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政法委书记回复“滚”字被免职,反映基层治理的复杂性

作者 | 《财经》新媒体主笔 十年砍柴    编辑 | 王小贝

2021年10月26日 13:40  

本文2540字,约4分钟

昨日(10月25日),《财经》新媒体转载“石家庄新闻网”的一条消息:《用“滚”字回复群众的县政法委书记,被免职》。一个多月前轰动一时的新闻算是有了结果。

“石家庄新闻网”刊载石家庄市委联合调查组的通报称:(平山县政法委书记)尹惠强尾号为1888的手机首次收到关翠敏尾号为7771的手机发送的短信,显示状态为“我给你发了长文本+网页链接”,尹惠强未打开该短信链接,未查看链接内容,就进行了回复。尹惠强身为党员领导干部,用简单粗暴方式回复信息,造成不良影响,反映其思想作风不实,自身修养不够。经石家庄市委研究决定,对尹惠强进行诫勉,免去了尹惠强平山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职务。

尹惠强为一个“滚”字付出的代价挺大,不少人为之拍手称快。但细琢磨这个通报,我觉得逻辑上似乎难以自圆其说。如果尹书记真如此前他对媒体所解释那样,看到一条网页链接以为是诈骗信息而未打开,故未能了解关翠敏所反映的问题(调查组采信了这种说法)。回复以“滚”字,只能说工作不细致,出现了判断失误,谈不上“简单粗暴”。认为对方是电信诈骗,为什么不能简单粗暴对待?

尹书记说他没有打开链接阅读信息,我以为是不诚实的。确实,和微信上发信息不一样,向某人手机号码发送短信,超过一定字数的信息会被电信运营商处理为“我给你发了长文本+网页链接”的方式呈现,发送方关翠敏手机上显现的文本格式和接收方尹惠强手机上收到的文本格式不一样,正常。但他说因为误解为诈骗信息没打开看,难以让人相信。

稍微有社会经验的人都知道,诈骗信息是用虚拟手机号群发的,回复任何信息没有意义,一般会删除不搭理,或者报案,作为主管打击违法犯罪的县政法委书记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关翠敏在短信中称自家在孟贤壁城中村改造中遭遇暴力拆迁,丈夫戴志同被“殴打报复、诬陷迫害”,她就此事已经通过多个渠道控告好些年头了,多家媒体也进行了报道,这在只有42万人口的平山县是一件大事。维护社会稳定是县政法委书记的重要职责,而且尹书记是“孟贤壁城中村改造项目指挥部的常务副总指挥”,对关翠敏长年四处控告的事怎么会不知情?他很有可能还就此做过工作,却没有达到所希望的效果。对方仍在“折腾”,给自己发了这么长的一条信息,指名道姓控告一些干部,给尹书记的工作带来压力,出了难题,回复一个“滚”字颇能说明尹书记当时不耐烦乃至愤怒的心情。所以当媒体报道此事引发舆情后,他于9月14日上午主动致电关翠敏表示歉意,并称其反映的拆迁补偿款问题,会在一两天内解决。

这件事颇能反映中国基层社会治理的复杂性,以及利益冲突中各方的多重面相以及相互角力的技巧。我不太认可尹书记被免职是因为对“群众”的工作方式简单粗暴,关翠敏是一般“群众”吗?她在发给尹书记的信息中,首先介绍自己是“中共党员、退休公务员”,是曾经被省公安厅政治部、河北法制报联合表彰的“十佳通讯员”。关女士开门见山亮出身份,可以视为和尹书记套近乎,也可以理解为提醒尹书记自己是一名政法战线的老兵,请尹书记看在“同门”的份上予以重视。普通的群众——譬如当了一辈子农民的拆迁户,能这样对政法委书记说话吗?

当然,有人会说,干部来自群众,干部和群众是鱼水关系。这话道理上没错,但我们常见“干部”和“群众”并列,说明两个概念是不可混同的,这也是关女士强调自己是党员和退休公务员的原因。你把她当作普通群众,她心里未必乐意。

像关翠敏女士这样的退休公务员,正因为不是一般的群众,他们见识广、懂套路,且有敢于维权的胆量和能量,往往让部分基层官员很“头痛”。以关女士为例,她在公安机关工作多年,懂得法律和政策,懂得相关部门执法的程序,能精准地指出官方在行政过程不规范和违法的行为,熟悉控告的渠道。作为法制类媒体的优秀通信员,关女士可能比一般退休干部还善于借助媒体——包括网络媒体。当尹书记回复“滚”字时,她敏感地意识到这个字的传播价值,马上将此事发到网上,部分媒体和自媒体“如获至宝”,引发舆论的广泛关注,而且时机恰好是全国正在开展政法队伍教育整顿活动。这相当于关女士抓住尹书记的一个破绽,设置了议题,掌握了舆论的主导权。

当地官方想要控制舆情的进一步发酵从而带出次生舆情,惯常也管用的办法,一是安抚当事人,使其不再持续发声;二是快速处理相关责任人,来舒缓舆论的压力。石家庄有关部门立即组成调查组,让尹书记停职接受调查,舆论热度便很快降温。过了四十天后,再公布调查结论。

对关女士所反映的问题,调查组给出的结论很有讲究。调查认定,“未发现平山县有关部门滥用职权打击报复、有案不立、压案不查等问题”,然而发现了“执法不规范问题”,“已责成办案单位依法整改纠正,并责成平山县委、县政府对关翠敏反映的问题实事求是、依法依规予以解决和处理。”也就是说,当地有关部门特别是政法部门没有犯大的、根本性的错误,只是执法不规范。关翠敏的诉求,我分析大概会得到相当程度的满足。应该说,巧妙地借媒体之势,抓住时机,关女士“这一仗”赢得漂亮。可是我在想,孟贤壁城中村改造项目牵扯的人还有很多,远不止关女士一家,他们是否都能得到同等的对待?他们是否有关女士这样的胆识、能量和运气?

在我看来,地方行政执法部门不管对待有见识、懂套路的退休公务员,还是没什么官方和媒体资源的农民,若能一碗水端平,堂堂正正地依法办事,那就能经受起时间的考验和舆论的考验,反而不用担心如尹书记那样一个“滚”字而引爆舆论的风险。

财经号所发布文章之版权属作者本人或相关权利人所有,文章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财经》立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