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

《财经》杂志     

2021年15期 2021年07月19日出版  

本文1545字,约2分钟

共同富裕离不开创富,否则就会坐吃山空,更离不开财富的社会效益最大化,否则难以达到共同富裕的目标。在新发展阶段所处的新时代,有效管理和传承中国先富和新富阶层的家族财富,是激发创富热情,提高居民财产性收入,更好实现财富溢出和下渗效应的关键一环。

做好家族财富管理和传承,是实现居民财富保值增值的重要手段,更是盘活中国存量资本的关键一招。经过40多年改革开放红利的积累,中国以企业家群体为主的富裕阶层已经拥有了巨大的财富。在买房置地之外,如何以更多的金融形式来将这些财富和资产加以更好地“表述”,提升其流动性和再投资的便利度,不仅事关富裕阶层家庭财富的管理和传承,也关系到中国金融市场广度和深度的提升、投融资渠道的再廓清,以及经济结构转型和相关的新动能构建等一系列命题。

过去的财富保值增值手段,更多与当时的经济发展阶段和投融资手段相匹配,与新时代的发展形势和格局相比已经滞后。中国目前已经挥别了资本匮乏的年代,但是存量资本的盘活与再投资手段依然相对匮乏。不少企业仍然依赖银行进行融资,而不少财富管理主要依赖股市等高波动性市场进行保值增值。两者之间的不匹配,严重影响了中国经济运行的效率。如果能够将包括家族财富在内的中国居民财富,更有效地盘活并导流到更有用武之地的长期投资领域,将为中国经济的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资金和动能。

一段时间以来货币政策传导不畅,达不到预期的效果,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中国发展阶段的变化和经济结构的调整,令服务业的占比越来越大。而与重资产的制造业相比,轻资产的服务业更多需要的是股权为主的投资,这让需要各种抵押品的银行系资金越来越有“力不从心”之感。如何通过更多的金融工具,实现家庭财富长期稳定的投资收益,在此过程中更好地与新型经济形态所需要的融资方式进行对接,是下一阶段实现中国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命题。

人们首先需要破除针对家族财富各种显性或隐性的偏见。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然后通过先富阶层自身的主客观努力,以及国家和社会的因势利导来带动后富,是实现共同富裕的重要前提和保障。之前一段时间中国居民收入差距的拉大,有着各方面的原因,需要通过包括税收等各方面调节手段的推出来加以改善,但这不应该以富裕阶层创富热情的消失为代价来加以实现。

此外,先富阶层的财富在一段时间内表现得比较“扎眼”,和中国居民财富的承载和“表达”手段的阶段性匮乏有很大关系,如集中在豪车以及各种奢侈品消费上,缺乏更多更有建设性的财富管理和传承方式。这不仅不利于自身的发展,也不利于社会总体财富的保值增值。除了对各种扭曲的炫富行为进行必要的诫勉,解决这些问题,更多需要人们丰富金融工具,提升中国金融市场的广度和深度,而非一味谴责甚至打压。

当前中国经济进入创新驱动阶段。靠知识创造财富,靠知识获得财富,是实现创新驱动的必由之路。在加强资本市场监管,防范一些人士利用资本市场通过不正当手段造富的同时,更应该通过资本市场的规范和健康发展,为人们通过知识创造和获得财富创造必要的平台、渠道和手段。

需要指出的是,这些通过“知本”获得财富资本的高科技人才和高知人群,对于财富的管理和传承有着更高更丰富的需求,而通过财富管理来进一步创富和更有效回报社会的热望也更高。他们所创造的财富以及他们对财富管理和传承的需求,既为中国金融市场发展提供了新的动力和目标,也为中国经济下一步的发展提供了潜力充沛的资本和动能。

总之,做好新时代家族财富管理和传承,维系富裕人群持续的创富热情,盘活存量资本,为国家和社会的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动能,为实现共同富裕奠定坚实的基础,有着重大的现实意义和巨大的预期收益,值得各方勠力求解。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