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直军:华为如何更有质量地活下去?

作者 | 《财经》记者 吴俊宇   编辑 | 谢丽容

2021年09月25日 21:05  

本文4140字,约6分钟

须有所坚持有所放弃,做什么合适,做什么不合适,华为决策层想清楚了

处在风暴眼中的华为正在为“更有质量地活下来”寻求解决方案。

外部宏观环境的变化正在对华为带来切肤影响。一个月前,华为发布了2021年上半年经营业绩。报告显示,2021年上半年,华为营收3204亿元,净利润率9.8%。其中运营商业务收入为1369亿元,企业业务收入为429亿元,消费者业务收入为 1357亿元。

这份经营业绩中,华为消费者业务收入同比下滑47%,运营商业务收入同比下滑14%。企业业务是唯一增长的板块。报告称,尽管消费者业务因为受到外部影响收入下降,运营商业务和企业业务仍将稳健增长。这份报告还明确了华为公司未来五年的战略目标——通过为客户及伙伴创造价值,活下来,有质量地活下来。

9月24日,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就外界关心的问题向包括《财经》记者在内的媒体进行了回应。

徐直军称,华为正在谋求有质量地生存下去,基于这个前提,华为公司高层团队清楚求生存阶段,做什么合适,做什么不合适。比如,代表华为在数字化市场上的重要业务矩阵华为云,它的定位从来没变过,既没有上市计划,也没有剥离计划,更没有出售计划;再比如,华为不会放弃或出售手机业务;徐直军还再次重申,华为不会造车。

此前,外界传闻华为X86服务器业务因芯片供应短缺将出售。徐直军说,X86服务器确实遇到了众所周知的困难,正在想办法积极解决,包括与潜在投资者接触。

徐直军说,华为需要做出取舍,对现有业务进行整体调整。

一些板块要有策略地坚守。如华为手机,遭遇芯片供应危机也要守住阵地。其策略是靠鸿蒙操作系统维系3亿台存量手机,等待未来手机芯片解禁的可能性;华为云暂时并未盈利,但作为未来,要长期投入,还要处理好与传统IT业务的关系。

一些板块要有序撤退。华为的X86服务器芯片面临供应难题,正在寻找潜在投资者。和荣耀一样,可能将通过出售的方式“回血”,帮助华为穿上“过冬的棉袄”。

一些板块是蓝海业务,但要选择性扩张。汽车、数字能源都是华为正在积极投入的新业务。华为管理层反复承诺不会亲自下场造车。数字能源业务符合当下“双碳”(碳达峰、碳中和)的低碳社会政策趋势,其业务要聚焦于电力电子技术相关的能源产品,这一业务将快速增长。蓝海还包括人工智能、操作系统等前沿技术领域,华为正在打造全栈全场景的AI解决方案,还在继续打造鸿蒙和欧拉两大操作系统。

有策略地坚守

消费者业务旗下的华为手机,企业业务旗下的华为云,则是华为正在有策略坚守的两大业务。

华为手机是目前受芯片供应危机影响最大的板块。市场研究机构Omdia报告显示,华为手机出货量在持续下滑。今年二季度出货980万部,同比下降74.6%,环比下降33.3%。今年上半年,华为以2450万部的出货量保持全球第六位,出货量同比降66.9%。

此外,华为5G射频芯片中的核心环节滤波器主要技术受到制裁限制,因此新款手机均无法支持5G网络。在5G手机大面积普及的情况下,缺少5G模块,这对华为手机的销售产生了重要影响。

徐直军强调,华为不会放弃手机业务。华为的坚守策略是,一方面通过发布新款手机的方式获取新增用户,一方面通过鸿蒙操作系统留住存量客户。其核心目标是,让手机业务在适当的时候重回正轨。

今年5月,华为消费者BG总裁余承东曾表示,目前华为在网手机超过7亿台,大约90%的华为存量和在售手机,都可以升级鸿蒙操作系统。

新款华为手机均搭载了鸿蒙操作系统,但目前无法使用5G网络。今年7月,华为发布了P50系列手机。P50系列手机提供了高通骁龙888和麒麟9000处理器两种选择。这是华为手机业务因芯片短缺遭受重创后发布的第一款手机产品。9月23日,华为再次发布了搭载骁龙778处理器的新款Nova 9系列手机。

徐直军说,华为希望通过鸿蒙操作系统,优化存量用户体验,延长手机使用寿命。在这个过程中,将努力解决新款5G手机发布问题。不过,他也提到,这一目标难度很大,尚无明确时间。

和华为手机业务收缩相比,华为云则是快速扩张的一块业务。今年7月29日,第三方市场调研机构IDC最新发布的2021年一季度中国公有云市场数据显示,华为云在中国市场份额为11%,仅次于阿里云,在全球排名第五。

华为云这一年处于战略调整期,剥离出售、独立上市等传闻不断。针对传闻,徐直军称,华为云没有出售计划、没有剥离计划、没有上市计划。华为云的定位从来没有改变,公有云是未来趋势,这一观点在华为内部是共识。

他阐释了华为云今年来多次组织架构调整背后的原因:华为云与服务器、存储等传统IT业务的短期关系、长期关系一直让内部煎熬。

华为企业BG的传统IT业务强大。传统IT是存量业务,已经通过销售渠道、合作伙伴,形成了一套固有销售方式。政企客户出于数据安全的考虑,更倾向于传统IT产品。因此,这块存量业务在短期内,惯性大、收入高。在当下市场现实需求面前,传统IT到云转轨困难,无论是商业模式、销售团队都要做出重大改变。

2020年初,华为云与计算BG成立时,调整的初衷是将云、服务器、存储三者打包在同一个组织中形成合力。然而,这反而引发了更大的内部冲突。华为云与华为企业BG之间长期处于左右手互搏状态,这也引发了华为云在2020年-2021年间的多轮组织架构调整、高层人士变动。

华为云今年的最新调整是,自建销售队伍,云原生组织全部放入华为云BU。目前华为云和传统IT业务的关系已经得到了有效梳理,业务正处在持续向好的状态中。

有序撤退

华为企业BG旗下的X86服务器业务,可能将是继荣耀手机之后第二个面临战略撤退的板块。

今年9月,IDC发布的《全球服务器季度跟踪报告》显示,华为服务器业务在2021年二季度收入为5.9亿美元,去年同期收入10.9亿美元,同比减少45.9%。

华为服务器业务出货量大幅下滑的重要诱因是,X86服务器芯片供应危机。IDC数据显示,2020年华为X86服务器业务创造了39.27亿美元(约合256亿元人民币)的销售额。今年9月,多位数字化行业人士曾告诉《财经》记者,华为X86服务器芯片因美国政府对相关厂商施压,已经断供。部分政企数字化项目也因此受到影响。

在今年二季度开始,华为X86服务器业务将出售的市场传闻不断。徐直军证实,华为X86服务器业务正在寻找潜在投资人。

不过,出售X86服务器业务并不意味着华为全部放弃服务器业务,华为还在寻找替代解决方案。

华为服务器业务分为两大块,一部分是X86服务器业务,另一部分是的鲲鹏服务器业务。前者基于X86芯片架构,受制于其他厂商。后者基于ARM架构,ARM V8指令集架构于2011年发布,华为早在2013年就已经获得了授权,因此可以继续使用。

2018年末中美贸易冲突引发的华为被制裁风波开始,华为就开始了大规模国产替代工作,以求供应链“自主可控”。鲲鹏是华为在服务器芯片领域进行国产替代的产物。鲲鹏服务器芯片起源于华为海思2019年1月初发布鲲鹏920,该服务器使用的芯片指令集正是ARM V8。

在2020年9月,华为合作伙伴推出的鲲鹏服务器的出货量占据鲲鹏整体出货量的50%。

选择性扩张的蓝海

汽车业务、数字能源业务是近两年来华为正在逐渐浮现的蓝海业务。在蓝海如何扩张,如何确定边界,这是外界关心的问题。

华为汽车业务隶属于华为消费者BG,一直是明星业务。华为官方多次公开表态,华为只做一级增量零部件供应商。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事业部高层接受《财经》记者专访时也曾提到,全球和中国都不缺车企,缺的是智能网联电动车领域的基础供应商,这正是华为的定位,华为是汽车增量部件提供商,而且只做电子相关的增量部件,不做化学的部件,比如电池。

但这大半年来,外界对华为是否亲自下场造整车始终存在疑虑。人们普遍认为,华为实力强大,进入一个行业成功概率极大。对于这样的传言,徐直军再次澄清,华为不会造车。

他说,越是人人都造车的时候,越要冷静。在他看来,华为过去历史上,很多选择外界不可理解。然而每一个企业都知道自身最佳定位。华为高层清楚在求生存阶段,做什么合适,做什么不合适。

华为汽车业务众所周知。然而,隶属于华为企业BG的数字能源是华为相对低调的一块业务。

数字能源是华为诸多业务板块中的“隐形冠军”。今年6月,美国市场研究机构Wood Mackenzie发布的2020全球光伏逆变器供应商市场排名显示,华为出货量为全球第一,市场份额为23%。

华为数字能源业务最早起源于2008年的华为网络能源。2020年,华为云与计算BG成立时,华为数字能源业务也被打包在其中。今年云与计算BG解散后,6月华为斥资30亿元正式成立了华为数字能源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为数字能源”)。

徐直军说,为响应国家“双碳”战略,应对全球气候问题,华为加大了数字能源业务的投资和发展力度。

华为数字能源公司的业务边界备受关注。徐直军向《财经》记者解释,数字能源技术公司其核心战略是把华为多年在ICT领域积累的数字技术和电子电力技术结合起来,做产品和解决方案。其业务范围主要是电力电子技术相关产品,包括基站供电、数据中心供电、太阳能逆变器、储能解决方案,以及电动车电池、电机、电控。

此外,华为还在持续布局全栈全场景的AI解决方案,以及两大开源操作系统。

目前华为构建起了全栈全场景的AI解决方案,目标是为全社会提供充足的算力。全场景,能覆盖穿戴设备、手机、服务器以及云应用场景。全栈,是指从处理器的内核、指令集、芯片、芯片使能,到AI服务器、AI集群、AI计算框架MindSpore以及人工智能应用开发工具ModelArts的方案都能提供。

华为正在打造两大开源操作系统的分别是鸿蒙和欧拉。前者面向智能终端、物联网终端和工业终端。后者面向云、服务器、边缘计算、嵌入式设备。徐直军称,未来鸿蒙和欧拉会实现底层技术共享,欧拉设备、鸿蒙设备将互联互通。

和汽车业务、数字能源业务不同,人工智能、操作系统等技术探索无法直接创造营收,但却是帮助华为打通内外生态、逐步实现供应链自主可控,甚至是推动国产替代方案的重要发力点。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