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的货币政策公正吗?

《财经》杂志   文 / 沈联涛     

2021年19期 2021年09月13日出版  

本文671字,约1分钟

由低利率扭曲的全球失衡最终会产生道德成本,因为所造成的负面影响不会 危及那1%的人,而是由穷人和地球承受下来。央行行长们不用担心失业,因 为华尔街有的是工作机会

近期,众多央行行长参加了杰克逊霍尔全球央行年会,讨论“不平衡经济中的宏观经济政策”。在全球和美国经济受困于失衡之际,所有人都焦急地期待金融资本主义领域的领袖人物杰罗姆·鲍威尔,会对美联储货币政策发表何种看法。“资本主义”这个词汇源于拉丁语中的“capo”,意为“首领”。

鲍威尔表示,美联储可能会在今年晚些时候开始减少每个月的购债规模,但不会急于开始加息。话音刚落,美股标普和纳指就创了新高,大宗商品价格也集体大涨,全球风险资产又欢乐起来。

央行的掌舵人们,身上都透着如同“红衣主教”的光环,因为他们以创造中央银行储备的方式,隐秘地操控着货币。看看他们所掌管的资产负债表,就知道央行行长有多重要。近25年来,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规模约占GDP的6%。在2008年,这个数字翻了一番以上,达到GDP的15%,到2021年6月底再次翻番,达到GDP的34.6%。日本银行的资产负债表占GDP的132%,位居榜首,而中国人民银行的这一比例为33.9%,欧洲中央银行达60.6%。仅上述四家央行的资产规模就达30.1万亿美元,占世界GDP的35.5%(数据引自yardeni.com)。其中,美联储、日本银行和欧洲央行,将其资产负债表翻了六倍——从2008年(雷曼兄弟破产前)的4万亿美元,增加到当前的24.3万亿美元。它们购买的主权债务、公司债券、抵押票据和股票ETF,足以撬动市场。

... ...

您看的此篇文章是收费文章
您可以通过以下方式阅读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