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刘胜军怼任泽平谈师爷的职业素养

作者 | 《财经》新媒体主笔 十年砍柴    编辑 | 蒋诗舟

2021年09月08日 13:19  

本文2856字,约4分钟

一般说来,在同一个圈子吃饭的人哪怕彼此内心颇不以为然,但很少公开批评,“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中国社会的人情世故使然。可最近“网红经济学家”刘胜军打破了这一“潜规则”,猛烈地批评了另一位“网红经济学家”任泽平,被媒体用“手撕”“炮轰”等火药味十足的词形容之。

任泽平曾被许家印聘请为恒大集团首席经济学家(副总裁级)兼恒大经济研究院院长(2021年3月离职),年薪1500万元。刘胜军认为,像许家印这样大胆的企业家,缺的不是胆量,而是理性。而任泽平最大的特点就是“煽情”“忽悠”“见风就是雨”。干柴遇到烈火,结果可想而知。我理解这段话的意思是许老板花重金请了个给自己“挖坑”的高参。

过去的几年,恒大的经营确实出现了大问题,任泽平也一贯对房地产市场“唱多”。但中国的房地产在突飞猛进二十多年后,遇到了调整期,这应该主要是市场规律和宏观政策在起作用。任泽平的言论究竟对恒大的经营决策产生何种影响,外人难以给一个定论,只能猜测。但有一点大概是可以肯定的,恒大给任泽平的高薪,似乎没起什么正效应。或许,也可以理解为是许老板效仿燕王“千金市骨”的公关行为。

由刘胜军怼任泽平,倒可以引出两个有意思的话题:经济学家一旦受聘于某企业后,他的公开言论还有多少独立和客观的价值?作为企业或者地方政府的智囊、高参,经济学家应具备何种职业素养?

经济学家公开就宏观经济或微观经济提出自己的看法,价值在于其站在中立、客观的立场上表达。其观点当然也会引来争议和批评,但不管怎样一定要是自己基于对经济形势进行观察、分析后发自内心的真实意见。而他一旦受聘于某个大企业,他对这家企业所在的行业发表意见,公众怎么去分辨哪些是他独立的学术观点,哪些是为东家利益而作的言论铺垫?

以任泽平为例,他就职于恒大期间,诸多对房地产的言论,我并未视为是一个经济学家的言论,而看作是恒大的高级PR在说话。时过境迁,今日在刘胜军看来,这位曾经的恒大高参,是在“逢君之恶”,说老板喜欢听的话来忽悠东家。

任泽平在恒大集团担当的角色,现在叫“智囊”“参谋”,或相当古代的“幕宾”或“幕友”,俗称“师爷”。师爷非官非吏,无品无位,只是受聘于幕主官员的佐治人。古代中国是农业社会,工商业经济不发达,没有现在这种富可敌国的超大型企业,请师爷多为治理一方的官员,但买卖做到胡雪岩那样的地步,也会请幕友做参谋。

古代县、州、府、省主官或其他官员的师爷,并不是国家在编官吏,而是官员以私人身份聘请,给其开的薪酬也来自自个的腰包,师爷只为东家个人负责,二者关系大致相当于东家购买幕友的智力服务。师爷为老爷提供的服务,一方面是帮助完成钱粮(收税征粮)、刑名(治安和司法)这两大朝廷对地方主官的KPI,另一方面则是为老爷提供政局、民情等方面的分析与咨询,避免政治风险。《红楼梦》中门子递给贾雨村的“护官符”应该是师爷之类的人物总结出来的。

今天市场瞬息万变,有着各种若隐若现的机遇和风险。企业做大了,确实需要聘请一些水平高的专家作为时政、宏观经济、产业政策、公共关系等方面的高级参谋。这样的专家需要什么样的职业素养?或许古代对师爷的要求可作为参考。

清代著名的师爷、浙江萧山籍的汪辉祖写过一本堪称“师爷职业手册”的专著《佐治药言》。他在书中开篇便阐述师爷最重要的职业道德是“尽心”。汪氏曰:

“士人不得以身出治,而佐人为治,势非得已。然岁修所入,实分官俸,亦在官之禄也。食而谋之不忠,天岂有以福之。故佐治以尽心为本。心尽于事必竭所知所能,权宜重轻,顾此虑彼,挽救其已著,消弭于未然,如后之检更、省事、息讼、求生、体察俗情、随几杜弊诸条皆是也。首揭尽心二字,乃此书之大纲,吾道之实济。”

这段话的意思是说,士人没机会做官,不得不通过帮助官员治理来谋生。每年的薪酬,都是从所服务的官员那里得来的,也可看作间接地领官员俸禄,如果为东家筹谋不忠诚,老天岂能降福于他?........因此辅佐官员治理要尽心为本,每件事上竭尽自己的智慧和能力,权衡轻重,从多方面考虑周全。危机发生时想办法挽救,隐患存在时想办法消弭。尽心二字,是这本书的大纲,是我们这个行业最实在的指导方针。

于“尽心”之后,汪氏接着就论述“尽言”的重要性:

“尽心云者,非构主人之意而左右之也。凡居官者,其至亲骨肉未必尽明事理,而从仆胥吏类皆颐指气使,无论利害所关,若辈不能进言,即有效忠者,或能言之,而人微言轻,必不能劝其倾听。甚且逢彼之怒,谴责随之,惟幕友居宾师之分,其事之委折既了然于心、复礼与相抗,可以剀切陈词,能辨论明确,自有导源回澜之力。”

这段话主要强调师爷对东家老爷要敢于说忠谏之言,提醒、阻止其犯错误。所谓尽心,并不是要揣摩主人的心思而左右逢迎。大凡做官的人,其至亲骨肉未必懂得事理,身边的仆人和胥吏往往颐指气使,仗势欺人,无论利害相关,这些人难以进言。即使有忠心的身边人敢提不同意见,因为人微言轻,老爷听不进去,甚至碰上老爷发脾气,对提意见的谴责惩罚。只有师爷和东家是主人和幕友的关系,可以剀切陈词,与之辩论,有能力纠正其错误。

对于师爷要如何提升自己的业务能力,汪氏在这本书里也有论述,如“读律”“读书”,但置于“尽心”“尽言”之后。在汪氏看来,师爷的职业道德远比业务水平重要。如果东家老爷刚愎而颟顸,不听师爷的规劝呢?《佐治药言》专门有一段论“不合则去”。——遇到这样的老板,听不进不同意见,那就趁早离开。

我认为今天企业家聘请做参谋的经济学家,其所要具备的职业素养,和古代的师爷没什么大的区别,最重要的仍然是“尽心”和“尽言”——为了东家的利益要敢于说真话,不怕得罪老板。如果一味迎合老板,老板瞌睡你送上枕头,老板头脑发热你火上浇油而不是泼冷水,那么这样的智囊或高参和哄老板高兴、陪着老板享乐的篾片(清客)有什么区别?

汪辉祖将其著作起名《佐治药言》,即有“良药苦口”“忠言逆耳”之意。这样的道理不仅仅适用于古代官场的师爷之于老爷,也适用于今天的企业智囊之于老板。

财经号所发布文章之版权属作者本人或相关权利人所有,文章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财经》立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最新评论
  • 徐波
    1周前
    任泽平的水平还不如我,我19年底都看出来恒大要出大问题了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