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深改委为什么要讨论反垄断议题?

作者 | 《财经》E法 樊瑞   编辑 | 朱弢

2021年09月03日 22:39  

本文3991字,约6分钟

反垄断正式上升到国家顶层战略层面;“充实反垄断监管力量”可能会在近期迎来实质进展。

8月30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下称“中央深改委”)召开第二十一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强化反垄断深入推进公平竞争政策实施的意见》(下称《意见》)。会议表示,强化反垄断、深入推进公平竞争政策实施,是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内在要求。

这是中央深改委第一次专门讨论强化反垄断议题,上一次讨论竞争政策相关议题还是在2016年4月,当时审议通过了《关于建立公平竞争审查制度的意见》。

中央深改委为何在此时审议通过《意见》?释放什么信号?反垄断下一步会有哪些动作?

01 竞争政策已上升为国家战略

习近平在主持中央深改委会议时强调,强化反垄断、深入推进公平竞争政策实施,是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内在要求。要从构建新发展格局、推动高质量发展、促进共同富裕的战略高度出发,促进形成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为各类市场主体特别是中小企业创造广阔的发展空间,更好保护消费者权益。

中国政法大学国际法学院副院长祁欢向《财经》E法指出,中央深改委审议通过《意见》,显示国家站在顶层设计角度考虑,从国家战略层面出发,进一步强化了竞争政策的基础地位,这也是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要求,彰显了国家全面深化改革,完善竞争政策的决心,“在我国,反垄断、反不正当竞争和公平竞争审查制度都属于竞争政策的具体化内容,这次将推进竞争政策上升到国家顶层设计高度,意味着它将在未来发挥更大作用。”祁欢说。

祁欢表示,伴随平台经济的发展,原有的竞争格局被重塑,传统竞争工具的不足开始显现,各国都面临需要修改和完善竞争政策相关立法的局面,整体都呈现强化反垄断监管的态势。作为全球三大反垄断司法辖区之一,中国也在推进《反垄断法》的修订工作。她指出,反垄断不是要遏制大企业的发展,其核心是要在保护创新、保护竞争,“要处理好反垄断和创新的平衡,进而更好保护消费者权益”。

从2020年年底开始,中央一再传递出强化反垄断的信号,2021年更是被定调为反垄断大年,针对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相关规章制度完善、重大案件执法动作不断。

上海交通大学特聘教授、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成员王先林指出,反垄断既是市场经济的内在要求,也是各国的普遍做法。在他看来,无论是在传统行业还是在新兴的互联网及平台经济领域都有可能形成垄断,因而都需要通过反垄断法予以规制。

之所以目前在全球范围内呈现出反垄断不断强化的趋势,并且主要集中在平台经济领域,是因为一些超级平台企业在经营中可能存在诸如侵犯消费者隐私、危害国家安全等社会乃至政治层面的问题。王先林表示,在这样的背景下,强化反垄断特别是加强互联网平台领域的反垄断就有着重要意义,“可以说是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和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内在要求。”

02 为何此时讨论反垄断议题?

近些年来,反垄断和公平竞争政策越来越受到国家的重视,特别是过去的半年里,反垄断、反不正当竞争的相关政策已经密集释放,相关执法也在紧锣密鼓进行,受到了国内外的广泛关注。

那么,为何在此时中央深改委审议通过《意见》?王先林告诉《财经》E法,在现有背景下,强化反垄断、深入推进公平竞争政策实施,需要进一步施行顶层设计,从而解决实践中的一些问题。

王先林指出,一方面,明确反垄断和公平竞争政策在经济社会发展全局中的地位,既表明国家加强监管和强化反垄断的决心和态度,也明确了监管规范和促进发展两手并重的原则,打消不必要的焦虑和误解,以体现维护竞争与激励创新的平衡和协调;另一方面,是为强化反垄断、深入推进公平竞争政策指明方向,做出安排,提供保障。因此,中央深改委审议通过《意见》,充分表明了国家对反垄断和公平竞争政策的重视,必将对中国未来的反垄断、公平竞争政策产生广泛和深远影响。

浙江理工大学法学院院长、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组咨询专家王健对《财经》E法指出,这是中央深改委第一次专门讨论强化反垄断议题,上一次审议竞争政策相关议题还是在五年前,2016年4月,中央深改委审议通过了《关于建立公平竞争审查制度的意见》。可以预见的是,强化反垄断、深入推进公平竞争政策实施将成为中国长期推行的竞争政策,强化反垄断将成为常态化的优先处理事项。

王健分析,数字经济、平台经济、科技创新、信息安全、民生保障等领域将是下一阶段反垄断立法、执法的重点,同时还将重视监管效能建设,实现事前事中事后全链条全领域监管。

03 反垄断与共同富裕有什么关系?

在武汉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周围看来,这次中央深改委会议首次将反垄断与促进共同富裕的目标联系在一起,尤其值得关注。这从另一个侧面表明反垄断已上升到前所未有的国家战略高度。周围指出,在全球经济下行的大背景下,在中国发展市场经济的要求下,打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就显得尤为重要。

按照中央部署,到2050年要基本实现共同富裕。8月17日召开的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十次会议提出“构建初次分配、再分配、三次分配协调配套的基础性制度安排”,共同富裕自此被提上议程。

那么,反垄断对于共同富裕有什么意义?周围表示,共同富裕要通过多次分配才能实现,无论在哪个分配阶段,都需要分配主体的共同参与。而完善的竞争政策可以为各类市场主体提供公平参与竞争、获取交易机会的可能。此外,反垄断等竞争政策能够真正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显著提高初次分配的质量。他指出,高质量的初次分配会减少处理效率和公平关系时的阻碍,进而为再分配和三次分配奠定良好的基础。

中央深改委会议还强调,要统筹发展和安全、效率和公平、活力和秩序、国内和国际,坚持监管规范和促进发展两手并重、两手都要硬,明确规则,划出底线,设置好“红绿灯”,引导督促企业服从党的领导,服从和服务于经济社会发展大局,鼓励支持企业在促进科技进步、繁荣市场经济、便利人民生活、参与国际竞争中发挥积极作用。

值得关注的是,近期腾讯和阿里先后就共同富裕表态。

腾讯于8月18日宣布增加500亿元资金,启动“共同富裕专项计划”。这是腾讯继投入500亿元启动“可持续社会价值创新”战略后的重大动作。这意味着腾讯在四个月内规划了多达1000亿元,投入相关的社会发展领域。9月2日,阿里宣布启动“助力共同富裕十大行动”,将在2025年前累计投入1000亿元助力共同富裕。为促进行动落地,阿里将成立一个专门的常设机构。

此前不久的4月和7月,这两家互联网企业分别因“二选一”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和经营者集中问题,受到市场监管总局的反垄断处罚。

04 反垄断机构改革方案正在酝酿

中央深改委会议总结了近期的反垄断成果,“防止资本无序扩张初见成效,市场公平竞争秩序稳步向好”。

2021年以来,反垄断相关领域屡屡爆出重大案件。

4月10日,市场监管总局对阿里作出行政处罚,责令其停止“二选一”等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并对其处以182.28亿元罚款。4月26日,市场监管总局对美团实施“二选一”等涉嫌垄断行为立案调查。

7月24日,市场监管总局责令腾讯解除网络音乐独家版权,这是第一起针对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采取必要措施恢复市场竞争状态的案件。

王健对《财经》E法表示,平台企业反垄断监管初见成效,但仍需进一步强化。他指出,相关制度仍需要完善和完善。比如,这次中央深改委会议强调,要加快健全市场准入制度、公平竞争审查机制、数字经济公平竞争监管制度、预防和制止滥用行政权力排除限制竞争制度等。此外,竞争倡导将是实现公平竞争的重要路径,王健还建议加快建立立体化、全链条、全领域的反垄断监管体系。

充实反垄断监管力量,已经是箭在弦上。此前,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九次会议上提到要“充实反垄断监管力量,增强监管权威性”。

7月底,市场监管总局网站发布了一则《2021年反垄断骨干人才培训班开班》的消息。消息称,7月26日上午,2021年反垄断骨干人才培训班举行开班仪式,市场监管总局副局长甘霖、中国政法大学校长马怀德出席。

甘霖在动员讲话中称,本次培训是市场监管总局成立以来首次举办规格高、周期长、覆盖广、针对性强的反垄断集中培训,要求参加培训的学员通过四周的集中培训,提升做好反垄断工作的本领能力。

该培训班由市场监管总局主办,来自全国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市场监管部门、国家发改委、最高法、公安部、中央网信办、国家统计局、国家知识产权局、证监会、银保监会、人民银行等共80余人参加此次培训。

反垄断局局长吴振国出席了8月19日在中国政法大学举行的结业仪式,他在会上指出,本次培训体现了总局对反垄断工作和反垄断人才培养的重视。吴振国要求培训人员要立足全局,深刻把握反垄断面临的新形势新任务,还要学以致用,全力推动反垄断工作再上新台阶,将学习转化为工作成果,“奋力开创反垄断工作新局面”。

相关知情人士透露,基本上每个省份都派出一名代表参加这次培训,“这个培训班的规格史无前例的高,一个月封闭学习的主要目的是让这些反垄断骨干提高认知、加强执法能力和水平”。

除了进行培训,“充实反垄断监管力量”或许会在近期迎来实质进展。

2018年的机构改革后,国家层面的反垄断执法职能集中到了市场监管总局,而反垄断局目前只有不到50人的编制,相较于欧盟和美国的反垄断执法机构均超过千人的规模,力量明显不足。上述知情人士透露,决策层正在考虑设立级别更高的反垄断执法机关,“除了机构升级,还会相应增加反垄断的人员编制”。他还表示,反垄断机构改革方案可能会在近期公布。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