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在商业模式中纳入气候因素,世界已别无选择

《财经》杂志   文/沈联涛     

2021年21期 2021年10月11日出版  

本文429字,约1分钟

与气候相关的自然灾害造成了6400亿美元的损失,到2100年,将有高达43万亿美元的金融资产面临风险

从技术上讲,美国的反恐战争,时至今日已结束。

布朗大学战争成本项目的研究数据显示,自“9·11”事件至2022年底,美国用于战争的花费将达4.7万亿美元,这其中还未计入战争筹资产生的债务利息(1.1万亿美元)和退伍军人医疗费(2.2万亿美元)。至于人们付出的代价,则包括92.9万人死于战争、3800万人流离失所。美国国债也暴增,2001年9月时仅为5.8万亿美元(占GDP的54.9%),到2021年8月达到了28.4万亿美元(占GDP的135.7%)。

尽管反恐战争造成了如此规模的经济和生命损失,与即将到来的全球气候变化相比,也只是微不足道。战争也加剧了气候变暖。布朗大学的上述研究表明,“美国国防部是世界上最大的化石燃料机构消费者,也是气候变化的关键责任方之一。从2001年到2017年,也即在美国发动反恐战争并入侵阿富汗以来的数据可用年份,美国军方排放了12亿公吨的温室气体。”

... ...

您看的此篇文章是收费文章
您可以通过以下方式阅读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