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孤》有了团圆的结局,但现实并非"圆满",买方的"原罪"能一笔勾销吗?|说到

2021年07月17日 12:07  

本文2437字,约3分钟

刘德化主演的《失孤》原型郭刚堂在坚持了24年后,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儿子郭振。网友们纷纷表达祝福。孩子在“买方”父母家过得挺好,也决定留下来,故事似乎有了“圆满”的结局,但当感人的见面和热情的祝福平静之后,人们仍然要问:“买方”父母踩着别人的幸福家庭,毁了别人一辈子,来成全自己。取代窃取了真正的父母对儿女的爱,这样的良善可取吗?“买方”父母对孩子很好,就可以完全免除法律的制裁吗?本期《说到》与你共同探讨。

张志伟
中国政法大学反对人口贩运国际合作与保护中心执行主任

许浩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

一、郭新振决定留在“买方”父母家,但他们无罪吗?

       张:面对媒体郭刚堂(也)说,要像对亲戚一样来对待养父母,那么我想他之所以这么说,可能会出乎很多人的意料,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问题?因为大家都可能会想郭刚堂孩子被拐24年非常的辛苦,经历了很多的艰辛,那么他从心里一定是非常恨这些人贩子和收养被拐卖儿童的人,恨这些养父母,那么他们为什么现在说要把他们作为亲戚走动,我想他更多的可能是站在孩子的角度考虑,我想儿子对养父母是有一定的感情,大概也不希望去伤害养父母,所以郭刚堂由此发出了这样的感叹和说法,可怜天下父母心。这可能是这一类孩子父母最伟大的之处。

       那么我们要如何对待买家呢?买家应该受到处罚,大家都知道我们刑法第241条有个罪名叫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罪,也就是说你如果收买了明知是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知情不报,那么就可能会触犯这个罪名,将可能被处以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应该说过去实际上很多年我们买家都是不处罚的,一直到2015年刑法修正案9修订之后,买家入刑也就是说对于买家一律处罚,只是对于这一类,买家哪一类,就是说如果你不虐待儿童,不阻碍解救的话,可以从轻处罚。

       许:中国几千年来都有这么一个传统的是觉得我花钱了(就合法了)其实是一种法律的法盲,从法律评价这种行为绝对是违法行为,很多人觉得把他找出来已经是万幸了,就没考虑其他问题,但是并不意味着不可以主张(惩戒买方和索赔的)权利,我被车撞了这种事我都可以追偿,何况我亲生骨肉被人盗走或拐卖走,都是巨大的家庭破碎精神损害。

       张:我们经常讲,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过去我打拐十几年,我一直在呼吁大家不要过多地同情买家,因为被拐是一种伤害,解救也是一种伤害,我们有时候也会看到被解救的现场也是撕心裂肺的,好像买家养父母家也非常可怜,养了十几年的孩子被警方带走了,但其实不值得同情,为什么?因为他们触犯了法律,恰恰是他们和人犯的这种犯罪行为,导致了人家一个正常家庭的破碎,所以对他们不必施以过多的同情。

二、严惩“人贩子”,但一定要死刑吗?

       张:根据我们刑法规定的拐卖儿童犯罪一般是处5~10年有期徒刑,情节严重的是10年以上有期徒刑以至无期徒刑,情节特别严重的几种情形,比如说强奸受害人的,还有造成重伤死亡的,贩卖到国外的多次拐卖的,这种情况最高可以被判处死刑。也曾经有人呼吁过人贩子一律判死刑,那么实践当中我们说判处死刑的情况还是比较少的,因为我们国家毕竟目前是对死刑是一种非常谨慎的状态。

       许:这里面有个逻辑悖论,我们从朴素正义观说,一律死刑就产生一个问题,他要么不干,要么干之后他就不会顾及后果。在所有警察中缉毒警的伤亡比例是最高的,为什么?(被)抓住基本都死刑,所以说他会拼命抵抗。群里我们讨论过,他说你考虑过失去孩子的家庭么,但那些没有抓住的,我们给他一机会就是给孩子机会。我们凭直觉做的判断和经过严密逻辑推理之后的结论发现它不一样,而且我们要是为绝大多数人考量,它可能做的最好,但它也不能出现最坏,取中间值,这是法律干的事。

      张:(当然)对罪大恶极的冠脉犯罪分子(要)判处死刑,比如说是贵州的人贩子,臭名庄主人贩子万引娣,一共拐卖了10多个孩子,最后是被判处了死刑缓期执行,还有广西的蓝树山,也是非常有名的人贩子,他大概拐卖了30多个儿童,那么造成的后果非常严重,蓝树川最后是以死刑判处的。

第3节  “郭振”们找到了,但更艰巨的使命是什么?

      张:2009年开始专项治理解救了一大批的被拐儿童,抓获了一大批的犯罪嫌疑人,现在的发案率是非常低的,而且侦破率也是非常高的,我们知道DNA技术现在是普遍被使用,我们现在国家在公安部有DNA打拐数据库,只要你怀疑自己是被拐卖的,或者你的家庭有人被拐卖都可以就近到公安机关免费采血,输入全国定位数据库进行远程比对。

(另外)公安系统开发了“团圆”系统。“团圆”系统也是一种高科技,你的孩子丢了以后马上报案,一旦警方确认就把你(的孩子)录入到团圆系统当中,孩子的基本信息就会在几公里的范围内,通过高德地图,媒体开始散发,然后周边更多的人会关注到被拐卖的孩子和犯罪嫌疑人的信息。

      许:(对犯罪分子方面)现在随着我们的公共安全信息系统建立,摄像头等安保措施越来越增强,即时通讯设施(完善)。一旦你发现之后,很快警方就会立案受理,调取对方信息,包括人脸识别技术很快就容易把你捕获到,所以(犯罪分子)他们也在衡量自己的犯罪成本,通过法律,特别是刑法不可能消除犯罪,但是必须对他(犯罪)有所回应,就是说增加犯罪成本。比如说过去买(孩子)之后,通过非法手段给到资料,甚至行贿给他上户口,现在一方面我们对从出生开始,血型各方面是有严格要求的,(另一方面)随着反腐方面的打击力度越强,腐败分子或者说违法的空间越来越小,违法成本越来越高。

(另外)个人(父母层面)不要粗心大意,虽然说现在环境越来越安全透明了,但是罪恶还是存在,没有完全消亡,手机为什么能可以不离手,孩子为什么可以脱离你的视线呢?

张:我们还要注意到犯罪嫌疑人很有可能是熟人做,这也是给我们很大的警示,那么去年的广东增城的“梅姨”的案子,人贩子为了拐卖受害人的孩子可以说是用心良苦,他们居然是在申军良他们家旁边租了一个房子,住了好几个月,刻意的拉近关系,所以申军良和妻子就对这伙人完全放松了警惕,结果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不在家的时候,张卫平一伙人冲到家里,把他的妻子捆绑起来以后把孩子强行带走,然后通过“梅姨”卖给售卖人,孩子也是很多年之后才被找到,大家要特别注意。

愿天下无拐,失子早点回家。

策划:于慧媛  编辑:康路  摄制:刘建楠

(声明:本视频为《财经》新媒体独家视频,禁止转载)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