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服刑的前官员为何被举报诈骗2亿元?

作者 | 《财经》E法 张剑   编辑 | 鲁伟

2021年09月08日 19:54  

本文3632字,约5分钟

福建泉州发改委原副主任黄朝阳因犯受贿罪、寻衅滋事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正在服刑的他正面临涉嫌诈骗近2亿元的举报。

福建省泉州市发改委原副主任黄朝阳早已下狱,但针对他的举报仍未结束。和昌(福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和昌公司”)数月前曾向福建厦门警方报案,控告黄朝阳此前涉嫌诈骗该公司近2亿元。

和昌公司是著名华侨吴庆星的家族产业之一。除了这家公司,吴庆星以家族成立的港企和昌实业为基础,成立仰恩基金会。1987年,吴庆星又以仰恩基金会为基础,在泉州创办仰恩大学及附属学校,仰恩大学是全国第一所具有颁发本科学历证书和授予学士学位资格的私立大学。

因构成受贿罪、寻衅滋事罪,2019年5月,黄朝阳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黄朝阳的受贿金额不值一提,仅25万元,但这位正处级官员被认定构成寻衅滋事罪,这在落马官员中并不常见。

一位正在服刑的前官员,仍被举报涉嫌诈骗,背后到底有何隐情?

01 官员提前退休后获刑

黄朝阳目前在监狱服刑。简历显示,黄朝阳1966年10月出生,泉州南安市人。2011年7月,黄朝阳由泉州市政府副秘书长转任惠安县委副书记;2012年7月,黄朝阳出任泉州发改委副主任;2013年5月,黄朝阳任泉州发改委调研员、副主任;2013年6月,47岁的黄朝阳提前退休。

在此之前的2018年3月15日,泉州市监察委员会将中央巡视组交办、福建省纪委督办的黄朝阳涉黑涉恶违法犯罪问题线索移送泉州市公安局办理。同年5月22日,泉州市公安局以黄朝阳涉嫌寻衅滋事罪立案侦查。1个月后,黄朝阳主动到泉州市公安局投案。

同年8月10日,泉州市监察委员会决定对黄朝阳涉嫌职务违法犯罪问题进行调查,并于8月13日对黄朝阳采取留置措施。

经查,黄朝阳违反廉洁纪律,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金;违规从事营利性活动;利用职务便利,收受他人钱款,涉嫌受贿犯罪。此外,黄朝阳还违反了其他法律法规。

黄朝阳所涉的受贿罪,包括两个事实。

其一是,2008年春节期间的一天,黄朝阳利用担任泉州市城东片区开发建设指挥部常务副总指挥的职务便利,在泉州市富山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办公楼,收受该公司法定代表人陈某送的20万元,为该公司承建的西福安置房项目回购款拨付等方面提供帮助。

其二是,2008年的一天,黄朝阳利用担任前述职务便利,在其办公室收受泉州市森屿园林绿化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黄某送的5万元,为该公司在承建城东片区绿化工程、工程款拨付等方面提供帮助。

2019年5月10日,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认定黄朝阳构成受贿罪、寻衅滋事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四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六年。黄朝阳在一审后提出上诉。2019年12月21日,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驳回黄朝阳的上诉,维持原判。

司法材料显示,黄朝阳寻衅滋事案的受害人是林惠和吴丽冰。

02 介入房地产开发项目

黄朝阳与和昌公司的矛盾源于一个地产项目。

2011年,顺联房地产(武汉)开发有限公司(下称“顺联公司”)、和昌公司和哈尔滨工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哈工大集团”)签署合作协议,约定顺联公司与和昌公司共同开发泉州市内一处地产项目。哈工大集团负责监督,保证上述双方对协议各项条款的执行。

代表和昌公司签约的是林惠,代表顺联公司签约的是其董事长潘伟民,代表哈工大集团签约的是其负责人张大成。

合作协议约定,和昌公司以项目所在土地评估价格作为项目股份,顺联公司投入建设资金进行项目开发建设。协议约定,顺联公司不得以和昌公司的名义及资产对外作抵押和担保。但和昌公司方面不知道的是,潘伟民在合作协议签订后,即邀请黄朝阳一起经营这一地产项目。当时,黄朝阳还是一名在职官员。协议签订后,潘伟民成为和昌公司法定代表人。

上述地产项目开始三年后,各类问题接踵而来。2014年,在泉州工商部门的一次检查中,林惠、吴丽冰得知,一家名为和昌公司泉州分公司的企业也在运营中。她们经过查询发现,这家分公司在注册中使用了和昌公司的公章,蹊跷的是,公章一直是由吴丽冰保管的。

很快,一个个讨债者找上和昌公司,这些债务有一个共同特点,由潘伟民或黄朝阳为借款人,和昌公司作为担保人,借款总金额达数亿元。

7月21日,吴丽冰告诉《财经》记者,当这些债务出现时,她才第一次听说黄朝阳这个名字。林惠找到潘伟民询问才得知,黄朝阳是他找来的,而相关债务确实是他们借的。对此,林惠、吴丽冰提出,此前的合作协议明确约定,不能以和昌公司资产对外担保。潘伟民承认,他自刻制了多枚可以由他自由支配使用的和昌公司公章。双方多次进行交涉,但最终不欢而散。2014年8月,和昌公司与潘伟民的合作宣告结束,但数亿元债务问题悬而未决。

司法材料显示,由于和昌公司制止潘伟民、黄朝阳在外借债,激怒黄朝阳。

03 因何构成寻衅滋事罪?

吴庆星的女儿、和昌公司法定代表人吴丽冰多年居住在境外,6年前她与母亲遭遇黄朝阳的暴力威胁。

司法材料显示,2015年8月20日晚,吴丽冰在厦门高崎机场下飞机,刚走出候机楼,一群男子便截住她,不由分说把她往旁边拽。吴丽冰在旅途中刚刚结识的两名朋友见状马上报警,警方制止了这群男子的行为,吴丽冰方得以脱身。

不过,这群男子没有就此罢休,而是继续驾车尾随。吴丽冰随后换乘其他车辆才安全脱身。但她的司机独自驾车又被这群男子拦截,连车带人一起被挟持到附近的泉州南安市,在被扣留近2个小时后才被释放。吴丽冰返回泉州后获悉,带队拦截她的人正是黄朝阳。

第二天,黄朝阳再次带人找到吴丽冰的母亲林惠,声称要与她“谈判”,并守住她的门口,不让她离开。好在林惠所在房屋周边是水路,当天晚上,接到求助电话的多名学校员工从水路划着一艘简易船,悄悄进入屋内,趁着夜色将已年过七旬的林惠接走。

2015年9月10日,林惠从北京返回泉州,获知消息的黄朝阳纠集了20余人,提前购买木棍、白手套等工具,兵分两路乘坐六部车辆,一路在厦门盯梢,一路在泉州市的洛江高速出口蹲守。但当天,林惠和随行人员留在厦门,黄朝阳的第一次布置失败。

2015年9月11日,经过提前踩点,黄朝阳组织十余人将林惠和随行人员乘坐的商务车车队截停,随即冲上前开始打砸车辆,前后持续了十多分钟,一度引起了交通堵塞。《财经》记者获得的现场图片显示,车队中一辆商务车的玻璃全部被砸烂。司法材料记载,车队中的一名随行员工受伤,后经鉴定为轻微伤。

04 2亿元借款悬而未决

上述一系列事件之后,林惠、吴丽冰开始举报黄朝阳。

她们认为,对黄朝阳的刑事判决并未涉及他参与“掏空”和昌公司的事实。她们之所以向厦门警方控告黄朝阳,是因为黄主导了一笔向厦门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下称“厦门国际信托”)的借款,并将债务转给了和昌公司。

司法材料显示,2012年12月27日,泉州市际洲建设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泉州际洲”)与厦门国际信托签订一份借款合同,借款金额2亿元,期限24个月。合同约定,这笔资金将用于泉州际洲承接的泉州南迎宾大道拓改建工程BT项目的建设。未经厦门国际信托同意,泉州际洲不得改变借款用途。

不过,银行转账记录显示,2013年1月-2014年2月,泉州际洲分13笔将这2亿元中的1.88亿元转至11个不同公司的账户,资金用途大多为“其他材料款”。

2015年2月11日,一份落款为和昌公司的承诺确认书记载,和昌公司为泉州际洲的上述借款提供抵押担保。此后,和昌公司向泉州际洲借款6888.8万元,截至2015年1月31日,和昌公司尚欠泉州际洲443万余元的利息。由于还款期限届满,厦门国际信托要求泉州际洲还款,和昌公司承担担保义务。和昌公司与泉州际洲确定的还款计划,由前者承担尚未偿还的总计1.92亿元。这份承诺书加盖有和昌公司公章,落款处的和昌公司法人代表签章一栏为空白,和昌公司全体股东签字一栏签字的是黄朝阳。

上述确认书还显示,和昌公司确认前述11家收款公司账户是由其指定的。

对此,吴丽冰告诉《财经》记者,2015年2月11日,黄朝阳已经退休,他从来都不是和昌公司的股东,由于他的官员身份,他也不可能成为股东。不清楚为何黄朝阳会在确认书上代表全体股东签字。吴丽冰还表示,和昌公司从来没有和泉州际洲有过资金往来。

“2亿元的借款究竟流向何处值得深究。黄朝阳的上述行为有明显的诈骗嫌疑。”吴丽冰表示。

由于黄朝阳在监狱服刑,《财经》记者无法向其求证相关情况。另据《财经》记者了解,潘伟民已于2020年10月去世。

近年来,由黄朝阳、潘伟民借借贷形成的债务诉讼渐次出现,作为担保方的和昌公司无一例外被列为共同被告。在已有的诉讼中,和昌公司全部败诉,这意味着,该公司需要承担相应债务责任。因此,林惠和吴丽冰开始控告黄朝阳涉嫌诈骗,并将之作为应对困局的措施之一。

7月21日,吴丽冰对《财经》记者表示,查明黄朝阳在厦门国际信托借款中的动机和当初到账资金的实际去向,对于厘清其他债务案件的真实情况,将起到重要作用。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