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学与梁启超启蒙思想的塑造

《财经》杂志   文/张文涛     

2021年24期 2021年11月22日出版  

本文429字,约1分钟

在梁启超波澜壮阔的一生中,1898年到1912年流亡日本的14年至关重要。这一时期梁启超以日本思想界为跳板深入学习西方,深刻认识到启蒙国人塑造“新民”的重要性,借助他“常带感情”的妙笔推动了近代中国思想的转型。要深入理解日本时期梁启超的思想世界,必须弄清楚他从日本思想界所导入的欧美思想中接受了什么?又拒绝了什么?他读过哪些书?这是一个非常重要,但难度很大的研究课题,要求研究者对梁启超置身其中的中日两国思想、政治背景有深入了解,对他最终摄取的西学有足够的认识。

学界迄今最具代表性的研究,国内学界以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郑匡民先生为代表,海外学界以日本京都学派狭间直树先生为代表。他们的学术背景和研究方法相对接近,均注重对西学、东学和梁启超新学的文本异同比较,揭示中日两国接受西学过程中的共性与区别,尤其是接受西学过程中基于各自国情的创造性。《梁启超启蒙思想的东学背景》是郑匡民先生的代表著作。

 

... ...

您看的此篇文章是收费文章
您可以通过以下方式阅读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