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定义医生的价值?

《财经》杂志   文/《财经》记者 辛颖 编辑/王小     

2021年23期 2021年11月08日出版  

本文403字,约1分钟

医生们的共识是,年轻医生还是需要在公立医院锻炼,这是他们以后挣钱的资本

晚上6点,这位三甲公立医院的科室主任出现在咖啡厅时,穿着蓝色手术服,即便是在医院内也颇为抢眼。刚刚结束今天的第二台大手术,吃口简餐,匆匆赶来,就为聊聊医生薪酬这个“有意思”的话题。

“我这辈子挣钱最多的不是工作收入,是在北京来回买房子,装修房子的钱还是靠周末去外地‘飞刀’做手术挣的,那年一个周末都没休。”这位科室主任在这家医院工作30多年,带着近20人的团队,是国家部委专家库里的一位成员。

即便已经做到医生群体金字塔的顶层,他庆幸的还是早年间的房价没这么高,看看现在组里的年轻医生,想靠自己买房太难了,“家庭条件不好的,真是等不到挣钱那天就转行了”。他解释,医生培养周期长,年轻时吃点苦不可避免,可就算40岁终于熬到主刀医生,正常工资还是难以撑起一家老小在一线城市的适宜生活,这才有那么多医生抱怨。

... ...

您看的此篇文章是收费文章
您可以通过以下方式阅读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