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购金额8159元,鸣石投资被列入打新黑名单

来源 | 财联社   作者 | 卢丹     

2021年11月16日 18:41  

本文8835字,约13分钟

网下申购违规被列入黑名单的机构一直屡禁不止。

在中国证券业协会11月15日公布的《首次公开发行股票配售对象限制名单公告(2021年第6号)》中,共有5家配售对象在科创板“凯尔达”等新股发行项目网下申购过程中存在违规行为,被列入网下打新“黑名单”,将被暂停6个月新股网下申购。

image

根据规定,被列入限制名单期间,配售对象不得参与科创板及主板、中小板、创业板首发股票网下询价。

值得注意的是,在中证协公布的2021年第5期首次公开发行股票配售对象限制名单中,合计4家机构旗下的配售对象出现违规,均为私募机构。

中证协持续规范打新违规行为

中证协11月15日公布的《首次公开发行股票配售对象限制名单公告(2021年第6号)》中,共有5家配售对象在科创板“凯尔达”等新股发行项目网下申购过程中存在违规行为。

被限制的配售对象分别是:琅润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琅润资本主有限公司、宽德小众山6号私募投资基金、鸣石金选15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孝庸资产-招享股票中性2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国任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自有资金。5家配售对象均被限制6个月网下申购。

image

上述5家机构中,有4家为私募机构,其中包括鸣石投资这一百亿量化私募。

此外,在2021年第五期首次公开发行股票配售对象限制名单中,合计4家机构旗下的配售对象违规上榜,分别为金戈量锐、涵德投资、私享投资和华智汇金,同样不乏百亿量化私募。

财联社记者进一步翻阅中证协2021年度公布的6期限制配售对象名单,整体而言,私募产品被点名次数最多,此外也有部分券商自营账户。

违规原因一:进行有效报价但未参与申购

对于机构违规的原因,可以从相关公告中找到蛛丝马迹。网下投资者被点名的原因主要是参与科创板、创业板首发股票网下有效报价后,未参与申购或未足额申购。

翻阅凯尔达网下配售结果公告,“国任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自有资金”未按照《发行公告》的要求进行网下申购。

image

图片来源:凯尔达公告

此外,“国任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自有资金”还出现在汇宇制药10月14日公布的网下配售结果相关公告中,原因同为进行有效报价但未参与网下申购。

image

图片来源:汇宇制药公告

违规原因二:弃购

财联社记者翻阅相关公告发现,鸣石投资的违规原因并不是未参与申购,而是申购后未足额缴款。

根据同益中发行公告,网下投资者放弃认购数量是1809股,弃购的对象为上海鸣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配售对象为鸣石金选15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涉及的金额仅8158.59元。

image

图片来源:同益中公告

在同益中的网下配售结果公告中显示,《发行公告》披露的424家网下投资者管理9603个有效报价配售对象全部按照《发行公告》的要求进行了网下申购。因此,鸣石投资这一配售对象属于获配后未缴款违规。

由此可见,机构进入限制名单的原因主要集中在两方面,提供有效报价但未参与申购或未足额申购;获配后未按时足额缴付认购资金及经纪佣金。

一家参与打新的私募机构表示,一般来说,如果不认可某只股票,会选择不参与该股的报价,而不是获配后弃购,因为一旦上黑名单,相关配售对象将面临半年不能打新。整体而言,机构打新的规范程度是越来越高的。

加强网下投资者自律管理

除了较为常见的上述2项原因,根据《科创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网下投资者管理细则》(简称《细则》)第十五条和第十六条规定,还有多项行为需要高度警惕,机构投资者需要加强自律管理,否则将面临暂停申购,严重者还将被中证协采取警示、责令整改、暂停新增配售对象注册、暂停网下投资者资格等自律措施。

在参与科创板首发股票网下询价时,以下行为均属于违规:

(一)使用他人账户报价;(二)同一配售对象使用多个账户报价;(三)投资者之间协商报价;(四)与发行人或承销商串通报价;(五)委托他人报价;(六)利用内幕信息、未公开信息报价;(七)无真实申购意图进行人情报价;(八)故意压低或抬高价格;(九)没有严格履行报价评估和决策程序、未能审慎报价;(十)无定价依据、未在充分研究的基础上理性报价;(十一)未合理确定拟申购数量,拟申购金额超过配售对象总资产或资金规模;(十二)接受发行人、主承销商以及其他利益相关方提供的财务资助、补偿、回扣等;(十三)其他不独立、不客观、不诚信、不廉洁的情形。

第十六条则对网下投资者参与科创板首发股票网下报价后的违规行为进行了明确规定:(一)提供有效报价但未参与申购或未足额申购;(二)获配后未按时足额缴付认购资金及经纪佣金;(三)网上网下同时申购;(四)获配后未恪守限售期等相关承诺;(五)其他影响发行秩序的情形。

根据规定,网下投资者或其管理的配售对象一个自然年度内出现《细则》第十五条、第十六条规定情形一次的,中证协将出现上述违规情形的配售对象列入首发股票配售对象限制名单六个月;出现两次(含)以上的,将列入限制名单十二个月。科创板与主板、中小板、创业板的违规次数合并计算。被列入限制名单期间,配售对象不得参与科创板及主板、中小板、创业板首发股票网下询价。

8月13日,中证协对19家网下投资者采取自律措施,其中,对1家保险公司暂停网下投资者资格一个月,对1家证券公司资管子公司、4家基金公司、4家私募基金管理人暂停新增配售对象注册一个月,对1家证券公司资管子公司、6家基金公司、2家私募基金管理人给予警示。相关网下投资者主要存在内控制度不完善、定价依据不充分、未严格履行定价决策程序、工作底稿未妥善保存等问题。

中证协表示,协会将继续坚持“建制度、不干预、零容忍” 方针,贯彻落实《关于注册制下督促证券公司从事投行业务归位尽责的指导意见》要求,加强检查监督、强化行为监管、完善自律规则,进一步加强与沪深证券交易所等部门的监管协作,加大对网下投资者违规行为的处罚力度,构建良好的网下投资者生态环境,切实维护市场化发行定价秩序。

【相关报道】

鸣石投资纠纷后续:部分产品遭赎回,渠道方正在协调解决

在鸣石投资股权纷争事件爆发四天后(10月17日),某银行财富端员工李伟(化名)曾发布了一则朋友圈称:自家银行正在处理鸣石的投资人赎回问题,“很头疼“。

李伟的担忧在于,如果因为此次风波,导致客户大批赎回,难免会使鸣石投资产品收益率产生波动,最终影响客户收益。

“做基金最重要的,其实是让客户赚钱,但无论是维护老顾客,还是扩展新客户,难免需要展示产品之前的业绩,如果这次事件导致产品收益率下滑严重,你叫我们之后怎么去拓客展业?”李伟当时曾对第一财经如是表示。

不过,他所担忧的事没有发生。

10月25日,李伟如释重负地说道:“还好还好,这次事件确实对产品收益造成一定程度的冲击,但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大,产品净值下跌控制的还不错,基本上,这个事情可能就这么过去了。”

然而,对于同样在处理鸣石产品的券商渠道人士王盈(化名)和张若涵(化名)来说,事情可能没有那么顺利。

“因为赎回费的问题僵持在那里。”张若涵无奈的表示。

对于鸣石投资——这家2021年最为炙手可热的量化机构而言,股权争夺战暂时落下帷幕,但对于处理产品赎回问题的渠道人士而言,仍有一些问题亟待解决。

“产品净值波动不大”

10月20日,鸣石投资进行了投资人股权变更和法定代表人变更。

具体来看,变更后上海松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成为鸣石投资的控股股东,持股比例为85%。穿透股权来看,袁宇持有上海松盟72.5%的股份、是该公司的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而李硕仅持有上海松盟10%的股份,也就是说袁宇成为了鸣石投资名正言顺的实控人。

另外,企查查数据显示,鸣石投资的法定代表人也已经变更为袁宇。

“也算是赶在2022年,即证监会要求整改期限之前完成了整改。而从我们银行渠道端来说,鸣石投资风波现在已经平息了——有赎回意愿的客户、已经安排赎回了;而没有赎回的客户、那些愿意继续等待的,资金还继续放置在产品里。”李伟对记者说道。

李伟所讲的赎回期限,是指监管于今年1月8日起正式实施的《关于加强私募投资基金监管的若干规定》中,要求私募基金的股权代持问题,必需在一年内,即2022年1月7日之前完成整改。

“而从银行等金融机构合作渠道层面来讲,这一次反应速度也比较快,鸣石方面也比较配合,赎回资金已经打到客户账上了。”李伟说道。

据多位渠道端消息介绍,鸣石投资在10月20日左右进行了一次产品端的临时开放,部分封闭期在半年或一年的产品,投资人可以选择在此次临时开放日赎回产品,并且“以当天收盘价作为最终确认价格”。

据李伟了解,从近一周鸣石产品的净值表现来讲,他所负责的产品净值“只下跌了0.4左右”。

“看起来产品赎回对收益造成了一定冲击,但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大,控制的还算不错。”李伟对记者说道。

而王盈则给出了鸣石某只特定产品的具体赎回比例。

王盈在一家总部位于广州的大型券商机构中任职,近期需要集中处理鸣石产品的赎回问题。

“我们应该是在去年年底、今年年初的时候,发过一期鸣石的指数增强型产品,该产品最高收益率达30%左右。但在最近的临开日,这批产品赎回量‘蛮大的’、大概有60%—70%的客户选择赎回。”王盈说道。

私募排排方面表示,并没有鸣石投资整体产品赎回数据,但该公司管理资产体量“还是百亿级”。

而此前媒体曾公开报道,“鸣石投资预留了百亿资金来应对客户的赎回”。这一消息最终得到了王盈、李伟和张若涵的印证。

“我听到的消息是,鸣石投资确实准备了不小的资金体量以应对投资人的赎回。这也是产品净值没有很大波动的一个重要原因。”王盈对记者称。

减免赎回费

在王盈和李伟还在庆幸鸣石事件没有对产品和客户造成太大冲击的时候,供职于一家总部位于深圳的大型券商公司的渠道人士张若涵,还在因鸣石投资而产生的赎回费归属问题,与客户僵持着。

据多位渠道人士介绍,在此次“股权罗生门”事件爆发后,部分鸣石投资渠道商产生了大批赎回客户。

无论投资人、还是鸣石投资,都想着减免产品赎回时的费用。

“客户自然想在赎回时最大程度降低损失,而鸣石投资一方则希望通过减免赎回费,来挽回一部分声誉。”李伟说道。

但因鸣石投资当初在发布产品时和渠道签订的条款细节,张若涵所处渠道并不能减免客户赎回费,导致那些不想缴纳赎回费、又想赎回产品的用户,就和渠道“僵持在那里”。

针对于赎回费的归属问题,每家公司规定都不一样。

“走信托公司渠道的银行,赎回费是归属于信托端的,信托公司有权不收赎回费;而有些券商和基金签署的条款是,私募基金管理人有权不收取赎回费用。”张若涵说道。

比如王盈所处渠道,他们在与鸣石投资签订条款时,有白纸黑字的规定:“管理人有权免除赎回费用。”

另一位渠道人士表示,或许是为了减少客户损失、提升声誉,鸣石投资并没有收取王盈所处渠道的产品赎回费。

但张若涵所处的券商渠道,当初在和鸣石投资签订协议时,需要“所有投资者签署协议才可免除赎回费用。”

“不知道为何,有几个客户死活不肯签署协议,导致所有投资者都不能免去赎回费,所以那些想要赎回产品、又不想缴纳赎回费的客户,就都僵在那里。”张若涵无奈地表示。

“很无奈,我们也想改条款,但看起来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张若涵最后表示。

【此前报道】

鸣石投资与券商协商临开退出方案

10月15日,财联社记者了解到,鸣石投资正与代销机构协商尽快安排产品临开退出方案,以及确定具体临时开放时间。代销机构与投资者充分沟通,将有序引导投资者自主选择是否退出。有券商称,“临时开放时间很快会确定。”自鸣石投资控制权纠纷以来,旗下产品暂停申购,产品赎回不受影响,但鸣石投资旗下不少产品处于封闭期,此次临时开放是根据协议临时增加的开放日。

【鸣石凌晨发布公告:袁宇和李硕共同决定积极处理分歧】

10月15日消息,今日凌晨,上海鸣石投资微信公众号发布署名为李硕、袁宇的声明称,袁宇和李硕共同决定:积极处理分歧,并聚焦于将本次事件对公司的影响降至最低。双方正在对公司管理等事宜进行协商,目前已取得建设性成果,将于2021年10月18日向各方公布结果。

【此前报道】

引爆市场关注的鸣石投资控制权争夺事件又迎来了反转。

10月13日晚间,事件当事人之一的鸣石投资创始人袁宇发布《告全体员工书》,称此前鸣石投资公众号发布的《说明》为不实信息。袁宇表示,他才是鸣石的实际控制人。

袁宇还透露,他近日曾遭遇李硕纠集社会闲散人员以暴力、人身威胁等方式阻止其进入鸣石办公室,并恶意侵占鸣石公章,妨碍其对鸣石的正常经营管理。

这份《告全体员工书》,也进一步曝光了袁宇和李硕签订的代持协议。根据协议,2017年1月16日,松盟投资作为甲方和乙方李硕经友好协商,就代为持股事宜达成协议。松盟投资自愿委托李硕作为自己对鸣石投资人民币 500万元出资(该等出资占鸣石公司注册资本的50%,)的名义持有人,并代为行使相关股东权利。

image

袁宇发《告全体员工书》

“本人是鸣石的实际控制人。”袁宇在这份《告全体员工书》中简洁了当地指出。

他表示,自己控制的上海松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松盟投资”),持有鸣石50%及35%共计85%股权。而李硕名下的全部鸣石50%股权,均为松盟委托其代持,李硕并非鸣石的股东。10月12日,松盟投资已正式函告李硕,解除委托代持关系,收回鸣石的50%股权。

袁宇透露,这一代持情况在投资尽调过程中,鸣石均曾披露。

在控制权争夺发生后的10月12日,袁宇控制的松盟投资已正式函告李硕,解除委托代持关系,收回鸣石的50%股权。

不过,在此声明中,袁宇并未就为何代持一事作更多解释。

袁宇强调,近期李硕关于暂停本人职务、以及对于他本人的不实抹黑,以及以鸣石名义发出的《说明》,既不属实,也未经鸣石股东会决议通过,不具有法律效力。

对于李硕近期出现的违反协议、不实造谣、违法控制公司等种种行为,袁宇称,这是完全置鸣石利益于不顾。而这些情况,将可能触发“关键人条款”,导致鸣石遭遇巨额赎回,造成难以弥补的巨大损失。

“这是极不负责的做法。”袁宇说。

“本人作为鸣石的实际控制人及创始人,充分保留追究李硕等相关责任人全部法律责任的权利。”同时,袁宇称自己将尝试尽最大可能为鸣石挽回当前不利局面,维护全体鸣石同仁多年努力取得的成果。

在控制权纠纷过程中,袁宇还透露,近日进入鸣石办公室时,他曾遭遇李硕纠集社会闲散人员,占据公司办公室,以暴力、人身威胁等方式阻止其进入,并恶意侵占鸣石公章,妨碍本人对鸣石的正常经营管理。对此,他也将积极通过法律途径主张自身合法权利。

代持协议曝光

袁宇的《告全体员工书》,也进一步曝光了他和李硕签订的代持协议。

2017年1月16日,松盟投资作为甲方和乙方李硕经友好协商,就代为持股事宜达成协议。

image

协议称,松盟投资自愿委托李硕作为自己对鸣石投资人民币 500万元出资(该等出资占鸣石公司注册资本的50%,)的名义持有人,并代为行使相关股东权利。

同时,李硕名义持有鸣石公司50%的股份,他愿意接受松盟投资的委托,并代为行使该相关股东权利。

在委托权限中,这份协议指出,松盟投资委托李硕代为行使的权利包括:由李硕以自己的名义将受托行使的代持股权,作为在鸣石公司股东登记名册上具名、在工商机关予以登记、以股东身份参与相应活动、代为收取股息或红利、出席股东会并行使表决权、以及行使公司法与鸣石公司章程授子股东的其他权利。

而松盟投资作为代持股份的实际出资者,对鸣石公司享有实际的股东权利并有权获得相应的投资收益。同时,李硕仅以自身名义代松盟投资持有该代持股份所形成的股东权益,而对该等出资所形成的股东权益不享有任何收益权或处置权(包括但不限于股东权益的转让、质押、划转等处置行为)。

另外,在委托持股期限内,松盟投资有权在条件具备时,将相关股东权益转移到自己或自己指定的任何第三人名下,届时涉及到的相关法律文件,李硕须无条件同意,并无条件承受。

松盟投资作为代持股份的实际所有人,也有权依据本协议对李硕不适当的受托行为,进行监督与纠正,并有权基于本协议约定要求李硕赔偿因受托不善而给自己造成的实际损失,但松盟投资不能随意干预李硕的正常经营活动。

当松盟投资认为李硕不能诚实履行受托义务时,有权依法解除对李硕的委托并要求依法转让相应的代持股份给委托人选定的新受托人。而未经松盟投资事先书面同意,李硕也不得转委托第三方持有上述代持股份及其股东权益。

谁的鸣石?李硕亦称自己为实控人

根据此前传遍量化投资圈的一张疑似出自袁宇之手的微信截图,百亿量化私募“鸣石投资”出现公司控制权纠纷。李硕宣布解除创始人袁宇在公司的职位及其对策略组的管理,这打破了二人之间的默契,并直接触发了“关键人条款”。

image

随后,在10月12日傍晚,鸣石投资在其公众号发布说明公告称,公司自成立以来一直由持股超50%的单一大股东李硕控制,股权结构稳定清晰,从未发生过变化,公司各项投资决策和管理制度健全。

image

该《说明》称,鸣石作出两个重要决定:鉴于袁宇在策略技术部管理过程中,出现了不利于公司长久发展的举措。根据公司管理制度,公司董事会决定暂停袁宇策略技术部负责人的职务,由公司股东、合伙人王晓晗负责策略技术部日常工作。目前公司日常经营一切正常,策略研发一切正常。

与此同时,为保障投资人利益,鸣石决定,自10月14日起暂停公司旗下产品申购,产品赎回不受影响。

在上述回应说明中,鸣石投资还提及公司特有的“五环十核”的投研模式。据介绍,在该投研模式下,可不依靠某一两个核心人物进行策略研发,淡化核心人物在整个投资策略中的影响。

该声明称,这一模式更加强调专业和分工,投研模式被分成了“因子、AI、优化、风控、交易”5个环节,共有10位核心PM分别负责各个环节,形成了机构化、流水线式的投研模式,每个环节专注于提高自身的研发边际,从而带动整个策略研发效率和研发质量的提升。

百亿私募创始人“声援”

在袁宇的声明发出来后,另一家百亿私募创始人——希瓦投资董事长梁宏,也通过社交媒体发文予以“声援”。

image

梁宏表示,鸣石的李硕明明是替袁宇代持50%鸣石股份,却想把公司占为己有,是想把创始人袁宇赶走。

他直言,“且不论代持这个行为是否合规。但是这个李硕利益面前不顾朋友情,真是纯小人。”

从公开的简历信息来看,袁宇是量化投资圈公认的大牛之一。作为鸣石投资高级合伙人,他是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金融学博士,自鸣石投资创立之时就担任公司CEO,现任公司首席策略负责人。

袁宇曾任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教授、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教授、美国联邦储蓄银行研究员等,主要研究领域为资产定价、行为金融、国际金融,是国内关于行为金融学及资产错误定价研究领域的翘楚,所著学术论文“SizeandValueinChina”发表于国际顶级期刊Journal of Financial Economics,这也是第一篇关于中国股票市场的学术文章。

而李硕的简历在一众量化顶尖学霸中,则显得有些普通。

在进入鸣石投资前,他曾先后担任无锡傲信投资企业(有限合伙)委派代表、吉林市中信出国服务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吉林市维信就业信息咨询服务执行董事、吉林国际语言文化学院留学服务中心经理。

另据公开报道,在鸣石成立初期,李硕主要负责市场、经营、运营等业务,而袁宇则主要负责策略的开发。

近期因“限电”失手

从业绩看,私募排排网数据显示,今年以来截至9月1日,鸣石投资的收益率高达39.88%,在20家百亿量化私募中排名第一。根据中国基金业协会数据,鸣石投资目前在管基金数量213只。

不过,鸣石投资产品近一个月业绩表现并未跑赢市场指数。以其代表作鸣石春天十三号为例,私募排排网数据显示,该产品以股票策略运行,子策略为量化多头,今年以来获得52.01%的收益率,超额收益率为57.41%,不过,截至10月8月,该产品近一个月的回撤幅度达到9.15%,跑输沪深指数。更具体来看,此次回撤从9月下旬开始发生。

在9月底,鸣石投资曾分析了自家指增产品近期小幅跑输同行的原因,“这周我们预估指增超额回撤2.7%左右,具体等待数据组下午的预估,预计同行超额回撤水平在1%~2%之间。”

谈及原因,鸣石提到,公司的机器在此前的一周根据市场动量及舆情信息,超配煤炭化工等周期行业的股票。而限电政策出来之后,周一周三周期板块集体大跌,不少周期股票直接全天跌停。

“因为超配周期板块,使得我们经历了较大的回撤。”鸣石称,不过,该公司表示,回撤只是暂时的。他们看到AI 在这几天也在积极学习市场最新情况,主动进行仓位调整。

“我们相信随着 AI 学习的深入,会逐步消化这次限电带来的不良影响,并重新回到正常的轨道上来”。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