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石油难以“超越石油”,转型谈何容易

作者 | 《财经》特约撰稿人 魏城 发自伦敦     编辑 | 郝洲

2021年08月05日 19:13  

本文3027字,约4分钟

股东的要求和鲁尼最初的转型计划互相冲突,难以调和,但更重要的问题是:英国石油能否彻底重塑自己?

英国石油公司8月3日公布了今年二季度的公司业绩。得益于石油价格的回升,该公司报告了盈利。此后,英国石油表示将增加股息,并宣布了股票回购计划。

英国石油首席执行官伯纳德·鲁尼表示,该公司将在三季度把股息提高4%,提高到每股5.46美分,并回购价值14亿美元的股票。

转型的燃料还要靠石油?

英国石油现在不叫英国石油了,叫BP有限公司(英语:BP plc),BP过去是British Petroleum(即英国石油)的缩写,现在被这家靠传统石油起家的公司解释为“超越石油” (Beyond Petroleum),但为了中国读者阅读的方便,本文还是称呼它为英国石油。

2020年8月,刚刚走马上任半年的鲁尼宣布了英国石油不再使用化石燃料的十年计划,打算从一家专注于生产资源的国际石油公司转变为一家综合性能源公司。

但颇具讽刺性的是,英国石油的转型可能仍然需要从化石燃料销售中获得的利润来驱动。

整整一年前,英国石油宣布,它计划在十年内每年在低碳领域投资约50亿美元,十倍于现今的年度低碳投资数额,以构建低碳技术的一体化业务组合,其中包括可再生能源、生物能源、氢能以及碳捕捉、利用与封存(CCUS)的早期市场地位。在传统能源方面,未来十年,它的石油和天然气日产量计划将至少减少100万桶油当量,相当于在2019年的水平上减少40%。而对于剩余的油气资源,它希望更具有成本韧性和碳韧性。

国际石油基准布伦特原油在 2020 年二季度曾经跌破每桶 20 美元,但如今布伦特原油的交易价格高于每桶 70 美元,略高于新冠疫情前的水平。受到全球经济复苏和能源需求回暖的提振,国际油价在今年二季度上涨了近25%。英国石油预测,全球对石油的需求将在明年下半年达到疫情前的水平,在2030年之前石油价格将一直处于回升状态。英国石油因此也把自己的石油储备的价值提升了30亿美元。

8月3日,英国石油表示,它的基本利润在今年二季度上升到 28 亿美元,超过了约 22 亿美元的预期。该公司已经承诺,只要石油价格高于每桶 60 美元,它将每个季度至少回购 10 亿美元的股票。

英国石油的绝大部分收益仍然依赖于石油和天然气收入,如今石油价格的上涨,让该公司有财力增加海上风能、太阳能和氢能等可再生能源领域的投资,并向股东提供更多现金。

英国石油,至少目前还难以“超越石油”。

“地球上最艰难的任务”

英国《每日电讯报》的首席金融城评论员本·马洛(Ben Marlow)也认为BP难以像该公司所重新解释的那样“超越石油”。马洛指出,鲁尼正在让股东高兴和投资绿色能源两个目标之间走钢丝。马洛把鲁尼的转型目标称之为“地球上最艰难的任务”。

近些年,国际石油巨头面临着各界越来越大的转型压力,因为它们生产的化石燃料,在燃烧之后对气候变化有很大的影响。根据麦肯锡的分析,油气行业直接或间接地占全球温室气体排放的42%。国际能源署今年5月的一份报告则呼吁,如果世界要在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那么从今年起就应停止所有新的石油和天然气勘探和投资。

英国石油过去也曾经试图转型,曾在风力发电场和太阳能技术上投资数十亿美元,但绝大多数投资都以失败告终。鲁尼就任英国石油CEO以来,这个“国际石油七姐妹”之一又开始了新的转型尝试:鲁尼在一年前宣布,英国石油到2050年将转型为一家净排放为零的公司,他许诺在未来十年缩减产量,出售资产并重塑业务,包括重组公司和裁员1万人,以迈向一个低碳未来。

为了转型,鲁尼采取了一系列行动,包括缩减传统能源项目的产能、削减油气勘探活动、加快可再生能源项目团队的建设等,据悉,英国石油的地质学家、工程师和科学家已从几年前的峰值700多人削减到不足100人,石油勘探团队也一度有数百人离开,或者被调去帮助开发新的低碳项目,或者被公司裁员。

鲁尼相信,借助于政府对能源转型的支持和技术的不断进步,他的转型计划将会获得成功。鲁尼进行了一系列重大的人事调整:他聘请了麦肯锡前高管朱利亚·基亚监督英国石油公司战略的发展;他让柯斯蒂·麦科马克领导的一个地质学家和数据处理团队专注于研究和绘制岩石结构图的分析方法,开发碳捕获、利用和储存(CCUS)以及地热能等低碳技术;他让原来负责公司拉美油气业务的费利佩·阿尔贝莱兹领导公司的可再生能源业务;他把经验丰富的石油工程师路易丝·雅各布森·普拉特提升为公司负责CCUS业务的高级副总裁……

鲁尼还从优步、丰田和硅谷挖来了员工,以增进对电动汽车、电力市场和可再生能源的了解,并扩大英国石油在大数据方面的能力。

当时,英国石油的一些高管警告说,该公司可能在不完全了解新领域之前,就匆忙投资新项目,同时放弃长期的盈利来源,这些做法很危险。

鲁尼重振英国石油公司的努力并没有提振其股价,该公司股价在2020年末跌至25年来的最低水平,年内下跌44%,主要是因为人们怀疑该公司是否能够完成转型并实现其目标利润。

新冠疫情则沉重地打击了英国石油和其他国际石油巨头。英国石油2020年亏损57亿美元,是它十年来首次年度亏损,导致亏损的原因,包括疫情导致的能源价格暴跌、数十亿美元的油气资产减记以及需求低迷。

“化石燃料恐龙”想转型?没那么容易

如今,随着英国石油8月3日公布盈利,鲁尼似乎也忘记了他一年前的转型许诺。他现在的说法是:“从我们提出我们的战略到现在已经过去了12个月,世界当然处在一个非常不同寻常的位置。”

鲁尼的最新许诺是:如果油价平均在每桶60美元左右,英国石油预计在2025年之前可以继续以每年约4%的比例增加股息,而且每个季度回购价值10亿美元的股票。

英国《卫报》的金融事务主编尼尔斯·普拉特利(Nils Pratley)谈到鲁尼的这个新许诺,认为如果油价进一步上升,那英国石油能否实现转型就更加令人生疑。

“股东对股息的渴求,仍然比对长期绿色项目的支持更为明显。” 普拉特利在英国石油公布今年二季度业绩之后如此写道。

《每日电讯报》的马洛更进一步,索性呼吁鲁尼抛弃他的绿色能源梦想。

马洛认为,股东的要求和鲁尼最初的转型计划互相冲突,难以调和,但更重要的问题是:英国石油能否彻底重塑自己?

马洛自己给出的答复似乎是否定的。他这样写道:“历史反复告诫我们,在大规模的经济结构性变化中,即使是那些最大的公司也常常无法幸存下来。 经济学家喜欢把这一现象称之为创造性破坏。”

马洛反问:那些曾经建造了旧能源系统、并从中大大获益的石油巨头,如今有什么资格说自己最适合建造全新的能源系统?与过去100年来主导能源供应的那些“化石燃料恐龙”相比,如今存在着数千家新兴公司,他们拥有更令人信服的绿色证书。

马洛写道:“当前的技术变革将是地震式的变革。互联网已经摧毁了传统的商业街。向电动汽车的转型将让一些领先的汽车制造商奄奄一息。人们对卷烟制造商能否在传统烟草消亡后存活也严重存疑。那么,为什么石油巨擘的转型就会有所不同?”

马洛似乎给鲁尼的梦想写了一份不那么吉祥的诊断书。

(作者曾在英国多家知名媒体担任资深记者、编辑。)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