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暴雨中的惊魂一夜

作者 | 《财经》新媒体 欧阳叶萍   编辑 | 蒋诗舟

2021年07月21日 19:45  

本文2911字,约4分钟

“郑州目前水在退了,公交通了,知了也开始叫了。”7月21日下午,在郑州机场周边港区工作的晓晓对《财经》新媒体说。

7月21日傍晚郑州市某小区消防车正在送水  图/受访者提供

眼下的郑州,暴雨终于暂时平息,但洪水依旧涌动。

过去三天,郑州可谓下了一年的雨量。其中小时降雨量、单日降雨量,均突破1951年郑州建站以来60年的历史记录。有网友科普,“郑州一小时降雨超100个西湖。”

因为没回主城区,晓晓躲过了这场暴雨,而她身边很多人都经历了难忘的一夜:有人被困在高架上不能下桥;有人为了喂娃,蹚着齐腰的水步行五六个小时回家;有人家里变成了“水帘洞”,屋里、飘窗、阳台都在漏雨,水从四面八方涌过来,只能一盆水一盆水地泼出去……

7月21日凌晨5点,晓晓家人接到通知:郭家咀水库存在重大安全隐患,需立即转移。“目前已迅速转移。所有救援仍在继续,有的区域还在停水停电,有人处于失联状态,要么手机没电了,要么没有通讯信号……”

防汛指挥部讯息  图/受访者提供

河南防汛新闻发布会7月21日下午公布,据不完全统计,16日以来,此轮强降雨造成全省89个县(市、区)560个乡镇1240737人受灾,郑州市因极值暴雨致25人死亡,7人失联。

“我昨晚其实没怎么睡,不停刷手机……”在北京工作的陈丹心系郑州家人们的安全,那些从网络端不断涌出的一幕幕,让她揪心。

暴雨袭城,交通瘫痪。城市马路上,车辆像漂流瓶一样相互碰撞;郑州地铁五号线,幽闭的车厢里,洪水漫过乘客的胸口;有医院新生儿监护室,也出现了断电现象;有孕妇在洪水肆虐时生产,孩子取名“雨婷”;网友纷纷讲述自己亲历灾难的那一刻,有人甚至说“感觉重生了”……

被“泡肿”的8000斤麦子

在郑州市中牟县雁鸣湖镇的太平庄农村社区,负责灾后走访的社区工作者思文向《财经》新媒体描述了一幅“震撼”的画面。

这个往日一派生机勃勃的新型农村,已被洪水分割成了一个个浑浊的“湖面”。好几个地区的地下室,“漏水就像水管排水一样”。在没过膝盖的水流中,社工们忙着排水救援。在一片被淹的玉米地旁,有穿着雨靴的村民独自抹泪。

被洪水淹没的玉米地   图/受访者提供

村民廖全今天要把存放在地下室的麦子和大蒜都挑到晾晒场。家里将近8000斤麦子被水泡肿了,他感觉很心痛。“辛劳一年的成果就这样打水漂了。没有农作物的经济收入,后半年可难熬了……”

“暴雨橙色预警继续。”河南日报7月21日14时发布信息称,预计未来3小时内,安阳、鹤壁、焦作、许昌、平顶山、南阳等地降水量将达到50毫米以上,局部达100毫米以上。

村民晒粮食、存放粮食的空地  图/受访者提供

所有男生大喊“让女生先走”

社交网站出现了新的词条“写在死里逃生后”,诸多亲历者讲述了自己亲历的“惊魂时刻”。被困在地铁的4个小时里,有人发朋友圈:手机快没电了,地铁车窗外的积水已占据半个窗玻璃高,这也许是最后一条朋友圈了吧……

郑州网友“奇迹奇缘”回想被困地铁的一幕幕:地铁刚过一站,开往第二站时就停下了,水慢慢地渗入车厢。地铁工作人员原本安排他们撤离,刚走了没多远,又要求乘客往回走,“因为前方的水全部漫过来了,等全部人员上车后车厢的水已经到腰部了。”

很多人出现了呼吸困难的症状,奇迹奇缘因为缺氧晕倒了,耳边到处都是互相安慰的声音。当有获救的机会,人们喊着让晕倒的人先走,所有男生大喊“让女生先走”,“即使是情侣都放开了彼此的手,让女生先走”。

地铁救援现场 图/网络视频截图

这场特大暴雨,把网友“一咕彼咕”困在了酒店,他原本计划20日离开郑州。当到达火车站,停运的信息让他惴惴不安,随后无奈踏上返回的地铁。

然而,所有公共交通全部停运,他跟着人流不知道往哪里去,“一个人兜兜转转,又急又累。”他不得不蹚着洪水找酒店,水很深,没过他的大腿,在湍急的地方,站都站不住。

他转了一圈,酒店全满,被一位大哥送到了派出所避难。他用背包里的一件毛毯来对抗寒冷,却无法抵挡内心对暴雨和洪水的恐惧。在派出所,他度过了饥肠辘辘的一夜,且彻夜难眠。

清晨五点,他走出派出所,一路颤颤巍巍找酒店。偶遇热心大哥在前面探路,扶着他走过水深的地方。

被“截住”的列车

被暴雨“截住”的不止城市地铁,更多抵达或途径郑州的列车也因此延误。

铁路部门20日发布消息,受郑州地区暴雨影响,途经西安站管辖西安火车站、西安北站有124列旅客列车有晚点、折返、停运情况。同日,郑州机场取消和延误航班超260架次。

在距离郑州火车站5.9公里的地方,南都周刊特约作者唐亦华在Z236列车上度过了不眠夜。

“前面出故障了,正在紧急维修。”当这句广播响起,乘客还以为只是一次普通的延误。而手机上已有很多与郑州暴雨有关的信息,而彼时“坐在Z236六号车厢里几个人都没当回事”。

当看到“郑州市提升防汛应急响应至I级”时,唐亦华暗觉不妙。

他如此写道:车厢里已经不再聊“查帕卡”(今年第7号台风),而是充斥着各种小视频的外放,声音混杂。一对母子庆幸在火车上而没有停留在少林寺,小视频播着寺里师傅已经上树避水;郑州地铁瀑布一般的哗哗流水场景,此起彼伏地在乘客手机上放着,混杂的声音叠加出不少焦虑感。

更加深这批旅客焦虑情绪的是,前方8.6公里远K599次列车,有车厢已经扭曲倾斜。原来该列车司机发现前方线路水漫钢轨后,在暴雨中停车,及时阻止了事故的发生。

最难受的是停电期。空调关闭,车厢越来越热,售卖零食的小推车也未出现。列车员撕扯方便面纸箱,分给众人当扇子扇风。唐亦华用泡面充饥,广播里传来求助声:“11车的乘客需要去痛片,14车的乘客需要胃药,有药的乘客麻烦送到他们的车厢……”

晚上七时许,车厢来电了,人们欢呼声响起。然而,列车依然没有开动的迹象,21日早上,Z236列车上各种物品告急。唐亦华感慨这十分钟车程,暴雨中的Z236花了20个小时,车还没有开动。

据正观新闻报道,7月21日下午,Z236已缓缓启动。

再看这些亲历者的文字,有特大洪灾的危情,有生死关头的恐惧,也有自救的力量,以及援助的希望。

终于顺利入住酒店的“一咕彼咕”写道,“现在的我躺在酒店的床上,心里面很平静,惟愿雨过天晴,积水退散。”

(文中晓晓、陈丹、思文、廖全为化名,部分信息源自《南都周刊》、微博等)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