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节扎推,山东晋位“摇滚之乡”

作者 | 高艺璇    编辑 | 金文丰

2021年09月13日 10:16  

本文2410字,约3分钟

除了音乐节品牌的自身扩张,地方政府、文旅集团、品牌商家也纷纷入局,加入“造节”运动。

“早就计划好了中秋期间去青岛凤凰音乐节看新裤子乐队,没想到突然给取消了。”资深音乐节追随者晓宇言语间有些遗憾。

自2018以来,为了参加音乐节,她共去过十几个不同城市,各种开销约为6万余元。

晓宇从小一直是班里的尖子生,老师和家长的器重,让她更要严格要求自己,但她时常感觉自己的“叛逆”无处发泄,直到她接触到了新裤子乐队。“从那一刻,我觉得找到了释放自己的出口,摇滚万岁。”她说。

根据音乐财经统计,2020年疫情复苏过后,仅三个季度,山东省各地举办音乐节的数量就稳坐全国第一,大办音乐节的势头在2021年丝毫不减。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山东已经官宣的音乐节有18个之多,山东也因此有了“摇滚之乡”的称号。

音乐节的举办不仅为投资方带来利润,同时为当地带来旅游收入。市场的火爆反馈,使其成为音乐厂牌、各地政府、商业品牌的必争之地。但其在快速扩张的同时,还应注重长远发展。

音乐节渐火驱使票价上涨

在青岛北站下车,搭乘地铁到出发点,转大巴出城,再拼车到即墨音乐节,这一趟路程,花费了小隋一整天。近年来,长途跋涉参加音乐节仿佛成了年轻一代热爱音乐,追逐青春的标志。大麦网发布的报告显示,2021年仅在“五一”期间,全国一共举办56场音乐节演出,比2019年同期提升了37%,票房收入增加252%,观众人次增加173%。

2021年,草莓、迷笛、麦田等音乐节纷纷落地山东,野孩子、许巍、Joyside等一众摇滚老炮轮番登台,着实让乐迷“过了个年”。财力、政策、市场,山东举办音乐节在北方城市中有良好的优势。除了老牌音乐节的落地,更多本土品牌也纷纷在出现,例如青岛凤凰音乐节、潍坊国朝青柠艋音乐节、临沂沂蒙花开音乐节,为山东提供了更常态化、更接近大众的音乐消费场景。

越来越多的音乐节,代表其由小众走向大众,面向更为广泛的人群,也同时加速了音乐节的商业化进程。从购票到出行,从食宿到应援,由音乐节串联起的产业消费链条,给予资本巨大的想象空间。但市场的红利追逐,也意味着竞争激烈:表演者费用水涨船高、主办方想方设法做出特色,从而导致了成本增加。而且,受邀演出人员也不再局限于摇滚、民谣,更有大量说唱歌手和主流艺人的加入。

从票价来看,山东音乐节票价普遍在单日均价300元左右,以目前能查到的音乐节售价为例,东营草莓音乐节预售票360元,双人票650元;济南耳立音乐节单人票238元,双人票448元;即墨麦田音乐节预售票358元,双人票678元……但音乐节的票价也与演出阵容相关,例如2020年青岛凤凰音乐节上邀请到更多流行歌手,包括李宇春、李荣浩、黄明昊等,现场票为628元,远比其他音乐节贵得多。

但水涨船高的票价也并未劝退年轻人们的热情,因为音乐节门票价格与动辄上千的演唱会门票相比,仍低了了不少,符合大多年轻人的消费水平。一位薛之谦的歌迷表示:“即墨麦田音乐节300多元一张票就能看到薛之谦,而平时他的演唱会比这贵得多。谁会放着三四百块的音乐节不去,选择购买花费上千的演唱会门票呢?”但也有乐迷表示:“音乐节请到主流歌手推动了票价上涨,很多都是来追星的,让我们这些真乐迷付不起音乐节门票了。”

此外,加上疫情影响,用户积压已久的消费需求得以释放。2021年即墨麦田音乐节在5月19日开票之际,4.6万张门票两分钟之内售罄,创下了麦田音乐节创办以来以及上半年国内各大型音乐节的抢票纪录。

城市经济转型升级新需求

从全国来看,浙江舟山的东海音乐节、杭州的氧气音乐节和云南的五百里音乐节等,都是典型的文旅融合业态,在城市营销上形成了正面的案例。作为农业工业大省的山东,也看到了音乐节在拉动内需、促进消费的独特优势。

以青岛为例,往年,青岛的旅游旺季主要集中在夏季,主打“海滩+啤酒节”的模式吸引游客。而青岛本地品牌凤凰音乐节抓住机会,把举办音乐节时间选择在已经入秋的国庆前后,力求在十一小长假的基础上吸引更多的游客。在过去两年的青岛凤凰音乐节上,现场售卖的卫衣、手环等音乐节周边均受到乐迷青睐,西海岸新区吃喝住行等相关产业也迎来了“小高峰”。

近年来一个明显的趋势是,在大城市之外,二三线城市成为音乐节的主力。在山东地区,以济南、青岛为核心,音乐节也逐渐向周边城市辐射,淄博麦田音乐节、滨州迷笛音乐节、东营草莓音乐节等纷纷落地。

于非传统旅游目的地城市而言,音乐节是增加客流的一特色旅游产品。例如,与青岛市区相比,即墨区在文旅领域还有不小差距,必须找准一个切入点,实现对城市的宣传推介和营销,这个切入点就是音乐节。早在2020年2月份,即墨区政府发布了《青岛市即墨区人民政府关于发展文化产业的扶持意见》,致力打造音乐文化产业发展聚集区,构建音乐文化全产业链条。以至于提到即墨,便令人联想到音乐节大户区,在不断登录热搜话题榜的同时,也无形中完成了一次对即墨形象的大型广告推荐。

然而,有些城市大费周折举办的音乐节收效甚微,较差的体验感,成为了很多消费者无法认同城市文化的根本。除了面临着同质化问题,不少音乐节在场地、餐饮、交通、安保、环卫等环节出现问题,当弊端逐渐浮出水面,消费者的耐心正在下降。

“去趟即墨必须要自驾游,周围什么都没有,结束打不到车,买一瓶水15元,厕所排一个小时也进不去……除了现场氛围好,其他体验都太差了。”类似的吐槽越来越多的出现在音乐节上,导致一些音乐节丧失发展的口碑。

音乐节的表演会结束,但城市文旅发展不会因此停下。从长期来看,举办音乐节的热潮会从现在盲目放大化的热情阶段走向理性,毕竟,不是所有的城市都适合办音乐节。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