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版NFT”文化出海,攻占千亿IP衍生品市场

作者 | 廖羽     

2021年11月23日 10:09  

本文4105字,约6分钟

盗版横行,IP羸弱,“中国版NFT”能否解决这个问题?

IP衍生品产业的商业价值,在迪士尼等带动下,早已被全球市场认可,而在中国市场,这块沃土却表现平平,远没有发挥出它应有的经济实力。

据国际授权业协会报告显示,2019年全球IP衍生品产业销售总额达2928亿美元,年均增长率高达3.83%。迪士尼三分之二的收入通过衍生品、娱乐业务获取,好莱坞近七成收入来自非电影票房的衍生品产业。

(数据来源于国际授权业协会报告,财经·链新制图)

可在中国,电影总收入的八成以上来自票房收入,非票房收入占比不到两成;动漫IP衍生品市场仅有450亿人民币规模;电视、网剧、游戏等其他泛娱乐细分领域的衍生品市场都十分小众。

据《链新》了解,2019年中国内地与香港的授权商品与服务销售收入达104亿美元,仅占全球市场份额的3.6%。产业发展迟缓使得市场缺乏内容经济长尾效应,国内泛娱乐产业过于依仗内容直接收益,行业想象力大减。

即便目前国人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意识到衍生品市场的重要性,高门槛、低效率的IP授权机制也使得其发展十分受限。也就是说,要改变国内IP羸弱、衍生品产业发展迟缓的情况,就要从革新IP授权模式开始。

2019年4月18日,湖南搜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搜云科技”)递交专利申请,试图通过区块链+文化,打造“中国版NFT”,解决IP授权的种种难题,该专利已于近日获批。

一物一码,搜云打造“中国版NFT”

国内IP授权机制,一般分为传统产品授权、短期促销授权、商业美陈空间授权三个类别,适合长、中、短期不同购买方的需要。不过,这三种方式都需要向IP持有方缴纳高昂的保底金或者形象使用费,数额在十几万到数百万不等。

报价高、沟通难、耗时长的IP授权机制像一座“围城”,外面的人想进去,却被挡在高墙之下,以至于盗版泛滥;里面的人想出来,却无法自降身价,以至于国内IP授权规模十分有限。

有人试图用“较低的保底金+产品销售分成”的形式替代高昂保底金,毕竟,若IP授权方收入与产品销售量挂钩,长期来看,不仅不会自降身价,还能扩大IP流通渠道,带来更多收益,另一方面也能减少商家购买IP的经济压力,减少盗版率。

可从实施结果来看,大多数商家产品流通过程不透明,IP衍生产品销售分成难追踪屡见不鲜,这使得这条路难为业界主流。

业内人士认为:“如果能有一个高透明度的技术,能打通IP授权方和商家之间的信任壁垒,那衍生品市场规模增长也就指日可待了。”

2021年11月9日,搜云科技“一种基于授权码的授权方法”专利正式获批,搜云科技CEO罗尉告诉《链新》:“这项技术可以从根本上解决IP授权难题。”

以故宫IP授权为例,假设故宫IP使用授权码专利技术对外售卖IP,首先需要将自己的数字化作品版权证明、授权条件、授权范围等信息填写,这既是IP买方的选取条件,也是未来维权追责的合约构成,而授权达成后,“故宫”IP就变成了无数个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唯一哈希值。

从生产车间到消费者手中,哈希值化身授权码跟随商品流动,区块链可追溯、不可更改的特性保证了商品流通渠道的透明化,这为IP授权减少保证金和服务费比重,更多依赖销售分成的模式奠定了技术基础。

对于IP持有者、商家、消费者乃至于整个行业,授权码作用明显。一来降低了IP授权门槛,为IP持有者带来更大经济效益;二来让消费者审核商品授权渠道,倒逼盗版率下降;再则授权码还能与其他信息绑定,为商家促销活动、产品原材料溯源等带来更多可能性,大大抬高了IP衍生品的行业天花板。

“搜云的’一物一码’专利,就像是为商品打造‘中国版NFT’一样,基于此产生的IP授权新模式,是目前为止最直接有效提升衍生品产业发展速率的方式之一。”罗尉告诉《链新》:“目前搜云拥有着该模式全部底层支持的五项技术,包括资产登记技术、资产数字化技术、资产交易结算技术、资产流转技术、游戏相关技术等。”

由点到面,“数字文化高速公路”成型

“什么叫’由点及面’?首先,授权码作为技术,解决的是IP持有方和商家之间,点对点的数字资产流转问题,但要进一步扩大资产数字化链条,点对点是不够的,于是我们提出了一体化数字艺术品解决方案——IDA(Integrated Digital Art)。”罗尉表示。

据《链新》了解,IDA是基于“科技+文化”而构建的数字艺术品流动解决方案,这其中的“文化”指的是中国艺术品,“科技”指的是基于区块链的NFT(非同质化代币Non Fungible Token)铸造技术。

从本质上来说,NFT和比特币、以太坊一样,是基于区块链技术的一种虚拟资产。不同的是,比特币像是钞票,相互之间并无区别,而NFT背后对应的唯一哈希值,却能锚定实物产权,像是无形的水印一般保护产权所有者权益。一张图片、一段视频,甚至是房本、车牌,只要将其NFT化,就标明了产权所有者,无可复制,无可更改。

基于这个特性,搜云提出IDA,将艺术品分为数字所有权凭证+实物两部分,前者化身NFT上链(实名制通过文昌链进联盟链)流转,后者则交由专业委托机构保管,分离的方式不仅保证了艺术品能够流动创造经济收益,还解决了保管和鉴真等问题。

“我们选取了具有鉴赏和投资价值的中国艺术精品,比如由荣宝斋出品的齐白石、张大千、傅抱石等10位近现代艺术家1:1限量复制精品,作为IDA作品进行全球销售。2021首批一体化艺术品目前认购已超亿元。”搜云科技CEO罗尉告诉《链新》。

在这个过程中,搜云还与中民华彩联合建设中国民族文化数字文库——金主数字艺术品登记服务平台,承担数字艺术品流转的登记服务工作。同时,数字文库启用全球化网络,通过复制艺术品版权信息,经过海南第三方审查机构审查后出口,再通过海外上链,登陆以太坊,通过Opensea平台对外销售中国艺术品,向世界传达“中国声音”。

“很多人问我为什么要做中国版NFT,要做跨链,他们不理解。而在我看来,这很重要,如果没人做,那国内区块链技术就像是人云亦云和自说自话一样。”搜云科技CEO罗尉告诉《链新》,跨链不仅能拓宽平台IP商品销路,也是文化出海、商品出口贸易的新形式,在商业上可以作为企业走出国门的新模板,在文化上也鼓励更多企业承担社会责任,让世界看到中国艺术。

妙手偶得,区块链的核心是信任和共赢

从授权码专利,到IDA解决方案,回首过往,罗尉表示:“搜云搭上区块链,其实是一个天赐的巧合。”

据罗尉回忆,2013年,搜云科技成立,彼时还是一家做游戏道具的网络公司。当时,国内市场出现大量的游戏道具盗窃、诈骗事件,用户申诉无门,只因平台要求其在账号已失、道具已没的情况下,证明“我是我”的难题。

荒谬的要求让罗尉看到了商机。2014年搜云向全球最大的信息技术和业务解决方案公司IBM(International Business Machines Corporation)求购解决方案,后者出具的报告中明确表示“区块链技术或为解决虚拟财产问题的最优解”,自此,搜云开始研究区块链技术。

证明“我是我”和证明“物品的所有权”一样,从底层技术来看,都可以用构建信息登记服务平台解决,可要让信息高透明化且无法篡改,就需要利用区块链技术建立信任机制。除了游戏账号、道具、皮肤的所有权,现实社会中还存在着大量需要证明“我是我”的场景,于是,搜云科技开始向其他行业延申。

2018年,搜云科技注意到IP授权机制高门槛、低效率的问题,开始思考解决方案。从授权码专利申请,到IDA解决方案推行,从国内文昌链上链,到出口跨链以太坊,搜云科技一步步解决资产数字化流转问题,点、线、面结合向世界传达“中国之声”。

不少业内人士向《链新》表示,“授权码+跨链”的意义是有意义的,不仅铺垫了技术,让“区块链+产业”计划有了实施的基础,还用“区块链+文化产业”让外界看到了区块链除发币以外的实际价值,构建了从登记流转、交易、授权、验证的一整条产业链,让国家监管认可了“区块链+产业”带来的实际经济价值,参与进区块链基础设施构建中来。

罗尉表示,授权码具备的链上存证、版权溯源、销量分利三大特质,从根本上改变了传统“高价一次行购买版权”的商业范式,或为“NFT中国化”开辟新路,而IDA及跨链则拓宽了国际销路,为中国商品流通海外打下坚实基础,也为国内行业加入国际市场开辟了一条新路径。

NFT中国化+开辟国际销路,这不仅有利于平台吸引更多商户、IP持有者,还有利于平台获利(平台收入与授权商品销售量挂钩)。也正因如此,搜云科技目前选取的商品多是销量庞大的国民型产品,如蓝月亮、国窖1573、御泥坊等。

而对于其他行业来说,“中国版NFT+跨链”同样是一项充满想象力的底层技术,影视、音乐、短视频、文字艺术等多行业都可能受其影响,开启新一轮发展,走向国际,一如那张《待细把江山图画》。

北京时间11月18日,傅抱石《待细把江山图画》(荣宝斋出品,具有350年历史,编号#800002#00001)的1:1限量版精品复制一体化数字艺术品,通过跨链技术正式登录 OpenSea,2小时激烈竞拍后,最终以13755.53美元成交。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