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条狗为何掀起了巨大的舆论风波?

作者 | 《财经》新媒体主笔 十年砍柴    编辑 | 王小贝

2021年11月23日 13:30  

本文2669字,约4分钟

前不久我追看了一部美剧《亿万》(Billons)。该剧男主角之一是作风强硬、嫉恶如仇的联邦检察官查克·罗兹(以纽约南区联邦检察官普利特.巴拉拉为原型),他千方百计搜集证据要将华尔街对冲基金大鳄、涉嫌多起内幕交易的波比绳之以法。

电视剧为了表现他这种眼里揉不进沙子的性格,在连续剧第一集刚开始设计了一个场景:查克早上起来到哈德逊河边遛狗,对面一位年轻人遛的狗把屎拉到道路上而狗主人根本不作处理。查克叫住了他,要求他收拾自家狗的便便。对方要查克睁只眼闭只眼,查克发飙了,给狗主人上了一堂“公民教育课”:“这句谚语很奸诈,如果我对你家狗便视而不见,那么下次我就得忍受整个广场是狗屎,然后我们会踩着狗屎回家。接下来我们对一个孩子在报摊上偷几个钱也不在乎,也许他下次就会偷你的电视,或者闯进你的豪宅偷你的妻子。”吧啦吧啦讲了一大通,那位年轻人被查克说得很羞愧,没带装狗屎的塑料袋的他只得徒手撮起狗屎。——自始至终,对方不知道查克的身份。

这个细节设计得贴近生活。在人口稠密的都市里,一个人如何管理自家的狗,能准确衡量出其公德意识、法治意识和文明素养程度,而一个小区乃至一个城市对公共场所狗的管理,也能反映出其整体管理水平。乡村是一个熟人社会,一出村就是荒野,每家基本上有自己的院落或独栋房屋,饲养的狗对公共环境和安全的影响小。而在一个城市特别是工商业繁荣的大城市,养狗人到公共场所遛狗,就很容易和其他人的权利发生冲突。养狗是个人自由,但任何自由都是有边界的,现实中有些人分不清群己权界,无视甚至侵害他人的权益。狗主人养狗不拴绳、遛狗不清理粪便、烈性犬不戴嘴套等行为,即是罔顾现代社会一个常识:个人权利的行使,应止于他人权利的边界。

随着中国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城市里因养狗引发的民事纠纷甚至治安案件越来越多,也颇受公众关注。前些日子,河南安阳市市场监管综合执法支队食品药品稽查专员王某刚的妻子李某,带着两只巨型犬下楼遛弯,将一位老太太咬伤。视频监控记录得清清楚楚,可王家拒不道歉、赔偿,老太太家属向有关部门反应毫无结果,当地媒体派一位女记者去采访,被羞辱和威胁,面对镜头痛哭........这事经媒体曝光后,舆论哗然,顷刻成为网络热点,王某刚被网友呼为“安阳王”。在巨大的舆论压力下,王某刚向受伤者道歉,且被停职接受核查,其妻涉嫌诈骗却不了了之的一件陈年旧案,被扯了出来,进入公众视野。

假设一下,王某刚或他的妻子是《亿万》中那位遛狗不带狗便袋和铲子的年轻人,被查克挡住要求徒手收拾狗便,会怎样?我大约能猜出来,如果查克不亮出身份,他/她会回怼对方狗咬耗子多管闲事,然后扬长而去;如果查克亮出自己是联邦检察官的身份,估计他/她会乖乖地收拾粪便,因为对方能收拾他。

对自家的狗管理不善导致狗咬伤他人,本来只是一件普通的民事纠纷,但凡稍微明白事理、对他人权利有起码尊重的狗主人,只要诚恳地认错、道歉、赔偿医药费加一点精神抚慰费用,都是街坊邻居,受伤者一般会接受。如果对方狮子大开口要求巨额赔偿,那么走司法程序,对簿公堂,由法庭来裁决。王家若如此操作,不至于引起公愤,让两条狗掀起了巨大的舆论风波,乃至整个安阳市官方形象被抹黑。

可王某刚夫妇在自家狗伤人后的一系列行为,向公众形象地诠释了“仗势欺人”这个成语。狗咬人不是件大事,不值得公众耗费那么多精力关注;但狗咬人后狗主人倚仗自己的权势,根本不把受伤者的权利和媒体的监督当回事,才是公众关注的大事。因为这样的行为触动了公众维护权利的无力感、脆弱感和焦虑感,不少人看了这个新闻后会有一种由人及己、物伤其类的共情。在现实生活中,许多是非分明的争端或纠纷——就如监控视频里王家的狗咬了人——就因为强者仗势欺人,这个“势”可能权势、财力或暴力,弱者往往使出洪荒之力难讨回起码的公道。

这事发生后,有人认为受伤者一方不去法院控告而去王某刚工作单位反映,联系媒体曝光,亦是不相信法治的表现。我认为个人持这种观点的是在装“外宾”,而有关公权力部门的人这么说,则是在推卸责任。普通百姓的权利受到伤害,当然首选高效、成本低的救济途径。提起诉讼一般是最后的救济手段,大家都知道,官司打起来耗费时日。王某刚作为一个行政执法部门的官员,竟然如此霸道,向他的上级单位和纪检监察部门检举,呼吁媒体关注,比直接去法庭告他便捷、高效。谁能说向纪检监察机关举报公务人员仗势欺人的行为不是遵循法治之道?《监察法》第三十五条明确规定:“监察机关对于报案或者举报,应当接受并按照有关规定处理。”

从这件事的处理进程来看,王某刚一家应该是“因小失大”了,将为他们当初的骄横付出代价。有人可能觉得疑惑,王某刚难道不知道互联网时代霸道行径是瞒不住的,为什么要蠢到引发汹汹舆情呢?其实一点不奇怪,大多数人是靠经验指导行为,对王某刚这样级别不高能量不小的官员来说,在他生活多年的地方结成了盘根错节的人际网络,他们解决问题,不是权利本位而是权力本位。在这类人心中,没有所谓的权利平等、侵犯别人的权利就要付出代价的意识,遇到此类纠纷时,习惯性的路径是用自己的势力来制服对方。你去我单位控告我让你吃闭门羹,你去其他部门控告我让你遭遇“太极推手”,最终让你精疲力尽而放弃。——狗咬人这样的“小事”成为全网络关注的热点,是其预料之外的小概率事件。现在王某刚向受伤者认错道歉了,我以为是因为巨大的舆论风波触动了更高层级的权力反馈机制。安阳市成立了调查组,且在舆论关注之下,这已然超出了王某刚的运作能力,他是向比自己更强大的权力低头。

从两条狗引发的巨大舆论风波,能看出我们这个社会在矛盾、纠纷处理中存在着“零和游戏”的隐忧。本来嘛,王某刚只要有尊重他人权利的起码的意识,主动道歉这事就翻篇了,可他仰仗自己的势力,就是不愿丢这个面子,而对方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利,直接攻击王新刚的“核心利益”——向有关部门举报,请媒体报道。在这场争执中,王某刚如果“赢”了就是全赢,连道歉都不用;若是输了呢?则是大输,职位受到影响。如此这般,徒增社会管理成本。

财经号所发布文章之版权属作者本人或相关权利人所有,文章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财经》立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