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忠民:天量发行环境下货币仅剩流动性功能 其他功能大幅消失

2021年07月17日 18:29  

本文3677字,约5分钟

“货币拥有支付、交易、定价,世界货币和财富储备五大功能。目前,零利率、负利率,天量货币发行环境下,货币只剩下流动性功能,其他功能大幅消失。”7月17日,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原副理事长王忠民在“金融开放背景下的货币经纪——2021中国货币经纪论坛暨上田八木货币经纪(中国)开业典礼”上表示。

1

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原副理事长王忠民

王忠民认为,全球任何一个主体货币,可以从利率水平判断无风险回报情况,利率水平成为第一场景的迁徙。货币本身有价格利率水平,货币和其他货币之间,通过货币利率比较可以选择出资产配置,资产配置选择从区域场景到全球场景,从货币流动性场景到货币流动性决定下的利率水平场景,从利率场景到汇率场景,应该在货币市场中寻找更稳定的货币。

他表示,货币期货市场,包括货币远期合约等能够转移货币本身在流动性过程中的风险,而没有期货市场的货币会面临风险传导,自身风险在货币市场、债券市场、权益市场不断传导风险。如果套利市场利率水平下跌,即使前端价格不波动,也会引起固定收益水平和权益市场价格波动。

“货币转移的作用是寻找最好的投资通道和最好的低风险高收益的通道”,王忠民称,但不同的货币转移一定要找到自身价格水平,不会产生套利空间。货币自身价格在被转移时,一定要通过远期合约,通过期货市场,进行这个阶段可波动性市场管理。

王忠民还称,数字化会改变货币流程,如果用支付逻辑把所有的货币账户当中的结清算全部放到隔离开的另一个市场中,或者用云改变结清算,功能放到云端,放到集中化改变后的分布式金融系统中,谁的云服务更差,谁一定会在其他市场中让出利益空间。

以下为部分发言实录

王忠民:为了庆贺上田八木落户北京,上田在日本是一个姓氏,在中国文化当中,上田寓意为福天,广种福田,经营福田,是中国文化当中带来业务成长、带来自身成长当中的最重要的理念。八木,我们立刻在八字当中想到了八方,八方不仅是东西南北,而是每一个角,八个方位,意味着边界所有的空间和时空。在这个当中有佳木,比如樱花,可以从小到大成长,寓意着一种力量,一种发展,一种进步,一种金融产品可以服务于这样一个新的世界和新的时空下的快速成长和发展。所以,上田八木暗合了中国文化内容的八字和未来。

我今天带来的演讲题目是“货币经纪的新场景新节点”。如果我把大家的思维带入到货币五大功能:支付、交易、定价,特别是世界货币和财富储备。我们在经典教科书当中学的货币五大功能,突然其他功能大幅消失,只剩下一个货币的流动性风险。我们都知道全球都在发货币,货币M2的数量比它的GDP平均都在170%到260%,问题是这么一个只提供流动性的,你能把它作为货币的储藏功能吗?no,他一定会储藏黄金,一定会储藏今天不太靠谱的比特币,它的储备功能早已被其他替换。货币的结清算系统,数字货币做了一个支付功能,在中国表现为支付宝、微信支付,它的后台所有结算系统全部交给SWFIT,全部分离,把货币的支付功能,从原来货币账户的整体功能当中单独的、唯一的支付出来,货币功能分裂。

当货币在支付当中,在天量的M2当中发布出来,为什么通货膨胀居然可控,是因为那么大的货币流动性,最终未必转移到物品购买当中去。如果你的物品购买是全球买买买,自己通货不通胀,问题是如果你可以实行10年、20年的货币的零利率负利率时,你会发现它不会产生本国的货币贬值。日本当年在美国资产当中买到了那么好的经济危机时候的大楼,日本所有的电子产业,包括芯片的存储功能,在所有数字化发展过程中,进入到这个产业链的一部分,零利率、负利率,天量的货币发行导到了境外的股票市场和债券市场上,货币只留下一个功能流动性,货币的其他功能全部分裂,交给其他的资产,交给其他的市场,所以我们今天得到的是货币只是流动性提供,而原来在一个小的市场当中,流动性的泛滥必然带来的一切结果,转成了其他的资产价格,转成了其他的商品服务。数字化以后,数字化只把货币的流动性放在一个支付的环节当中。货币五大功能,剩下一大功能淋漓尽致的发挥功能,其他的功能全部发生裂变。

进一步看,如果我可以买其他地方的消费品,疫情期间全球的奢侈品涨价了,问题是如果突然把全部的流动性聚焦在,在其他货币当中找到那个货币更稳定,那个货币可以链接的资产更多,那个货币的利率水平更好,我就找到另一个全球市场当中货币汇率的比较和比价的关系产生,利率水平成为我们第一场景的迁徙。此时,来到了日本的上田八木所在地和中国,全球零利率负利率,无风险利率、十年期国债利率水平,全球唯此一家,中国3.1到3.1,八木要做的事情是什么?就是把全球的货币到中国3.3无风险回报当中来,它可以得到百分之百以上的简单的货币回报,这时候都进来必然会衍生到其他货币流动性当中产生的结果,忽然人民币掉头升值,那是因为他要你3%无风险回报的时候,大量的货币流动,即使FDI流出的,我们进来的货币要换成人民币的时候,人民币的利率、汇率水平开始上升。这时候中国要在境外发债券,在你无风险回报3.3利率水平上秒光,你只要敢发行,我就敢天量的货币买你,我们才发现全球任何一个主体货币当中,你的利率水平成为能够提供一个无风险回报当中的东西,如果别人都在零利率,这就是我们场景的切换,从区域场景变成了全球场景,从货币流动性场景变到了货币流动性决定下的背后的利率水平的场景,从利率场景到汇率场景,从汇率场景到资产配置当中的投资选择。

我们再回到去年,我们批了好多外资机构可以来,前年我们跟香港是沪深通、沪港通等等,进来的钱做一个理财的投资,在外面的货币流动性是零利率负利率,我拿贷款别人的钱,回来做你的无风险回报,如果你的二级市场、股票市场还好,就拿其中的20%做Plus,找最风险低的,做股票市场当中的新股认购,两三个月以后抛出,回报率在原来百分之百的基础上可以达到2%,3%,成了。当这样的财富效应迅速发展的时候,我们才发现你的财富从资产价格开始延展到固收市场,然后开始延展到一级市场、二级市场。

我们可以转到颗粒度很低的,只要有市场当中的典型空间,就可以在全球范围内,全球掌控比在一个区域的掌控显然方便得多,充分得多,有效得多,这也是任何一个货币经纪公司一定迈向全球化过程当中必然产生的历史逻辑和历史背景。货币本身有价格利率水平,货币和其他货币之间,通过货币利率的比较可以选择出资产配置,这时候货币市场本身的流动性和自身的价格要不要从市场当中让它市场化自由过渡,一旦过渡就提供了自主波动下的风险管理,如果可以链接到无风险市场,实际上是在管理风险的同时,把收益率拿得更高。

如果你是货币的,货币的远期合约,每一种货币在流动性之后,有远期合约,有期货市场,可以在标准市场当中,让任何一个小的货币、任何一个小的市场、任何一个小币种都可以标准化,而NDF是非标市场,如果产生了期货市场时才发现,一定是每一种货币当中有期货市场,包括远期合约市场,能够把自己货币本身在流动性过程中的风险转移,风险管理,而没有远期合约、没有期货市场的货币,就会面临着风险的传导,自身的风险在你的货币市场、到债券市场、到权益市场,风险不断传导,因为你货币没有价格的波动,没有风险管理的转移,这时候才发现,前端即使价格不波动,实际上引起了固定收益水平和权益市场当中的价格波动。如果套利市场,利率水平在下跌,别人的利率水平可以转移到其他市场的时候,你的就会下跌。

得到一个结论,货币端,不同货币既有货币发行量,既有货币的转移,转移的作用是寻找最好的投资通道和最好的低风险高收益的通道,但不同的货币经过自身的转移一定要找到自身的价格水平,不会产生套利空间。货币在自身的价格在被转移的时候,一定要通过远期合约,通过期货市场,进行这个阶段可波动性市场管理。香港市场在过去发展过程中,远期合约、期货市场和风险管理市场尤为丰富,香港的人同样做货币转移的时候,风险的对冲和风险管理形成相对有效性,而我们恰好是在单边市场当中,要么一下进来,要么一下出去,如果你老是在末端,就会成为韭菜。我们才发现,原来这是单边市场造成的风险。

数字化会改变货币流程,如果用支付的逻辑把所有的货币账户当中的结清算全部放到了隔离开的另一个市场当中,或者用云改变结清算。如果全部通过云来结清算能完成什么样的任务?下一代的手机,云手机,下一代的金融,云金融,功能放到云端,放到基础设施,放到集中化的改变过后的分布式的金融系统当中,让后面的部分透明,让它的衍生品市场三年集中完成以后,货币转移的功能就成了货币端的功能变成了到云服务,谁的云服务更差,谁一定会在其他市场当中让出利益空间。

总结一下,第一,货币的功能改变了我们对货币的认知。第二,今天的节点正在发生迅速的变化,其中根本的逻辑是把货币本身转移了方向,数字化带来的变化,除了过去只是寻找最优的套利空间,寻找新技术,新服务,把套利消除,把服务成为真正的收入来源和市场真正的有效成长。谢谢!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