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副市长等75名官员受处罚,图文解析本轮新冠疫情问责力度

作者 | 《财经》记者 凌馨 实习生 赵芸巧 孔欣慰 图|《财经》视觉中心 黎立 于宗文   编辑 | 王小

2021年08月23日 19:00  

本文1022字,约1分钟

问责力度总体与各地疫情暴发程度和外溢情况挂钩,南京、扬州市副市长担责。

经过33天后,江苏省于2021年8月22日现“零新增”。这是自7月19日南京禄口机场九名工作人员核酸检测阳性以来,这波疫情中首次无新增新冠肺炎本土病例。

由南京、郑州开始暴发的这一轮疫情,已致全国1295人感染,波及13省(市、区),扬州、张家界、淮安、荆门、烟台等35地受到影响。

此轮疫情中,对官员的追责、问责始自7月31日。最先受到处罚的是郑州市卫健委主任、郑州第六人民医院(下称“郑州六院”)党委书记,此二人被免职。原因是郑州六院发生院内感染,截至8月22日,这一条传播链累计感染166人。

截至8月22日,《财经》记者根据公开数据不完全统计,全国已有75名官员因疫情防控不力等原因受到处罚。 

其中,张家界已有20人被问责,南京19人。疫情在本地出现较大规模传播的扬州,也有16人被问责。这3座城市分列被问责人数前三(详见图1)。

不同地区对官员的问责力度总体与各地疫情暴发程度和外溢情况挂钩。其中,南京市副市长是受到处罚的官员中行政级别最高的,为正厅级,被处以行政记过。

问责力度最强的是东部机场集团,其董事长冯军、总经理徐勇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江苏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两人于8月10日被立案,外界普遍认为与疫情有关;另有两人涉嫌玩忽职守被采取留置措施。

各地问责速度差异较大。同为疫情源头,郑州院感发生隔天即有人被免;南京则在23天后启动,但问责级别高、范围广,包括南京市副市长、卫健委主任在内共19人受到处罚,东部机场董事长、总经理等5人目前仍在接受调查。

从问责人员分布看,除南京东部机场、郑州六院等疫情暴发场所直接责任人外,受到处罚的官员主要有地方分管疫情防控的主要官员。以扬州为例,当地疫情暴发后,出现病例瞒报行程、核酸检测不规范等问题,副市长、市卫健委主任等16人被问责,其中14人系分管疫情防控的地方行政官员。

受到处罚的官员涉及卫健疾控、交通运输、市场监督管理等部门(详见图2)。

总体而言本轮处分力度大,约38%官员遭直接撤职。党纪处分中,最高级别处分(即撤职)占比约41%;行政处分中,最高级别处分(即撤职)占比近57%(详见图3)。

本轮被追责的官员上及正厅局级高级干部,下至基层办事员,县处级和乡科级官员占多数。南京、扬州等疫情较重地区均有厅局级官员受处罚(详见图4)。

(本文著作权归【财经杂志】所有,今日头条已获得信息网络传播权独家授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