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上市企业观察|海外项目陷入困境,青岛中程何时翻身?

作者 | 路遥    编辑 | 金文丰

2021年11月22日 15:58  

本文4496字,约6分钟

由于涉足金属镍概念,青岛中程的股价走势非常活跃。不过,连续亏损的业绩使该公司面临危机时刻,今年如果无法扭转亏损局面,可能触发连续三年亏损直接退市的境地。

海外项目建设进程频频遇阻使青岛中程(300208.SZ)陷入尴尬境地。一方面,菲律宾光伏发电项目迟迟无法完成并网,工期一拖再拖;另一方面,印度尼西亚镍铁冶炼项目第一条生产线无法按期交付,生产经营局面难以快速打开。面对这些问题,青岛中程想迅速解决仍有难度。

“目前,全体员工上下一心,克服困难,全力推进在手项目建设。不过,截至11月12日,青岛印尼综合产业园RKEF镍铁冶炼第一条生产线仍未交付。”青岛中程在回复投资者提问时表示。

与上述项目无法按时交付相比,青岛中程持续亏损的局面更加让人担忧。据其三季报显示,今年前三季度,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2.20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24.37%,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289.37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5.17%,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309.92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75.51%。不理想的三季报依旧无法扭转该公司自2019年以来持续亏损的局面。

有业内人士对笔者表示,由于涉足金属镍概念,青岛中程的股价走势非常活跃。不过,连续亏损的业绩使该公司面临危机时刻,根据《创业板上市规则》规定,创业板上市公司连续三年亏损将直接退市。

“留给青岛中程的时间不多了,如果要扭转连续三年亏损的不利局面,该公司四季度的业绩表现一定要特别好,可从其海外项目的进程来看,让人担忧。”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资者对笔者表示。

疫情影响人员往来,海外项目建设陷入困境

青岛中程的前身恒顺众昇,是一家从事电网节能、环保及电能质量优化解决方案的电力装备供应商,于2011年上市。

不过,成功上市并未给该公司带来新的发展机遇。自2012年起,国家电网和南方电网的投资规模出现下降,由此导致国内电力行业进入激烈的竞争环境,引发众多电力装备生产企业业绩出现下滑。作为其中一员,恒顺众昇同样受到了严重影响,盈利能力大幅下降。在此背景下,该公司自2013年开启了战略转型计划,将海外业务拓展作为工作重点。

在转型的过程中,恒顺众昇通过并购手段,先后在印尼获得了大量土地及矿产资源的特许经营权,并以此筹划建设了“青岛印尼综合产业园项目”,同时还承接了菲律宾ENERGY LOGICS PHILIPPINES,INC公司(下称“ELPI”)的“132MW风电+100MW太阳能发电的风光一体化项目”,将主营业务成功拓展至海外。

2017年10月,该公司原控股股东贾全臣无力支撑海外项目庞大的资金需求,将其股权转让给青岛城投金融控股有限公司,实控人变更为青岛市国资委。更换控股股东后,恒顺众昇以“海外工业园区运营”和“海外工程总承包运营”为主的业务模式得到进一步强化,业务重心也由国内拓展至印尼、菲律宾、新加坡等东南亚国家。2019年2月,为了能更准确的反映该公司的主营业务和战略发展方向,恒顺众昇启用新名称“青岛中资中程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及新的证券简称“青岛中程”。

同时,该公司的主营业务变更为海外工业园区建设、海外工程承包以及国内贸易。其中,海外园区建设主要指该公司在印尼筹建的“青岛印尼综合产业园项目”;海外工程承包主要指该公司承包的菲律宾ELPI公司风光一体化项目;国内贸易业务则是为上述两项业务服务,从国内进口一系列相关产品,具体包括钢材、机械装备、建筑物资等。

在笔者2018年10月第一次到访该公司时,时任董事会秘书莫柏欣对笔者表示,受当地地理环境、交通条件以及物资匮乏等原因的限制,青岛印尼综合产业园和菲律宾风光一体化项目进展缓慢,其中平整土地、修路等基础设施建设耗时费力是主要原因。除此之外,业主方对项目的反复变动也会拖累了工程的进展。受此影响,青岛中程的海外项目进展缓慢。

数据来源:青岛中程历年年报

然而,意想不到的是,2020年新冠疫情的暴发对该公司进展缓慢的项目造成了更大的影响。据该公司在回复深交所2020年年报问询函中表示,受新冠疫情影响,菲律宾政府自2020年2月禁止外国公民入境,直至2021年5月1日,才附条件的放开了对外国公民入境的限制。受此影响,国内设备的调试人员无法前往菲律宾进行整体调试,导致光伏项目未能实现并网发电。同时,印尼移民总局封关、停办工作签证,导致公司施工人员无法抵达印尼施工,致使青岛印尼综合产业园项目施工和设备安装一度停滞,对项目建设造成重大影响。

截至目前,国外疫情发展的风险依旧制约着青岛中程的海外项目建设进度。该公司2021年三季报显示,受疫情等因素的影响,菲律宾风光一体化项目中光伏项目仍未完成并网发电及结算,具体交付时间存在不确定性。同时,印尼政府针对疫情适时采取的防控政策,导致该公司在青岛印尼综合产业园承接的2*65MW燃煤电厂工程总承包项目及RKEF冶炼一期项目的交付工期延期。

菲律宾风电项目被终止,会计处理致使利润大跌

青岛中程近两年以来的连续亏损与菲律宾ELPI公司的风光一体化项目密切相关。

据青岛中程发布的公告显示,2016年11月,青岛中程与菲律宾ELPI公司签订“132MW风电+100MW太阳能发电的风光一体化项目”的EPC总承包工程合同,金额为43778万美元。该项目位于菲律宾Iocos Norte省、Pasuquin和Burgos地区,是菲律宾最大的风光一体化项目,也是中国企业在菲律宾最大的风电和光伏总承包项目。

其中,风电场占地面积10.92平方千米,包含2.5MW风机53台,33KV架空集电线路50.9千米,35KV电缆集电线路6.8千米,风机吊装平台53个,箱变及环网柜各53台,场区道路31千米,场区通信、其他附属工程、风电场115KV升压站一个;光伏电场占地面积2.07平方千米,包含光伏板组件312660块,光伏专用电缆集电线路1400千米,低压电缆集电线路182.6千米,35KV电缆集电线路13.8千米,箱变61台,汇流箱488台,逆变器1930台,光伏支架基础灌柱桩121590根,光伏板镀锌支架6000吨,场区道路10.2千米,场区通信、其他附属工程、光伏场115KV升压站一个。

自2017年,青岛中程启动该项目建设以来,其建设过程充满各种困难和不稳定因素。特别是,受菲律宾超长雨季、高频台风以及劳工、地方准证频繁变动等因素影响导致工程进度缓慢,而业主方的计划变更最终导致该项目出现重大变故。

2021年1月,由于合同中规定的选址不适宜建设风电项目,同时ELPI公司不能完成风电项目新的选址,该公司决定终止风电项目并与青岛中程进行项目款结算。

风电项目的终止给青岛中程造成了重大的损失。据双方签署的补充协议显示,基于双方良好的合作关系,青岛中程对风电项目构成收入的利润部分饶让2.03亿元,另外,风电设备出口转内销后计提销项税并冲回收入7090万元,合计冲回收入2.74亿元,同时根据新收入准则,对合同资产计提相应的减值准备。受此影响,青岛中程2020年业绩出现大幅亏损。

数据来源:青岛中程历年年报

截至今年三季度,菲律宾风光一体化项目建设已接近尾声,其中风电项目被终止,光伏项目完工进度为95%,处于最后的并网收尾阶段。该公司在11月3日回复投资者提问时表示,目前光伏厂家调试人员正在办理入境菲律宾的相关手续。

与工程即将完工的喜悦相比,菲律宾ELPI公司能否按时进行项目款结算值得怀疑。据双方终止风电项目的补充协议显示,ELPI公司应支付青岛中程风电项目结算款7.65亿元,其中,2021年3月31日前应累计支付不少于2亿元,2021年6月30日前累计支付不少于5亿元,剩余款项在今年年底前全部结算完成。

然而,截至三季度末,ELPI公司仅支付2.98亿元,尚有2.02亿元未按时支付。下一步,随着光伏项目并网完成,ELPI公司将面临更大金额的结算款压力。

从青岛中程对深交所2021年半年报问询函的回复来看,ELPI公司自身并没有资金实力,其一方面正在与菲律宾相关金融机构对接,进行项目的融资;另一方面拟通过增资扩股或出让股权等方式与菲律宾及周边国家从事新能源投资的相关企业进行项目合作来筹措资金。

镍铁冶炼及燃煤电厂项目再次展期,产业园运营不及预期

“青岛中程正在建设的青岛印尼产业园项目是该公司最大的看点。不过,由于该项目规模大,属于重资产投资,其入园企业建设周期长,资金门槛高,短时间难以快速产生收益。”上述不愿具名的投资者对笔者表示。

青岛印尼产业园项目是青岛中程耗费巨资打造的重点项目,是该公司最核心的资产。该项目以青岛中程并购的印尼当地矿产资源为切入点,通过园区的基础设施建设,打造成集矿区、电能、厂房、道路、码头及行政办公、生活居住等综合配套为一体的工业园平台。建成后,青岛中程可以为入园企业提供基础建设、综合金融、矿产开采、冶炼加工、电力能源、仓储物流、废渣综合利用等全方位、全链条的增值服务。

其中,青岛中程的核心资产是位于该产业园区的煤矿和镍矿资源。据其公告显示,青岛中程目前在印尼加里曼丹省持有中加煤矿约2212公顷,在印尼苏拉威西省持有Madani镍矿约2014公顷,持有BMU镍矿约1963公顷,在印尼帝汶岛持有锰矿476公顷。

据全球最大的矿业公司必和必拓集团首席商务官万迪塔·潘特(Vandita Pant)11月17日表示,随着全球由石化燃料向可再生能源过渡,可用于电动车电池的镍,未来将面临巨大的需求,从我们所做的模型表明,未来30年所需要的镍将是过去30年的4倍。

正是由于镍的巨大需求,青岛印尼产业园项目得到了国内众多企业的认可。其中,云南冶金集团、青岛城投集团等大型国企凭借各自优势,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在这些公司中,尤以青岛城投旗下子公司PT.Metal Smeltindo Selaras公司(下称“MSS”)的镍铁矿冶炼及燃煤电厂项目最为重要。

据青岛中程公告显示,其承接的MSS公司的“RKEF镍铁矿冶炼及燃煤电厂一期项目”计划建设四条镍铁冶炼生产线和2*65MW燃煤机组。按照项目推进计划,首条镍铁冶炼生产线应于2021年10月前交付业主方,全部生产线预计最晚2022年1月前完成最终验收交付;燃煤电厂项目第一台机组应于2021年9月前交付业主方,第二台机组应于2021年11月前交付业主方。

不过,受疫情影响,该项目再次延期。据青岛中程11月12日在投资者互动平台表示,目前青岛印尼综合产业园RKEF镍铁冶炼项目第一条生产线尚未交付,园区在场员工正在全力推进项目进展。

“备受投资者期待的镍铁冶炼生产线再次延期表明该公司拥有的镍矿资源仍旧无法进行开发,这对前三季度亏损的青岛中程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在其他项目受疫情影响存在不确定性的情况下,该公司还能靠什么来扭转局面?”上述不愿具名的投资者说。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