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钱买自律”成为消费新趋势,青岛付费自习室遍地开花

作者 | 马铭徽    编辑 | 金文丰

2021年09月07日 17:02  

本文2698字,约4分钟

付费自习室的兴起,体现了人们对学习和学习环境的强烈需求,也体现出公共图书馆在学习空间上的资源不足问题。

“虽然这种自习室是付费的,但是环境相对独立,氛围很好,也能学得进去。”在青岛农业大学附近的一家付费自习室里,已经工作两年准备考研的王晓燕正在认真复习。一排排独立的格子间,安静却又稍显紧张的学习氛围,成为每一家付费自习室的标配。

付费自习室源于日韩。在韩剧《请回答1988》中,反复出现一间“不睡觉自习室”,一张桌子、一盏台灯、两边竖起的挡板就构成了一个沉浸式学习空间,主人公成德善、成善宇均是该自习室的“常客”。

随着社会经济发展和学习需求的增加,近年来,付费自习室作为一种新型的学习场所在各地兴起。2019年,付费自习室相关话题频上热搜,这一年也因此被称为“付费自习室元年”。

作为新一线城市的青岛,每年都会有大量应届毕业生选择留青就业。面对严峻的就业形势和就业压力,考研、考证的人群在不断增加,付费自习室也火遍青岛各区市。付费自习室的兴起,体现了人们对学习和学习环境的强烈需求,也体现出公共图书馆在学习空间上的资源不足。

公共图书馆“一座难求”

“每到周六周天,公共图书馆压根儿就抢不到位置。”王晓燕说,“靠抢是不可能抢到位置的,只能排队。”作为打工一族的考研党,王晓燕曾经为了周末公共图书馆的复习位置而苦恼,起得稍微晚点,就面临着图书馆外面的排队长龙。眼看着进入图书馆遥遥无期,要么等,要么走,成为了很多人面临的两个选择。“以前还能想办法去大学的图书馆学习,但是因为疫情的原因,大学也进不去了。去哪里自习成为了难题。”王晓燕表示。

图书馆“一座难求”的问题不仅困扰着要考研复习的白领们,也困扰着高校学生。“选择去图书馆学习,一方面是因为图书馆有大量的资料可以查阅,很方便,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图书馆的学习氛围浓厚,更适合自习。但由于图书馆的座位有限,平时他也只能去普通教室学习。”现就读于青岛农业大学的大四学生刘越表示,“教室也不是一直空着的,经常会有老师同学过来上课,这时候我们就要重新找别的教室。好不容易沉下的心又浮起来了。”

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共有3196座公共图书馆,平均每43.8万人共用一座图书馆,低于美国、瑞士等欧美国家,且公共图书馆暂不提供24小时开放服务。高校图书馆、自习室等也频现“一座难求”现象,且通常不对校外人员开放。同时,疫情防控进入常态化,全国公共图书馆采取限流等防控措施,原本稀缺的公共资源变得更加紧张。

付费自习室用户结构多元化

公共图书馆的“一座难求”,很快催生了付费自习室的兴起。

早在20世纪80年代,按时间收费的自习室就在日本和韩国流行开来。在韩国,由于大多数家庭都不止一个孩子,家里没有足够空间进行学习,因此付费自习室很受欢迎。而日本由于公共图书馆关门时间较早,社会上缺失公益性质的学习空间,因此自习室也较受需要考证的上班族的欢迎。

在中国,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家付费自习室是在广州起家的“去K书”。2014年11月,“去K书”在广州开设了第一家自习室。截至2020年6月,“去K书”在广州、南宁、西安、天津、太原等多个城市开设分店,是目前付费自习室行业内的龙头。

将付费自习室开成连锁的,不止“去K书”一家。在青岛,小拾光共享自习室在付费自习室领域拥有一席之地。从2020年3月开始,小拾光共享自习室一店在青岛农业大学附近开始营业,安静整洁的环境,WIFI、空调具备,同时还有免费的咖啡和打印机提供,让这家24小时营业的共享自习室受到了好评。小拾光共享自习室此后快马加鞭,紧抓时机在青岛农业大学附近开启了第二家店,同时也在城阳家佳源商圈开了两家分店。现如今,小拾光共享自习室在即墨、胶州和台东均有分店。

当下,付费自习室犹如雨后春笋般纷纷出现在青岛各个区市。美团显示,青岛的付费自习室主要集中在高校和商圈附近。青岛理工大学、青岛科技大学等高校附近付费自习室和考研基地较多,李村乐客城、市北CBD、崂山丽达等商圈的付费自习室比较集中,受到周边白领一族的欢迎。“我现在常去的付费自习室就在我单位附近,”王晓燕说,“付费自习室24小时营业,我可以根据我的时间安排复习时间,真的很方便。”

付费自习室的兴起与推广,使得人们对付费自习室的接受程度逐渐增强,付费自习也从当初针对于学生、白领等群体演变为各种用途、各种需求的用户群体。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付费自习室的用户多为社会普通职员和学生,占比分别为35.2%和30.5%。其中,非学生用户中,19.4%的用户所在行业是互联网、电商、IT、通信行业。从付费自习室消费目的看,有48.6%的用户到付费自习室是做求职准备,45.1%是为了日常学习或工作。

付费自习室也由此成为了周末人们打卡充电的最新去处。

“花钱买自律”成为消费新时尚

“图书馆抢不到座位,家里不适合学习,咖啡馆环境又太过嘈杂。”这是很多选择付费自习室人群的心声。

在付费自习室学习的考研一族李晓表示,“选择付费自习室最大的原因是自己不够自律,家里的环境太舒适了,很难认真投入学习中去。”

对于阔别校园已久的白领一族,一方面他们要面对严峻的就业形势和就业压力,另一方面也面临着较难重回高效学习的状态。而付费自习室沉浸式学习的学习方式和学习氛围正好满足了白领一族的需求。

王晓燕说:“付费自习室有助于改变自己不够自律的习惯,但是既然花钱了就要合理规划自己的课程和时间,让钱花得更有价值。”同时,王晓燕也认为付费自习室可以和同学们进行交流和沟通,在学习资料上也可以做到共享。

“花钱买自律”已经成为了新的消费流行趋势。根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与2020年上半年相比,2021年上半年选择付费自习室的用户付费水平有所提高,消费支出在101-500元之间的用户占比从2020年第一季度的32.9%上升至2021年第一季度的49.23%。

一杯咖啡的价钱就可以在付费自习室里学习一天。目前,付费自习室的消费方式虽然以集中按时间付费为主,散客较多,但未来随着付费自习室的接受度提升,长期付费用户数量还有较大增长空间。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