧情,刺激着吃瓜群众的感官,不免让人产生一种错觉:基金经理不“香”了?
 
恰恰相反。
 
一个显著的趋势是,金融求职的优先次序已经从最初的“银行、券商、基金”,到后来的“券商、基金、银行”,再到如今的“基金、券商、银行”。
 
诗琪是基金公司求职大军中的一员。她从某招聘网站获取的付费数据显示,基金公司的岗位报录比居高不下。
 
很多只招两三个人的岗位,投递人数多达三五百人,导致很多高学历者,去竞争实际上要求不那么高的岗位。投研岗要求最高,报名人数也最多。头部基金公司的研究岗,几千个人竞争几个名额的情况也很常见。
 
从地域来看,上海竞争最激烈,深圳次之,广州、北京居后。地域竞争分化的原因,主要在于户口问题。
 
北京落户门槛太高,外地的学生会有所顾忌。上海落户政策相对宽松,是外地学生,尤其是留学生的首选。广深虽然也比较容易落户,但由于当地教育资源偏弱,加之深圳房价高,吸引力不如上海。
 
安然对此深有体会。去年10月硕士毕业回国后,她加入了秋招的队伍。因为学历不占优势——本硕均非QS前100的院校,从深圳辗转到上海,上百份简历投递加数十场面试,才拿到基金公司量化研究员的offer。
 
用她自己的话来说,一开始自我认知不够清晰,海投了券商的投研实习岗,全都石沉大海,只有一家券商营业部向她抛出了橄榄枝,但因为待遇不太好,安然拒绝了。
 
今年初,她开始转战基金公司市场岗。因为之前做过一个自媒体账号,靠写搞笑段子积累近1万的粉丝。凭借这段经历,安然拿到了深圳某头部公募网金部的实习机会。明确得知没有留用机会后,她一边实习,一边寻找其他机会,前后面试了10余家基金公司。
 
虽然求职之路颇为坎坷,但安然最终迎来了自己的春天。今年春招,在面试上海一家基金公司时,原本应聘市场岗的安然,被面试官认为更适合量化部门。经过3个月的实习,顺利得到了留用的机会。

面试官眼中的“适配性”

安然总结了一些求职经验。比如,基金公司挑人时,一般先看学历,再看实习经历,最后看证书,前两者尤为重要。投研岗一般是清北复交起步,要求3-6个月的实习经历;至于市场岗,985或QS前100的硕士,外加两段以上相关实习经历,会比较容易得到面试机会。
 
真正的考验其实是在实习阶段。很多基金公司是差额招聘,因此需要竞聘上岗。深圳一家头部公募的投研岗一次性招了10个实习生,最后仅留下1人。市场岗大多是三进一,因此,在投递简历时,安然会尽量选择等额招聘的岗位。
 
“竞争确实越来越激烈。”某头部公募市场部人士注意到,公司今年招营销内容实习生时,收到的简历不乏清北复交的研究生,且大部分都有两段以上的券商实习经历。
 
去年找工特别迷茫的时候,凯瑞求助过几家求职顾问公司,咨询券商和基金公司的招聘门道。对方告诉他,券商和基金公司招人,更多是通过实习留用,校招的名额非常少。而一个残酷的现实是,实习生的招聘要求非常高,如果连实习生的门槛都够不到,基本就和这两个行业无缘了。
 
什么样的人更容易获得面试官的青睐?一家大型公募基金公司人力资源经理陈岚在受访时表示,筛选简历时会比较看重应聘者的教育背景、实习经历、在校成绩等,但最关注的还是岗位要求和应聘者个人特质之间的适配性。
 
在她的标准里,有两点比较重要:一个是学习能力,基金行业发展速度很快,专业性也比较强,身处其中需要对新知识、新理念能迅速消化并转化为生产力;另一个是抗压能力,从业者需要去适配行业和公司高速发展的节奏,承担一定的压力。
 
学历背景也是重要的考量标准。据陈岚透露,权益类投研岗位更倾向于复合背景,即本科是某个行业性强的专业,硕士是金融类专业;而宏观、量化、指数、固收等岗位,经济金融专业背景的学生,在知识深耕和体系搭建方面会更有优势。

【银行篇】
分行管培生基本等同柜员岗

不只是基金,银行和券商的求职竞争同样激烈。
 
两周过去了,HR还是没找来,凯瑞基本可以确定,这次的面试又凉了。这样体面的拒绝方式,他已经经历了很多次。
 
眼看毕业的时间越来越近,凯瑞的焦虑感与日俱增。作为一个本科211、硕士QS前100的金融科班生,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找一份工作会这么难。
 
大三的时候,凯瑞有过一段基金公司渠道部门的实习经历,对金融行业的学历内卷深有体会。所以,在面临硕士毕业求职时,他有意降低了求职目标,将目光放在了银行分行的管培生上。之所以选择分行,是因为总行的招聘门槛,已经动辄清北复交。
 
虽然职位都叫“管培生”,总行和分行有着质的差别。据凯瑞了解,总行的管培生入职之后,会先去分行或支行的柜台轮岗半年到两年,再被调回总行定岗。而分行的管培生,基本上等同于柜员岗,能不能离开柜台,是个未知数。
 
去年9月,他在上海参加了某银行分行的管培生面试。一轮自我介绍下来,原本踌躇满志的凯瑞瞬间泄了气,因为跟他一起竞争这个岗位的,分别是来自美国藤校、早稻田、央财、上财的硕士。这次面试再次刷新了凯瑞的求职认知。
 
除了学历背景更强,其他应聘者的实习经历也更丰富,从券商研究所、基金公司到咨询公司。面试官对他们的提问,大多是围绕实习期间写的研究报告,探讨宏观因子之间的影响,以及对行业发展的看法等。
 
轮到凯瑞时,面试官翻了一下他的简历,面无表情地问道:“你凭什么觉得自己可以来这里工作?我从你的简历上看不出任何有来这里工作的潜质。”
 
凯瑞当下感觉有被冒犯到,很想反驳,但理智让他保持了沉默。

银行求职需要怎样的潜质?

张麟一毕业就去了某股份制银行,从地方分行柜员到总部对公业务部,他用了7年的时间。据他了解和观察,银行招聘最喜欢有资源、有背景的人,尤其是业务岗,因为这类岗位的考核指标主要就是看能拉来多少存款和业务。
 
其次,比较青睐高学历和有大行工作经历的人,“其实也不能完全说银行喜欢招高学历,但如果来面试的大多是藤校,在能力素质差不多的情况下,那面试官肯定就不会优先考虑211了嘛”。
 
对于凯瑞的面试遭遇,张麟觉得,面试官未必是歧视他,“有可能是一种面试策略,通过压力测试,看他如何临场反应,去突出自己的优点”。
 
某国有大行上海分行的HR李然告诉笔者,他们社招没有统一标准,更多的是看岗位匹配度,包括原来在什么公司就职、负责的日常工作以及专项项目工作有哪些,其次才看学历、学校、专业、特长等。
 
他还提到了一些非公开筛选标准,例如,婚姻状态、性别、子女年龄等面试者的现实状况。
 
李然称,自己所在银行招聘时教育背景没有特别的硬性要求,但它会被面试者的竞争对手以及社招岗位部门负责人的一些人为因素所左右。
 
对于想进银行的应届生,李然建议,毕业前要积极参加银行实习项目,了解自身兴趣发展目标和银行的匹配度,“目前校招还是占据了大多数”。
 
至于面试时该如何表现,他建议,“自信、真实、岗位匹配度高,然后给人感觉积极阳光就可以”。

【尾声】
补录成功实现“上海梦”
VS
为了心仪offer继续奋战

回国一周年,雅文一度想放弃自己的“上海梦”。
 
雅文是双非本科+QS前20硕士,她累计投递过150多个岗位,面试最多的时候,一天4场线上面试,前后拿到了8个并不是太满意的offer。
 
今年6月,她应聘了一家银行子公司,这是她为数不多笔试和面试均超常发挥的一次求职。但喜悦没有维持到最后一刻,即便体检裸眼视力1.2,雅文还是被告知落选了。
 
得知结果的那天,雅文很难过,却哭不出来。她只是静静地望着天花板,不吃不喝不玩手机躺了一天。
 
一切历历在目。闷热的房间里,穿着西装、坐得笔挺等着随时可能轮到自己的线上面试。尽管3小时的等待加面试时长,早已汗流浃背,但为了避免噪音影响,她没敢开空调。
 
群面时,不再是熟悉的无领导小组讨论,面试官宣布以辩论的形式进行考核。面对来自英、美、港、德、法的海归,虽然紧张地快哭出来,雅文还是主动揽下了发言代表的角色,并在面试官询问谁先说的时候率先举了手。
 
加试的考核也不敢懈怠,花了3天时间从国内外论文库里下载了大量的数据和资料,提炼成一份专题报告PPT,练习到在睡梦中都会碎碎念。结果却是,面试官迟到了,说时间有限,就不看报告了,聊点别的。
 
她曾预想过无数种梦想破碎的方式,比如,简历石沉大海,笔试或面试不通过,户籍地不被认可,家里没有资源等。却没想到,最后击垮她的,是入职前的体检差额。
 
消沉了几天后,雅文也曾想过收拾行李回老家,但最终还是决定留下来继续战斗。半个月后,笔者收到雅文发来的好消息,她不仅拿到了某四大会计事务所的offer,还收到了之前那家银行子公司的补录通知。
 
凯瑞就没有那么幸运了。面试银行管培生受挫后,他开始转战基金公司的会计岗和清算岗。原本以为这些中后台的岗位工作内容比较基础,招聘要求会低一些,但现实并非如此。
 
上个月,他参加了上海一家头部基金公司清算岗的线上面试。面试官告诉他,这个岗位需要两班倒,早班是早8点到晚8点,晚班是中午1点到凌晨12点。
 
事后,他在求职论坛上查了一下这个岗位,月薪只有6000元出头。即便如此,他还是没有拿到offer。

“选择最适合而不是看起来最好的”

找工作如此困难,金融人才是否已经过剩?
 
“就公募基金而言,可以说是结构性的供过于求。”陈岚解释,在现实情况中,招聘方的需求和应聘方的供给之间存在错配。大量的简历涌入投研岗位,导致此类岗位成为竞争的红海,招聘方只能优中选优。
 
一家中型基金渠道部人士坦言,近两年部门招聘的学历要求有所提高。以前的门槛是QS前300,但随着去国外读一年制金融硕士的人越来越多,就逐渐把招聘标准提高到了QS100。
 
此外,金融圈似乎更青睐男生。安然的一个男性朋友进了某头部券商,该公司去年投行部门招的169个新员工,全是男生;她的另一个男性朋友去了一家私募实习,被留用的原因是“另一个实习生是女生”。
 
诗琪在券商实习时,帮领导收过简历。在她看来,女生的简历普遍比男生优秀,GPA更高、证书和奖项更多、实习经历更丰富,简历也做得更标准,但领导就是倾向于招男生。去年寒假公司招了15个实习生,全是男生。
 
“虽然从性别比例来看,金融圈的男性会略多于女性,但并不能归结为性别歧视。”陈岚认为,实际上还是岗位适配度的问题。
 
比如,有些岗位需要经常出差和调研,男性会比较容易适应;而有些岗位需要认真细心或者个性创意,女性可能更有优势。
 
“还是要看职位的核心要求是什么。”采访的结尾,陈岚建议求职者,客观评估个人的特质和职业发展方向,选择最适合自己的,而不是那个看起来最好的。
 
(注: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