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上市企业观察|风电抢装潮下,山东风电塔架制造商天能重工“乘风起舞”

作者 | 路遥    编辑 | 金文丰

2021年11月10日 14:26  

本文4052字,约6分钟

受政策影响,持续两年时间的风电“抢装潮”,让风电企业迎来了自己的“风光”时刻,受益于此,天能重工“乘风起舞”。

作为新兴能源,风电与其他形式的新能源相同,在发展初期面临前期研发投入大、业务规模小的局面,需要政府的政策扶持以度过行业初创期。因此,近几年风电行业的快速发展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各级政府在政策上的鼓励与支持,如上网电价保护、强制并网、电价补贴及各项税收优惠政策等。

不过,随着风电行业的快速发展和技术的日益成熟,各种鼓励政策开始退出。2019年5月,国家发改委发布了《关于完善风电上网电价政策的通知》,规定2018年底之前核准的陆上风电项目,2020年底前仍未完成并网的,国家不再补贴;2019年1月1日至2020年底前核准的陆上风电项目,2021年底前仍未完成并网的,国家不再补贴;2018年底前已核准的海上风电项目,如在2021年底前全部机组完成并网的,执行核准时的上网电价;2022年及以后全部机组完成并网的,执行并网年份的指导价。

受电价平价上网政策的影响,风电行业迎来了一波持续两年时间的“抢装潮”。在此背景下,风电装备的需求得到快速释放,行业内企业也迎来了属于自己的“风光”时刻。

多位业内人士在接受笔者采访时表示,受抢装潮影响,近两年风电行业上市公司迎来了业绩高增长期,其中金风科技(002202.SZ)、明阳智能(601615.SH)等表现出色,进入全球风电整机制造商前10强。与这些龙头企业相比,天能重工(300569.SZ)业务规模相对较小,不过,作为风电塔架这一细分领域的深耕者,该公司的表现同样可圈可点。

政策推动下,业绩增长加速

天能重工位于青岛胶州市,自成立以来主要从事风机塔架的制造与销售,是国内知名的风电设备制造商。其产品主要包括陆上、海上风力发电机组塔架、风塔柱桩等。截至目前,该公司在山东青岛胶州、吉林白城大安、吉林白城通榆、湖南郴州临武、云南玉溪华宁、新疆哈密、内蒙古兴安盟、内蒙古商都、内蒙古包头等地建有9处陆上塔架制造基地;在江苏响水、辽宁大连、广东汕尾建有3处海工设备制造基地。

受益于生产基地的全国布局,该公司实现了国内市场销售网络的全覆盖,同时解决了风机塔架的运输难题,逐渐成长为国内风机塔架制造行业的龙头企业。

“从资本市场的表现来看,风电属于当下的热门话题,受益于企业盈利能力的显著提升,涉及风电概念的个股涨幅可观,而这一切都离不开国家关于风电政策的密集出台。”中信证券西南股份有限公司综合业务部投资经理王辉华对笔者表示。

诚如王辉华所言,作为新能源的重要组成部分,近几年以来风电得到了中国各级政府的高度重视。特别是国家“碳达峰、碳中和”战略目标的提出,促使中国能源结构调整迎来新变化,风电等可再生能源的发展得到了极大的肯定,这种变化首先体现在政策的引导与支持上。

据笔者根据公开资料统计,自2019年1月开始,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陆续出台一系列政策来引导国内风电产业的健康发展。

风电政策的密集出台得到了风电行业从业者的高度肯定。2021年10月20日,北京国际风能大会组委会在其发布的《风电回顾与展望2021》中表示,风电政策的频频出台对中国风电行业的健康发展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一方面国内风电建设环境进一步改善,弃风限电现象得到缓解;另一方面风电开发建设的引导机制发生了转变,陆上风电和海上风电迎来了高速发展期。

受益于政策的鼓励与引导,中国风电装机容量得到快速提升,风电发电量占全国总发电量的比重进一步扩大,全国风电利用小时数逐步稳定,弃风率有所下降,风电行业迈入了健康发展的新阶段。

图片来源:天能重工2020年度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募集说明书

在风电行业快速发展的背景下,作为风电产业链的重要一环,风机塔架的需求同步快速增长,天能重工也迎来了发展的黄金时期,业绩呈快速增长态势。

数据来源:天能重工历年年报

天能重工董事会秘书方瑞征对笔者表示,公司近三年以来业务规模得到了快速提升,2018年至2020年营业收入的年复合增长率达到了68.21%。之所以有如此高的增长率,一方面是因为公司的产能逐步扩大,截至目前达到了63万吨,同时建成了12处生产基地,布局更趋合理;另一方面是风电行业迎来了爆发式增长阶段,特别是2020年陆上风电抢装潮以及今年海上风电抢装潮的刺激,对公司的生产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从该公司近5年以来主营产品的营收构成来看,印证方瑞征的解释。

数据来源:天能重工历年年报

不过,与2020年业绩的高增长相比,天能重工2021年前三季度的业绩增长表现并不出色。据该公司三季报显示,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21.92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9.89%,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80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11.47%,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2.71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8.33%。

面对业绩增速的下滑,方瑞征解释,2020年陆上风电抢装潮造成去年同期基数大,今年与去年相比增速下降,同时,随着陆上风电抢装潮的结束,整体投资规模有所回落。虽然今年属于海上风电抢装潮,但公司涉足海上风电项目相对较少。除此之外,受行业特性的制约,公司订单产品的交付需要根据业主方的计划来确定,有一定的滞后性。目前公司订单充足,截至三季度末,公司在手订单约为37.55亿元。

引进新控股股东珠海港集团,优化资产结构

“虽然天能重工近几年业绩增长迅速,但从财务角度来看,该公司的表现并不好”,有投资者对笔者说,“其负债率高,财务费用大,存货以及应收账款数额不断增加,这些都表明该公司存在明显的财务风险。”

数据来源:天能重工历年年报及2021年三季报

对此,方瑞征解释,由于风力发电具有投资大、周期长,投资决策程序流程长的特点,并且项目实施过程中涉及到场地整理、设备采购、交通运输等诸多问题,存在众多可能导致工程项目延期的不确定性因素,由此造成公司存货大,占用资金多的特点;应收账款数额大主要是因为公司的客户大都是国有大型电力发电运营商,客户付款周期较长造成的。“公司确实存在应收账款规模增加,存货增长快,负债率高的问题,不过,这些都是由行业性质所决定的,截至目前公司并未发生过大的财务风险和经营风险。”方瑞征说。

数据来源:天能重工历年年报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生产规模的逐步扩大,天能重工对资金需求日益增多,但受制于融资规模有限,该公司只能通过贷款来满足资金需求,由此导致资产负债率不断上涨。在这种情况下,该公司原控股股东郑旭通过股权转让的方式引进了实力强大的珠海港集团作为新的控股股东。

2020年11月,天能重工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郑旭、张世启分别与珠海港集团签署《股份转让协议》,珠海港集团成为公司新的控股股东,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变更为珠海市国资委。

据公开资料显示,珠海港集团是2008年珠海市组建的大型国有独资企业,主营业务包括航运港口、物流供应链、能源环保、港城建设、饮料食品、航运金融等领域。旗下拥有183家下属公司,其中包括3家A股上市公司珠海港(000507.SZ)、通裕重工(300185.SZ)、秀强股份(300160.SZ),总资产超600亿元。

珠海港集团的入主对天能重工意义重大。在与笔者的交流中,方瑞征表示,珠海港集团成为公司的控股股东后,主要通过三方面来助推公司发展。第一是2021年7月公司通过定向增发股份的方式向珠海港集团募资10.01亿元,缓解了公司的资金压力,使公司资产结构得到了优化;第二是公司可以通过珠海港集团进行产业的协同发展,解决了公司规模小,获取资源能力有限的不利局面,特别是通过珠海港集团的赋能,公司借助国资背景,能够增强获取和整合资源的能力;第三是控股股东重新对公司的战略布局进行了明确,将天能重工定位于一个新能源产业发展的平台,面向未来,公司下一步将重点发展海上风机塔筒及配件制造业务,同时还将做好海外业务的拓展工作。

诚如该公司董秘所言,随着定向增发股份的完成,天能重工在手货币资金大幅上升,随着资金压力的缓解,资产负债率出现快速下降,资产结构得到优化。除此之外,凭借国资背景,该公司贷款利率逐步下调,又进一步降低了财务费用。“这种好处是新控股股东所带来的的,具有立竿见影的效果。”方瑞征表示。

数据来源:天能重工各季季报

拓展产业链,布局新能源发电业务

受国家新能源产业政策的影响,风电建设具有很强的周期性。同时,受投资周期长,施工进度慢,施工期间变动因素多等特点的制约,风电建设周期具有很强的不确定性。受此因素影响,天能重工业绩具有很大的波动性。其中,2016年至2017年该公司盈利能力曾出现过大幅下降。

数据来源:天能重工历年年报

为了尽可能摆脱业绩的大幅波动,同时化解主营业务过于单一的风险,该公司从2017年开始涉足新能源发电项目,投资建设并持有运营了一批风力发电场和光伏发电站。

截至2020年底,天能重工的新能源发电业务运营稳定,数量持续增加。据该公司2020年年报数据显示,2020年实现四个风力发电场的并网,分别是:山东德州新天能新能源有限公司一期50MW风电场项目;山东德州新天能新能源有限公司二期50MW风电场项目;内蒙古锡林郭勒盟阿巴嘎旗鑫晟能源100MW风电场项目和山西阳泉景佑新能源40MW风电场项目。

随着该公司新能源发电项目建设运营,该业务成为其产业链延伸和公司战略转型的重要举措。据方瑞征表示,目前公司储备的风电和光伏发电项目约为300万千瓦,其中10月8日内蒙古自治区能源局将公司的“天能重工武川150MW风电项目”列入了优选结果。

受益于新能源发电项目的运营,天能重工的业务结构开始逐步优化,成为其稳定的利润来源。

在谈及新能源业务未来发展的规划时,方瑞征表示,风电场和光伏电站的建设需要政府的核准,难以快速大规模的展开,再者该项目需要的资金巨大,未来会根据公司的资金情况和资产负债情况进行合理的安排投资。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