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虚拟人来敲门:超写实数字人AYAYI和她的50个伙伴

作者 | 廖羽     

2021年10月08日 10:24  

本文5447字,约8分钟

普通人究竟什么时候能自己做出定制版的虚拟角色?

五官精致、眼睑微敛、银色短发、气质清冷,这样一张脸,加上不知何处打过来的光影,明暗交错,氛围感拉满,美得让人难以置信。

5月20日,一位叫“AYAYI”的用户在小红书上发了一张“个人照”,并配文:“hi,第一次见面,你的眼里是怎样的我?” 很快,这张带着光影的“神颜个人照”在全网传播起来,点赞数超11万,收藏超1.4万。

“神颜”一词,既是网友们对AYAYI颜值的赞叹,也是对她真实属性的侧写——这位短时间圈粉数十万的AYAYI并非真实人类,而是由上海燃麦科技公司运营的超写实数字人。

所谓“数字人”,简单来说,就是通过3D图像软件或其它模拟仿真工具制作,以数据形式存在的人与类人角色。它可以是游戏中的NPC,可以是动漫中的火影忍者或樱桃小丸子,甚至可以是初音未来、洛天依。

过去的数字人,大多采用简单、粗糙的动漫画风,让人一眼便可分辨真假,而超写实数字人的出现却让人新生疑惑——除了眼瞳中的异常,肉眼甚至无法鉴别真假:

“我都能看见她脸上的绒毛,这还能有假?”

“小姐姐的照片都是实景,看起来好真实,这是怎么做到的?”

“做这样的假人,有什么意义?”

AYAYI酷似真人的程度,照见了人们心底对于超写实数字人最真实的好奇。

1、10万根汗毛,造就一张数字脸

《头号玩家》、《赛博朋克2077》、《雪崩》……不管是科幻、文学作品里,还是现实世界中,利用先进技术,创造栩栩如生、具有互动实感的数字化人类,一直是人类不懈的追求。

或许在未来,由电脑和网络构成的虚拟空间,会与现实世界平行存在,无比辽阔且更加自由。届时,人类都会以虚拟形象进入网络世界生活,世界所需创建的虚拟角色体量空前庞大,无法仅靠人工手动完成,需要工业化的标准生产流程和更智能的创作方式。

这是目前很多企业努力探索的方向,也是Metahuman(超写实虚拟数字人)产生的根源。

1989年,美国国立医学图书馆发起“可视人计划” (Visible Human Project),首次提出虚拟数字人概念,在世界范围内掀起了虚拟数字人的技术研究和应用浪潮。

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随着人工智能、5G、云渲染、动捕技术的突破,脑机接口、Metaverse、超级数字场景等前沿概念的不断兴起,元宇宙概念越来越清晰,虚拟数字人的仿真度也迅速提高。2007年,日本公司Crypton Future Media利用计算机动画和语音合成程序推出了虚拟声优“初音未来”,引发了世界轰动。

初音未来是世界上第一位被广泛认可的虚拟人物,也是数字偶像走向大众的起点。而数字人可批量化制造的契机,一直到今年才出现。

2021年年初,著名游戏公司Epic Games旗下的虚幻引擎(Unreal Engine)发布的3D高保真数字仿真人平台MetaHuman Creator。据官方介绍,利用MetaHuman Creator,人们可以快速生成超写实数字人,即MetaHuman,而5月20日登陆小红书的AYAYI,正是一位基于虚幻引擎开发的Metahuman——超写实数字人。

2013年和2015年,“虚拟邓丽君”与周杰伦、费玉清同台对唱,其形象和歌喉都高度还原了邓丽君本人,让台下观众在歌声中感动落泪,这曾是人们对于数字人最深刻的印象之一。但此“邓丽君”并非超写实数字人,而是高保真数字人。

这二者有很大的相似性,简单来说,高保真数字人更趋于精准复刻,而超写实数字人则是“无中生有”地创造一个新的人物形象。这两者,哪一个更难呢?

2018年,腾讯游戏旗下NExT Studios(下称NExT)历时一年完成的高保真数字人Siren(塞壬)亮相GDC,其高还原度媲美真人的形象,以及可实时驱动的表情动作,激起了人们对虚拟人技术的无限想象。而Siren(塞壬)外形跟其原型演员姜冰洁长得一模一样。

今年6月,由新华社、腾讯联合打造的全球首位数字航天员、数字记者“小诤”首次出现新华社数字视频中,带领用户漫游三大空间站。

NExT数字团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小诤作为超写实数字人,其形象来源十分复杂,先要通过数百位新闻工作者以及航天工作者人脸叠加得出原画,再根据原画挑选形象接近的模特,通过自建的Photogrammetry Lab对模特进行完整细致的扫描建立基础模型,再对模型进行二次艺术加工,赋予人物个性特性,最终才有了大众眼里所见的小诤。

原画、模特、基础模型、二次加工,对比直接由姜冰洁形象复刻出的塞壬,小诤的创造过程明显更为繁琐和复杂,从这个角度上看,超写实数字人是在高保真数字人的基础上更进了一步。

另外,从塞壬到小诤,这其中不仅有沉淀与继承,还有创新与突破。

据了解,在建模、绑定、动画三个数字人创作的关键环节中,塞壬项目仅绑定技术环节就耗费了大半年时间,而小诤项目的绑定流程却将此阶段时间缩短了一半。这其中依靠的就是创作团队创新沉淀出的高效人脸制作管线——xFaceBuilder®。

据《竞核》报道,xFaceBuilder®不仅大大缩减了小诤的绑定时间,这套制作管线还能赋能3A级游戏,甚至手游,为其快速生成符合游戏产品品质的人脸生产管线,从展现出的效果来看,其品质基本接近主机大作水准。这其中展现的工业化、标准化概念,对于Metahuman十分重要。

从成本上来讲,目前数字人的成本支出非常大,以小诤为例,仅面部汗毛就种了超过10万根,这对于机能的消耗是难以想象的。而NExT在创造“小诤”的过程中,还采用了光学动捕等高精度技术,不仅对环境要求高,其造价也十分高昂。

因此,从目前来说,虚拟数字人技术无法面向普通用户,更多是为To B提供内容制作,而虚拟偶像的产生也为数字人的发展提供了快速变现、用流量发展技术的渠道。

2、数字人做偶像,比真人更划算?

从一开始,AYAYI就不是塞壬那样的图形技术概念实验品,而是一位存在巨大商业价值的虚拟偶像。

2021年7月,艾媒咨询发布《2021中国虚拟偶像行业发展及网民调查报告》。据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虚拟偶像核心产业规模为34.6亿元,同比增长70.3%,预计2021年将达到62.2亿元,其带动产业规模为1074.9亿元。

以AYAYI为例,相比于真人偶像,“数字人”偶像拥有诸多得天独厚的优势。

首先,数字人不受身体、技能等条件限制,他们可以将很多人类的想象以更为创新大胆的形式,演绎到现实之中,极富想象力和创造力。

2018年,英国摄影师Cameron-James ‬Williams用CGI创造出来全球首位虚拟超模Shudu Gram。Shudu不仅拥有羡煞旁人的九头身,还拥有高冷的气质和细滑亮丽的黝黑肌肤,这都是作为模特来说得天独厚的优势,在此基础上,Shudu备受品牌青睐,曾与奢侈品牌Balmain、运动品牌 Ellesse等合作,商业价值高于普通真人模特。‬‬‬‬

(中间为Shudu,左右同为虚拟人)

另外,虚拟偶像对比真人明星来说,往往更好控制。人类总有七情六欲,娱乐圈的名利场更是一个大染缸,以至于“塌房”事件层出不穷。何况,真人总会衰老病死,这在某种程度上也加重了真人偶像商业价值的不确定性。

而相比之下,数字人不仅没有衰老,还能随着技术的发展变得更加新锐,从而达到和粉丝共同成长的效果,而且由于虚拟偶像在最开始就被赋予了独特的人物个性和饱满的情感,不仅永远不会人设崩塌,甚至还可以“顺理成章”地活成粉丝希望的样子,内容生产效率更高,商业价值的想象空间更大。

洛杉矶公司 Brud 打造出来的Lil Miquela在现实世界中设定为一位住在洛杉矶的20岁巴西、西班牙混血女孩。齐平刘海、双发髻,再加上些许雀斑点缀,如果你关注她的动态就会发现,她和普通的真人女生别无两样,会分享穿搭、美食、音乐,以及自己和朋友们的照片,甚至她也有自己的虚拟男友,会直言自己支持黑人平权运动。

在某种程度上,你可以相信她是真实存在的。Lil Miquela是目前最受瞩目、且最具影响力的虚拟偶像之一,曾登上 Vogue 时尚杂志,与美国名模 Bella Hadid 一起为 Calvin Klein 拍广告,与多家奢侈品牌合作过,在Instagram上拥有超300万粉丝。去年10月,她身着Off-White登上了时尚大奖赛 Green Carpet Awards,使得该品牌月搜索量飙升68%,商业价值巨大。

而从品牌角度上看,数字偶像或者是解决品牌年轻化问题的一个优质方案。借此,企业不但可以打入Z世代消费人群,还可以通过创造企业偶像,增强企业的凝聚力和企业文化。

2019年,KFC以Colonel Sanders为原型,将其数字化为一位纹身肌肉型男Colonel。对外, Colonel一贯以全白装束示人,在Ins分享工作、运动,以及代言产品,除此之外,Colonel还经常用搞笑金句鼓励网友,加深大众品牌认知。

粉丝、B端、品牌,各方对于虚拟偶像的需求都呈现出一个上涨趋势。据《链新》不完全统计,目前全球范围内的Metahumen超过51位,其中绝大多数都在海外市场活动, 5月12日上线的AYAYI是中国首位超写实数字人虚拟偶像,这既是今年以来元宇宙概念热的催化,也是国内对于突破新技术的能力展现。

目前来看,互联网经历了数十年发展后,如今虚拟与现实的边界愈发模糊,对于用户体验沉浸感也越来越强调,而当沉浸感、参与度都达到峰值时,元宇宙(Metaverse)将成为互联网发展的“终极形态”。

3、51个Metahumen,一个元宇宙

据《链新》调查分析,对比过去的虚拟人,如今全球范围内的51个Metahumen都具备超写实技术和较为完善的人物逻辑,大多数都拥有和人几乎一模一样、立体的、完整的骨骼、脸型、毛发、肤色,以及饱满的个性等。整体来说,不仅考验技术,更对其团队的人物理解、用户消费诉求洞察等方面提出不低的标准。

以AYAYI为例,据公开资料介绍,AYAYI是由上海燃麦科技经过与多个行业咨询与筛选,历经半年多,迭代40多个版本后,才最终推向市场,其主力粉丝多为16岁至27岁的年轻人,占比近6成,其中83%为女性粉丝。

或许正是基于女性消费群体的粉丝数据,燃麦科技才选择小红书作为AYAYI的首选登陆平台。截至9月28日,AYAYI的首条小红书笔记已经斩获11万点赞数和1.4万余的收藏,粉丝数也超过11.2万,且热度仍在持续,数据不断增长。一方面,用户们开始了围绕AYAYI的照片进行绘画、仿妆等二次创作;另一方面,AYAYI在小红书之上,慢慢开始拓展平台,如今已经入驻抖音。

不少网友感叹于AYAYI的神颜,好奇于其今后的运营方式,流量漩涡卷起,自6月25日以来,AYAYI在抖音平台仅发布两条视频,粉丝数已接近10万关口。

一般来说,决定虚拟偶像成功与否,往往关键不在于背后公司的技术,而在于该公司的运营能力。

燃麦科技是国内超写实数字人的孵化及运营公司,其前期的用户调查也十分翔实,但数字偶像赛道借助今年的“元宇宙热”、“NFT热”逐步大火,其竞争对手也开始增多。

“在未来的元宇宙世界中,线上、线下互联互通将成为常态,而人游走于真实世界和元宇宙中,必会需要一定的载体,这个载体或许是NFT提供的数字身份证明,或许是VR等工具,也有人认为未来的元宇宙世界或许需要一个全新的数字人形象作为沟通载体。”9月29日,财经·链新举办第三期“看见新未来”国际观察线上沙龙活动上,金鼎文科技创始人尹松告诉《链新》。

或许是受此影响,今年跨入超写实数字人赛道的公司明显增多,远的不讲,仅燃麦科技自己Pre-A轮的投资人——国内头部虚拟偶像综合服务商万像文化,就在短时间内投了两家虚拟偶像相关的科技公司,除了燃麦科技,还有同样专注于虚拟引擎自主开发的上海半人猫文化团队。

另外,大厂们也没有落下这个领域的布局。国外有Facebook、谷歌、迪士尼、亚马逊等科技巨头布局元宇宙,国内腾讯投资了组成元宇宙世界的AR、VR、互联网、社交、游戏等关键领域,如Epic公司的虚幻引擎,AR组件、Snap,摄像头Kit、社交软件Discord、游戏创作社区平台Roblox等。而字节跳动则投资了“中国版Roblox”——代码乾坤。

大巨头、热项目、广撒网、多捞鱼,这股元宇宙热浪助推下的超写实数字偶像能发展到什么地步?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头号玩家》中,一套VR设备便可进入虚拟世界的未来多久能达到?普通人究竟什么时候能自己做出定制版的虚拟角色?

这可能需要更多的“AYAYI”才能找到答案。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