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知名网红书店闭店,实体书店能否迈过“寒冬”?

作者 | 马铭徽 高艺璇    编辑 | 韩毅

2021年11月18日 09:48  

本文2772字,约4分钟

传统书店转型,网红书店倒闭,映照着当下实体书店经营的举步维艰。

运营7年的青岛如是书店(国信店)迎来谢幕时刻。

近日,青岛如是书店在微信公众号发文称,在2447天的经营过后,如是书店(国信店)将于2021年11月21日闭店。如是书店(国信店)曾是青岛最早、最具代表性的网红实体书店之一。在过去的7年中,如是书店(国信店)是众多的书友的集聚地,也是青岛最具“温度”的文化地标之一。

2011年以来,在电商的影响下,大批传统书店一度深陷“倒闭潮”。因此,传统书店在自保追求转型的同时,催生出了一大批网红书店,犹如雨后春笋般在全国各地纷纷开业。

从全国范围来看,不管是闹中取静的苏州诚品、成都方所、言几又,还是上海钟书阁、南京先锋书店等,都是近几年众人皆知的网红书店。再看青岛,如是书店、不是书店、崂山书房、良友书坊等书店打造成为具有本土特色的网红书店,成为读书打卡的热门圣地。

2020年,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世界各地的许多实体书店都受到了冲击,一些大型连锁书店更因庞大的店租成本和人员开销接连倒闭。《2020-2021中国实体书店产业报告》显示,2020年全国共有1573家书店倒闭。传统书店不断倒闭,“始于颜值,终于颜值”的网红书店也开始退出市场,映照着当下实体书店经营的举步维艰。

如是书店(国信店)的关闭成为近期朋友圈中最热的话题,其背后,是人们对实体书店命运的关注。在互联网的洪流中,实体书店能否避免被遗忘、甚至被抛弃的命运,安然迈过“寒冬”。

冲击与倒闭,实体书店举步维艰

11月16日周二下午,笔者来到如是书店(国信店),顾客时有进出,店内的总人数不超过30人,买书的人却寥寥无几,偌大的书店略显空旷。店员称,自从发出了闭店通知后,顾客比往常多了一些,但大部分是询问储值卡的情况,顺带逛一逛书店。

如是书店在青岛共有三家分店,分别位于国信体育馆、石老人海水浴场、以及城阳金域华府附近,此次关闭的只是国信店,石老人店和城阳店尚在正常运营。

对于实体书店来说,房租、人力和水电是硬性成本,即便房租能获得相应补贴,但是人力开销也非常大。笔者观察到,如是书店(国信店)店内有5位服务员,假设每位服务员月工资为3000元,每月人力成本便为1.5万元。

如是书店创始人郝照明表示,如是书店从开业到现在一直处于亏本状态,如同任何一个实体店铺的开门经营就需要面临着各种资金压力。事实上,如是书店营业的7年间也曾尝试过多元化的经营业态。“凭面积优势,如是书店开办文化、艺术讲座、承接一些沙龙活动,期望能够多带些人流量,或许在购书的同时,顾客还能够购买一些文创产品,提高店内销售额。”郝照明说,但这些努力并没有带来太大的改变,现金流的压力一直都未曾缓解。尤其是疫情给线下实体经济带来的影响巨大,成为导致如是书店(国信店)关闭的“最后一棵稻草”。

受地理环境影响,位于崂山区国信体育馆内的如是书店(国信店),人气远远不如位于海边的石老人店,或是位于商场内的连锁书店品牌西西弗书店,以及位于老城区旅游胜地的独立书店良友书坊等。

与此同时,电商网购的兴起,分流了实体书店的大部分读者。图书入驻电商,省去了门店租金、人力等中间环节的费用,因此图书的价格较便宜。当前,许多电商将低价图书作为营销手段,以此来吸引网站客流,电商之间,以店庆、“双十一”等各种理由的打折促销活动愈演愈烈。2010年以来,京东、当当、卓越网络书店之间至少发起3轮价格战,图书的折扣从五折持续走低至三九折,这让实体书店更加无人问津。

互联网对实体书店的冲击只是原因之一,更多的因素在于书籍越来越贵,以及钟爱纸质书籍的人越来越少。青岛农业大学艺术学院院长助理长赵紫平表示,当前,书籍的商业化越来越严重,人们更加注重书籍的装帧、材料及印刷基础,以此来吸引顾客的目光。“由于书籍装帧等材料价格的上涨,成品书籍的价格也越来越贵,此外,出版的费用书号昂贵也是导致成品书籍的价格上涨之一。而且现在年轻人的居住空间有限,电子书能够满足日常的读书需求,纸质书籍不仅占用空间,携带也不方便。”赵紫平说。

转型与同化,网红书店前赴后继

大批传统书店深陷“倒闭潮”,一些实体书店的商家率先抓住了转型机会开始自救。2006年于成都创立的今日阅读社区书店在2014年转身成为网红书店“言几又”,从“书店”升级为“文化生活体验空间”,言几又与同时期迅速发展的西西弗、钟书阁等成为第一批具有网红性质的复合型连锁书店。

从电商冲击传统书店开始,书店就在探索新的生存方式。近几年,“书+文创+咖啡”已经成为书店业普遍采用的模式,这是新书店迅速崛起行之有效的路径,也是老书店转型的方向。西西弗旗下有多条产品线,包括西西弗书店、矢量咖啡、不二生活文创等,还有自己的出版品牌“推石文化”,这些产品都比书更容易获取利润。同时,简单的店型选择搭配专业的产品线,也方便西西弗在向外拓展时节省成本。

在选址上,实体书店不再以街边和校园为主,而是倾向于进驻商业综合体。在体验式商业兴起的大趋势下,网红书店以“书”为核心,融合多种消费及体验场景,发展成了生活方式类体验空间,同时由于装修设计时尚精美、业态丰富,被视为购物中心的流量担当。

除了书店的位置,选品也是重要的一点,不同书店的定位不同,选品也不同。与如是书店(国信店)相比,如是书店(石老人店)的书更像是“附属品”,其定位决定了选品。石老人店面积不大,位于海边,店内摆设多为心灵鸡汤等畅销书。这样的选品与游客读者群的特色相吻合,来到如是石老人店的顾客,大多是享受环境、喝咖啡,顺便拿起书来阅读。

这些书店凭借着绝佳的地理位置、精美的装修和讲究的设计,摇身变为网红书店,成为年轻人新的打卡地首选。但是,对于网红书店来说,虽然赢在高流量的起跑线上,但却并不存在核心竞争力。一味追求装修设计很容易造成行业的同质化,个体缺乏辨识度自然在业内无法脱颖而出,正如郝照明所说,如是书店(国信店)的关闭“是没跑出商业模式”。不是书店、良友书坊等青岛知名的网红书店也因同化导致顾客少得可怜。

“始于颜值,也止于颜值”。网红书店想要在发展受限的行业冰点期成功自救,需要将自救的目光放到系统化、规范化的商业模式之上。留住读者,不能光靠颜值和副业,更要靠内涵。书籍和阅读才是书店的灵魂,如何吸引真正的读者,如何为真正的读者服务,实体书店还需“回归初心”。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