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下行压力和通胀风险并存

《财经》杂志   文/滕泰 张海冰     

2021年17期 2021年08月16日出版  

本文398字,约1分钟

考虑到消费和投资恢复落后于生产,一旦外需回落有可能造成工业生产的迅速回落,在通货膨胀还没有从美国输入中国的情况下,下半年应尽快出台政策扩大内需

从上半年数据看,中国经济已基本恢复到正常运行状态,但增长动力仍弱于疫情前。消费增长刚刚补上去年的“作业”,投资实际可比增速并没有真正恢复到疫情前水平,且可持续性堪忧。工业生产超水平恢复主要靠出口拉动,而出口增速已经出现回落迹象。随着下半年经济下行压力逐步加大,提振内需已经成为下半年乃至明年畅通国内大循环的主要堵点。

由于财政政策空间受负债率和赤字水平限制,阶段性扩大内需任务只能更多地依靠货币政策。然而考虑到美国通货膨胀率仍居高不下,中国PPI已经处于历史高位,明年有输入性和成本推动型通胀风险,货币政策能够发挥作用的时间窗口期并不长。

预计2022年中国经济更艰难,下行压力和通货膨胀风险并存,有可能出现类似“滞胀”的经济运行情况,在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既要稳增长又要控物价的两难背景下,更多的供给侧结构性政策、收入分配改革政策成为必选。

... ...

您看的此篇文章是收费文章
您可以通过以下方式阅读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