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重压力悬顶,美国的下一只黑天鹅逼近

作者 | 《财经》特派记者 金焱 发自华盛顿    编辑 | 苏琦

2021年09月23日 18:35  

本文4591字,约7分钟

美新冠“零号病人”大概率2019年4月出现。

美国将在10月1日迎来新财年。在新财年到来之际,美国同时面临疫情蔓延、新财年预算达成以及超宽松政策缩表压力的困扰,任何一个问题处理不当都会演变成“黑天鹅”事件。       

根据美国当地时间9月22日公布的美联储最新政策报告,如果美国的经济复苏进程继续取得预期的进展,美联储可能会开始放缓资产购买的步伐。美联储暗示,可能在11月开始逆转其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并可能在明年加息。       

美国国会众议院9月21日晚通过一项临时拨款和债务上限法案,以确保联邦政府有足够资金继续运营到12月3日,同时暂停联邦政府债务上限生效直至2022年12月,即允许美国财政部在这段时期内继续发债。由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当晚以220票赞成、211票反对的结果通过了上述法案。随后该法案将被送交参议院审议,预计将遭到共和党参议员的阻挠。      

在华尔街从业20余年的贝瑞研究CEO吉俊礼(James Early) 对《财经》记者说,普遍观点认为美联储错误地低估了通胀,维持低利率和债券购买计划,无异于火上浇油。此次利率决策会议美联储为自己进行了辩护,虽然它的使命仅有两个:寻求实现充分就业和2%的较长期通胀目标。美联储现在陷入了两难境地:一方面,股价一直处于高位,消费者负债处于历史低位,房地产市场火爆;另一方面,德尔塔变异毒株肆虐,低于预期的就业率,通货膨胀高企,全球金融暗礁若隐若现,许多专家呼吁股市回调——换句话说,引发经济衰退的因素,美国占了超过一半。因此,美联储似乎在说,它计划在不承诺任何具体事项的情况下缩减资产购买规模。      

至于美国债务上限的豪赌,一旦落败就会严重削弱美国借债信用、动摇美元主要储备货币的地位。吉俊礼认为,最终的结果无外乎上调债务上限,或是暂停其生效,如同以往一样,因为国会两党均无法承受其严重的后果和职业风险,没有哪个政客愿意成为历史中为金融灾难负责的罪人。     

目前,美国新冠死亡病例和确诊病例数仍在大规模增加。由于美国尚未有效控制德尔塔毒株疫情,死亡人数恐怕还将继续上升。因担心疫情反弹导致居民消费支出放缓,高盛集团近日将美国全年增速预期由6%下调至5.7%。      

中国科学院科技论文预发布平台(ChinaXiv)9月22日发表一项基于新的大数据分析方法得到的溯源结果显示,美国新冠“零号病人”大概率出现在2019年9月前后,最早是罗德岛州首例感染发生概率50%的日期为2019年4月26日,远早于美国官方公布的全美首例确诊日期2020年1月20日。   

零号病人    

随着德尔塔(Delta)变异毒株在美国蔓延,医院又面临新一轮新冠疫情的侵扰。德尔塔新冠变异毒株和持续的供应短缺影响了美国的经济增长。       

目前,美国的新冠日均死亡病例数仍在持续上升,较一周前增加了13%,较9月初增加了43%。一系列研究显示,美国、西班牙、法国、意大利、巴西等多国早在中国疫情暴发前就已出现遭病毒侵袭的痕迹。为快速、精准地推进溯源,数学家开始尝试基于大数据分析的溯源方法,和生物学家共同寻找“零号病人”       

在中国科学院的这篇论文中,科研人员主要根据经典传染病模型和统计方法,建立“模型与数据混合驱动的疫情传播模型”,并且应用最小二乘估计和核密度估计方法,得到模型参数。他们利用美国东北部12州每日公布的疫情数据,分别求出美国东北部这12州的初期疫情传播模型所对应的参数。在此基础上,推断出它们各自的首例、50例和100例的感染时间及其对应的概率。       

计算结果显示,对于美国东北部的12州,新冠疫情首例感染发生大概率出现在2019年9月前后,最早是罗德岛州首例感染发生概率50%的日期为2019年4月26日,最晚是特拉华州首例感染发生概率50%的日期为2019年11月30日,均早于美国官方公布的全美首例确诊日期2020年1月20日。       

此外,为验证这一新方法,论文研究团队还利用同一模型和中国的公开数据,推断了中国武汉市和浙江省首例、50例和100例病例感染时间。武汉市首例感染发生概率50%的日期为2019年12月20日,浙江省首例感染发生概率50%的日期为2019年12月23日。据此推断,中国新冠疫情大概率从2019年12月下旬开始流行,这一结论与流行病学调查结果基本相符,证明该计算方法准确可靠。  

该研究论文表明,如果其他国家或地区疫情传播初期检测数据比较准确,可以利用该方法对疫情起源时间进行推断,在给定概率意义下计算出首例和若干例的感染时间。       

好消息是,花旗集团前全球外汇主管、深数宏观(DeepMacro)联合创始人兼CEO杰弗瑞·杨(Jeffrey Young)对《财经》记者指出,“德尔塔变异毒株的表现和我们预想的差不多,已经基本结束。它对经济增长产生了显著的影响,但对通货膨胀却没有影响,甚至可能通过企业供应侧进一步的谨慎态度推高了通货膨胀。 在全球范围内,经济增长正在放缓,但通胀压力仍然坚挺。在十国集团国家中,有8个国家的经济增长正在放缓,但有9个国家的通货膨胀仍在上升。从中期来看,全球经济将摆脱德尔塔变异毒株的影响,继续砥砺前行,就如同过去摆脱每次新冠疫情来袭一样。”        

综合来看,杰弗瑞·杨认为,风险资产处于一种“晚周期”的感觉。在经济周期的晚期,经济增长开始放缓,通胀压力仍在上升(因为通胀压力滞后于经济周期),且央行仍然适应通货膨胀风险,因此正在收缩政策。虽然新冠疫情和新冠疫情后经济具有所有独特的特征,但这一模式仍然维持的很好。

债务上限的下限

债务上限是美国国会为联邦政府设定的为履行已产生的支付义务而举债的最高额度,触及这条“红线”,意味着美国财政部借款授权用尽。美国财政部长耶伦日前警告,如果美国国会不迅速提高联邦政府债务上限或暂停其生效,联邦政府在今年10月可能出现债务违约,并会造成广泛的“经济灾难”。       

为避免在9月30日预算支出法案截止日期前出现不必要的政府关门,进而损害美国家庭和整个经济的复苏,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了一项临时拨款和债务上限法案,以确保联邦政府有足够资金继续运营到12月3日,同时暂停联邦政府债务上限生效直至2022年12月,即允许美国财政部在这段时期内继续发债。随后该法案将被送交参议院审议,预计将遭到共和党参议员的阻挠。鲍威尔表示,如果国会不能在未来几周提高债务上限,从而导致政府债务违约,美联储是没有能力保护金融市场或美国经济免遭严重冲击的。       

美国政府债务上限在暂停两年后于今年8月1日恢复生效,美国财政部已从8月2日开始采取暂停发行债券至9月30日、暂停投资联邦政府雇员退休基金等非常规措施以避免债务违约。有分析指出,目前美国联邦政府债务规模已超过28.5万亿美元,即便依靠非常规措施和财政部持有的现金,也只够美国政府勉强支撑到10月左右,一旦触及债务上限“红线”,轻则政府关门,重则引发抛售美债,加剧全球金融市场动荡。      

按照立法规则,民主党必须争取至少10位共和党参议员的支持才能确保参议院通过上述临时拨款和债务上限法案。不过,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日前表示,共和党参议员支持通过临时拨款法案,但不同意将其与债务上限议题捆绑到一起。       

在吉俊礼看来,美国两党愿意把债务上限的剧本在政治戏院里不断上演,而且总把事情推到悬崖边上,比如在2011年就一度触发了债务上限,2011年8月,两党围绕债务上限的争斗引发资本市场剧烈波动,导致美国历史上首次遭遇主权信用降级。这一次也有可能让美国的主权信用受损,哪怕只是轻微受损。       

有分析认为,美国解决债务上限的可能选项有四种:一是两党达成谅解;二是民主党争取至少10名共和党参议员支持通过常规立法程序;三是民主党启动预算和解程序,只需在参议院获得51票的简单多数即可;四是极端情况下,不排除美国总统拜登援引宪法修正案条款或是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采取单方面行动的可能。      

高盛全球财务主管贝丝·哈马克表示,这场旷日持久的债务限制斗争可能对美债产生连锁效应并造成更广泛的市场压力。

缩减资产购买,箭在弦上        

美联储的重磅议息决议中,货币政策几乎只字未改:美联储宣布将基准利率维持在0%-0.25%不变;将继续每月增持至少800亿美元的国债,以及至少400亿美元的住房抵押贷款支持证券,直到委员会的充分就业和物价稳定的目标取得实质性进展;维持准备金利率(0.15%)和隔夜逆回购利率(0.05%)不变等。唯一修改的地方是:将每一个交易对手每日隔夜逆回购(ON RRP)规模上限从800亿美元上调了一倍至1600亿美元。      

美联储9月议息会议声明中,关于经济前景的表述发生了些许变化。美联储承认疫情反扑确实阻碍了部分行业复苏。9月声明中仍然认为受疫情冲击最大的部门如旅游、餐饮等服务业部门,其复苏情况在近几个月得到改善,但新增了“新冠病例的增加使其复苏放缓”的表述。       

美联储利率制定委员会修改了会后声明,表示最早可能会在11月2日至3日的会议上开始缩减每月1200亿美元的资产购买计划。声明称,如果进展普遍与预期一致,该委员会判断,资产购买步伐可能很快就会放缓。      

鲍威尔表示到2022年年中左右逐步结束购债可能是合适的,大部分会议成员支持缩债的时间和速度。美联储公布的加息路径点阵图显示,美联储预计2023年加息三次,2024年再加息三次,使基准利率在加息周期末段达到1.8%。但他也再度表明还远未达到加息的条件,加息的门槛远高于缩债的门槛。        

供应链问题和房价持续上涨等因素把美国的通胀带到了令人担忧的高位。从疫情暴发到现在,美国通胀大概经历了三个阶段,每个阶段都由不同的商品价格上涨推升,从疫情刚出现时的抢购潮推升食品价格,到今年上半年原油价格受去年“宇宙坑”的影响而飞速上涨,再到6月出现的二手车价格大幅上升推动CPI上涨。8月CPI数据出炉,CPI同比增速录得5.30%,较7月下降0.10个百分点;核心CPI同比增速录得4.00%,较7月下降0.30个百分点。通胀虽高位运行,但是超预期地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回落。      

短期内美国通胀数据或难以快速下行。美联储官员上调了他们对通胀的预期,他们的声明称通胀偏高。大多数官员现在认为核心通货膨胀率将从6月预测的3%上升到今年年底的3.7%。官员们预计,2022年通胀率将放缓至2.3%,6月时预测为2.1%;2023年放缓至2.2%,6月时预测为2.1%。很多经济学家对《财经》记者表示,美联储对通胀描述由“已经上升”调整为“被抬升”,仍然保留了“主要反映了暂时性因素”的表述。         

在声明中,美联储表示,经济发展路径继续取决于疫情的发展。疫苗接种的进展可能会继续减少公共卫生危机对经济的影响,但经济前景面临的风险犹在。委员会力求实现充分就业和通胀率在较长时期内达到2%。由于通胀率持续低于这个较长期目标,委员会将寻求实现通胀率在一段时间内适度高于2%,以使长期通胀均值达到2%且较长期通胀预期依然牢牢锚定在2%。委员会预计将维持货币政策的宽松立场,直至实现这些目标。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