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郑州京广路隧道抽排清淤:失联者寻人,逃生者找车

作者 | 《财经》记者 张倩 王丽娜 樊瑞 周缦卿    编辑 | 朱弢

2021年07月24日 20:27  

本文3271字,约5分钟

7月20日郑州暴雨,有两名14岁男孩在京广路隧道被困,一名遇难,另一名至今失联


图/张倩

7月24日下午16时,《财经》记者在现场看到,郑州市京广北路隧道抽排水作业仍在进行,抽出的水已淹没隧道口1公里范围内的路面,水流漫过绿化带,蔓延至人行道。


图/张倩

京广南路隧道出口则停有十数辆清淤车,正在清理淤泥。沿京广路隧道并行的道路行进,不到5公里的路程行驶了近一个小时,沿途车辆众多。

据悉,京广路隧道是郑州市的主干道,平时通行车辆众多。高峰期甚至隧道内会出现交通拥堵情况。

7月20日,郑州遭遇特大降雨,16时至17时的降雨量达201.9毫米,突破中国大陆小时降雨量历史极值。积水迅速将隧道灌满,当时正在隧道内行驶的车辆被困,至今还有一些人失联。

14岁的李浩鸣失联了四天,他的父亲接到《财经》记者电话时,已不太相信儿子还能活下来,他带着焦虑甚至有些愤怒的语调说到:“你们也帮忙找吗?那好,你们去医院、太平间去帮我找!”

抱着侥幸,李浩鸣的父亲到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寻找儿子的下落,被告知医院因暴雨积水处于“瘫痪”状态,没有接收任何人。医院的人提醒他去郑州市第九人民医院寻找一下。

但第九人民医院的急救人员明确向《财经》记者表示,没有14岁左右的孩子遗体等待认领,同时称近两天有很多人来寻找亲人遗体,但这家医院仅参与了地铁5号线的急救,太平间有八具遗体待确认和认领。对于郑州暴雨中,其他区域的遇难者,需拨打120及110确认由哪一所医院接收了遗体。

《财经》记者致电郑州120急救热线,接线员表示,如果已经确定遇难,遗体不通过120送往医院,只有需要急救的才会被送往医院。对于遇难者遗体被运往何处,对方则表示不清楚。

这意味着李鸣浩的父亲再次无功而返。

据澎湃新闻报道,7月24日中午,京广中路隧道和京广南路隧道的排水已经接近尾声,冲洗淤泥、清理路面,确保打通任务的完成。京广北路隧道,因为是三处隧道中最长的、情况最复杂(在多条路有分流口、进隧口,隧道有拐弯),预计当晚有望完成清理。京广路有三条隧道,经排查,京广北路隧道中发现四名遇难者,200多辆车,该隧道目前仍在抽水,但经摸排未发现其他遇难者。

目前隧道内的救援仍在继续,澎湃新闻报道,遗体被找到后,公安机关会搜寻遗体身上的身份证明,如果没有身份证明,会通过DNA确定身份,待救援结束进入善后工作,公安机关会一一联系家属。此前被找到的人,已在陆续联系家人,家属也可以去周边殡仪馆了解相关情况。

消失在隧道的少年,家属仍在寻找

7月20日郑州暴雨,有两名14岁男孩在京广路隧道被困,至今失联。

7月24日16时许,《财经》记者联系上其中一名失联男孩许玉昆的姐姐许女士。许女士抽泣着告诉《财经》记者,弟弟在下午刚被找到,“有人给我爸爸打电话,通知我们弟弟找到了”,“人是在隧道里发现的”。此时距离许玉昆失踪,已经过去四天。

许女士介绍,弟弟许玉昆和另一名失联的男生李浩鸣,以及另外两名同学,在7月20日下午相约外出玩耍。这四个男生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好朋友,都是初二年级的学生。这天下午,他们跟往日一样相约外出,没想到会遭遇暴雨。

许女士称,弟弟失联的地点是郑州市中原路、京广路交叉口北段的隧道。7月20日15时左右,李浩鸣骑着电动车载上许玉昆,进入隧道,他们的目的地是李浩鸣的家。另外两名同学,因为有事折返。15点30左右,看到雨势变大,许玉昆的妈妈给儿子打电话,“弟弟说自己在外面,很快挂了电话”。许女士说。

失联前的最后一次通话,是16时42分,许玉昆打电话给同学称,电动车在隧道里被冲走了,随后再打电话过去,便提示无法接通,再后来手机关机。17时左右,两个男孩的同学前往隧道口寻人,但隧道外水深已到膝盖处,无法进入。

得知弟弟失踪后,从小和弟弟感情很好的许女士在7月22日早上赶回郑州。这几天,她和家人除了在网上不断发布寻人信息,也在隧道附近寻找,还前往可能的救助站查看, “我们一直都有家人在隧道口等着”。

7月21日上午,许玉昆的家人前往附近的派出所报案。7月24日下午,许女士和家人又来到派出所询问情况时接到电话,得知孩子被找到了。许女士在跟《财经》记者通话时,一直在啜泣,“他们不是非得从隧道里走,他们怎么就从下面走了”。

但李浩鸣的家人还没有找到他们的孩子。

在郑州大学第五附属医院的太平间,工作人员表示许玉昆的遗体已收到,家属已前来办理死亡证明,随即火化,但李浩鸣没在名单上,工作人员说已经有三拔人来找过这个孩子了,并为难地表示:“孩子的遗体应该是仍未被打捞出来”。同时,工作人员表示,京广隧道所有遇难者的遗体均会送往该院太平间。

京广隧道敲车窗提示逃生的人

7月24日,侯文超前往京广北路隧道南出口附近的一处车辆停放地点,寻找他的汽车,目前还没找到。7月20日,侯文超途径京广路隧道时,遭遇大雨,弃车逃生。隧道里的车辆被拖出来后,分别停放在几个地方,侯文超只好一处处去找车。

“70后”侯文超是北京一家建筑公司河南分公司的负责人,平时在北京、郑州两边跑,经历过2012年的“7·21”北京特大暴雨事件。

7月20日16时左右,侯文超在京广路隧道由北向南行驶,刚穿过陇海路隧道不久,就遇到堵车,当时雨很大,但地面还没有积水。他的车当时停在一个斜坡上,很快路上开始有积水,“还有水从上面往下流”。

17时40分左右,侯文超接了一个电话,不过四五分钟的功夫,路上的积水已漫过轮胎的一半多。“下意识就赶快下车”,他告诉《财经》记者,因之前经历过特大暴雨事件,他知道水位接着上涨后,打不开车门,“车内的人很快就窒息”。

视频/车主侯文超提供

弃车之后,侯文超往前方走,前方翻过护栏就是陇海路的高架桥,那里地势较高相对安全。侯文超一边往前走,一边向沿路的车辆喊,“赶快下来,往前走”。“大部分人都是配合的,有的人不听,我就敲他们的车窗,说‘再不下车,就没命了,逃命要紧’。”

十多分钟后,侯文超走上高架桥上,“回头一看,车都找不到了。”

7月24日,侯文超回到弃车逃生的地方,附近拉起警戒线。他看到,“现场正在恢复,估计很快能抽完水,开始清淤工作”。

车辆如何理赔还不清楚

江浩(化名)这几天来晚上只能睡上一两个小时,闭上眼睛还是“车啊、水啊”。

7月20日,江浩在郑州办事,途径京广北路隧道,由北向南行驶。15时30分左右,车走不动了,“前面堵车”。到16时,路上开始由积水,水流越来越急,到17时30分左右,他和朋友下车查看情况,水已涨到膝盖处,雨势越来越大,“后面有车被冲走了”。江浩和朋友立即下车,向陇海路高架桥方向走去,那里地势稍高,在往坡上走的时候,他还看到拍打车窗的侯文超。十多分钟后,等江浩和朋友走到高架桥上时,再回头看时,他的汽车已经淹没在水中,“看不到车了”。

江浩告诉《财经》记者,7月22日早上,他来到弃车的路段,隧道正在抽水,“我的车已经露出来了。”随后,他的车子被救援车辆拖走,保险公司告诉江浩,车已经报废“没有修理价值”了。

26岁的江浩,在老家周口从事装修,四年前花11万元买了这辆车,父母帮着出了一些钱,还贷了一部分款,两年前刚还还完贷款。现在,江浩担心不知道如何向妻子交待,

当天他的妻子不同意他去郑州办事,“现在车子没了,具体怎么赔保险公司称还需要等几天确定”。这也是江浩在车里等了两个多小时的原因,“不到最后一刻,不想弃车离去。”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