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基础工业公司副总裁兼北亚区总裁李雷:不希望社会妖魔化化石能源,围绕产品生命周期三个环节实现减碳目标

来源 | 财经网   

2021年11月28日 21:09  

本文3665字,约5分钟

“我想作为产业界的代表给各位朋友分享一下,第一是碳元素对人类和社会的重大贡献,第二是产业界如何围绕产品生命周期提供解决减碳的技术方案,实现减碳目标。”11月28日,沙特基础工业公司(SABIC)副总裁兼北亚区总裁李雷在第十九届《财经》年会“《财经》年会2022:预测与战略”上表示。

沙特基础工业公司(SABIC)副总裁兼北亚地区总裁李雷

在李雷看来,化石能源在过去250年中为社会的进步、人类生活品质的改善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不太希望看到我们这个社会妖魔化化石能源。

李雷同时指出,建筑和交通运输这两个巨大的产业链消耗了大量能源,我们要减少化石能源的使用,首先要减少消耗化石能源最大的这两个产业对能源的需求。

另外,李雷还给出了产业界怎么帮助在产品整个生命周期中的三个环节实现减碳的目标:第一个阶段是Pre-use,在产品设计出来之前,应该考虑的就是原料是不是可以用低碳的方式来生产,化学反应是不是可以用比较少的化学能和比较低的压力、或者少量蒸汽等这样一个优化的环境下去实现它,同时公司还要经过不断地对整个过程的优化来确保成本;第二个阶段是In-use,产品在使用周期中,需要我们全社会消费者配合,也需要政府在法规、产品标准上进行适时的调整;第三个阶段是After-use,产品生命周期结束后,我们可以有产品回收再使用、再利用,包括塑料回收。

以下为部分发言实录:

谢谢主持人,非常感谢《财经》2022年会邀请我参加这个非常重要的论坛,我非常高兴能够跟业内的很多专家、大师、老朋友一起讨论今天这场“清晰‘双碳’目标的实现路径”分论坛。我想作为产业界的代表给各位朋友分享一下,第一是碳元素对人类和社会的重大贡献,第二是产业界如何围绕产品生命周期提供解决减碳的技术方案,实现减碳的目标。

刚才刘科院士也提到碳元素是我们生命体和自然界里普遍存在的,像人类的骨骼、细胞、内脏、土壤、植物等,零碳是不可能的,希望有些急于脱碳的朋友们能够知道这个自然规律。第二含碳元素的化合物非常多,像碳氢化合物,对于合成材料(塑料,橡胶和纤维)的生产、对于日常生活当中大量使用的合成材料来说是离不开的。第三我想讲一下化石能源,今天我想提一个稍新一点的概念,我们应该区分化石能源和化石原料。

化石能源大家都知道是油、气、煤,地球在诞生时最初在大爆炸的时候为我们带来了巨大的化石原料储存。化石能源在过去250年中为社会的进步、人类生活品质的改善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大家可以想一下,无论是蒸汽机、电动机、内燃机,还是对各个产业的发展。中国有句俗话讲“吃水不忘挖井人”,我不太希望看到化石能源被过多妖魔化。

但是化石能源使用过程中存在二氧化碳的排放,特别是在能源的转化过程中,转化成为电能、化学能的过程中,确实有二氧化碳的排放。不过在能源消耗结构当中,今天有很多专家介绍了,消耗能源最大的行业其实是建筑行业,比如建材的生产,水泥、玻璃、钢铁、矿石的处理和生产,建筑物的保温,这是消耗能源最大的产业或者说产业链。第二是交通运输行业,很多燃料被用在了道路运输上,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起我们每天在大街上忙忙碌碌,不是到东就是到西,要么是开车要么是坐车。这两个巨大的产业或者产业链消耗了大量的化石能源。

从化石原料来说,目前占所有化石原料使用的15%,不会超过20%,如果按照这样一个比例,我们要减少化石能源的使用,首先要减少消耗化石能源最大的这两个产业对能源的需求。我实事求是地讲,各个大城市追求的CBD是误导的概念,上班一个方向下班一个方向,大家都朝城里面挤,所以带来这个燃油消耗和汽车尾气污染的问题。建材在生产过程中消耗大量的化石能源,所以房地产界的蓬勃发展非常遗憾地带来了大量的对建材的需求,而这个建材的生产过程中我们消耗了大量的能源。同时建筑保温,我们的标准落后,很简单的道理,大家都知道家里面有双层玻璃,为什么不能有三层玻璃、四层玻璃,包括保温材料的使用,一方面几百万分之一的小概率事件出现了保温材料带来的建筑物的失火,对建材保温材料的耐火要求就难于上青天了,只能用基本上不燃烧的岩棉纤维,而岩棉的生产过程中燃烧温度在几千度以上。

我想说的是在世界每天生产9970万桶原油这么一个大概数字下,用于化石原料就是1500万桶,用于塑料也就是8%-9%,一天就是800万桶,800万桶是什么概念呢?中国一天原油的需求是1000万桶。是不是可以请朋友们今后区分一下化石能源和化石原料这两个不同的概念,尽管它们是有关系的。化石原料是我们合成材料的主要原料,是我们社会生活所必需的,电子/电器、汽车、建筑、医药/医疗、电商包材等行业消耗了很多。

作为产业界,怎么围绕产品整个生命周期在三个环节助力实现减碳的目标?首先是Pre-use,就是产品设计出来之前我们产业能够做什么。是不是可以简单提醒一下各位朋友,科学家和工程师是两个不同的职业,科学家是创新,有新的理念,利用现有的化学元素周期表,刚才特别提到以碳元素为基础的碳氢化合物,这是有机化学的基础,在产品的设计过程中我们需要科学家帮助我们找到理论上可以实现的化学反应,找到可以实现这个反应的物理条件,提供催化剂,提供反应机理和工艺,然后由工程师经过实验室小试到中试到不断的调整和优化到工业化。在这个过程中最终的产品还没有交到消费者手里之前,我们应该考虑的就是原料是不是可以用低碳的方式来生产,化学反应是不是可以用低的少的化学能和低压力、少量蒸汽等这样一个优化的环境下去实现它,同时公司还要经过不断的优化来确保成本。科学家在发明一个新产品的时候是不管成本的,但是工程师要把这样一个发明的理念做成产品的时候一定要考虑成本,同时还要考虑它是不是有环保的问题,能源效率问题和有没有污染环境的风险,这是第一个阶段。

第二个阶段是In-use,就是产品在使用周期中,需要我们全社会消费者配合,也需要政府在法规、产品标准上进行适时的调整。举两个例子,第一个例子是身体不好的朋友们到医院去拿药,大家想一下中国的药品包装,药品要放在铝箔上面再用纸、纸盒,整一盒药装的很蓬松,这样的话可能带来巨大的浪费。在国外生活过的朋友都知道药剂师给你一个塑料小瓶,聚丙烯做的瓶,把你要吃的药一次性装满,装在小瓶里面,你自己每天吃多少用就可以了,没有任何刚才我提到的过度包装。大家想一下纸张在生产和印刷过程中砍伐森林、使用化学品、纸浆生产污染并耗能,还要使用油墨,而你打开药品包装盒取药后一瞬间就都扔掉了。

还有汽车的报废,国家标准是按照年份来报废车,不管你开不开这个车。在国外可以保有和驾驶老爷车,50年、60年甚至100年都无所谓。所以汽车只按年限强制报废是不科学的,带来资源、材料的浪费,增加了新车生产的能耗和污染。电动车的电池生产大约需要消耗250公斤的矿石,金属元素、化合物和化学品。电动车只是在行驶过程中相对内燃车能耗低、环保。汽车也好,手机、家用电器也好,都在一个怪圈里,在消费者或者竞争对手的压力下厂家不得不很快地淘汰仍然可以使用的产品。我想问一个很简单的问题,我们自己的手机也好,电脑也好,有多少朋友会用到你装的APP和软件超过30%?极少,大家都随大流,新产品出来了,大家都去买,把依旧很新的产品丢掉不用。汽车也是一样,本来很好的牌子,质量,性能和油耗都挺好,但生产商几乎每年都要推出新款式,不到两年就要重新推一个品牌。所以在产品生命周期的使用过程中,我们作为产业界来说,私心的讲我们愿意多卖我们的产品,更新换代得越频繁越好。但是对于社会来说,对于减碳目标的实现来说,确实是负面的贡献要多过于正面。

最后,是After-use,产品生命周期结束后,我们可以有产品回收再使用、再利用,包括塑料回收。一天全世界消耗1亿桶的原油里面大概有800万桶是生产塑料,废塑料既可以物理方法回收,也可以化学方法回收。尽量使用回收的技术来延长使用,即便不在产品使用周期之内的产品仍然让它能贡献余热。第二,需要整个社会、政府、产业界、批发零售,最重要的是消费者的配合,这样才能减少产品的浪费、能源的浪费和塑料垃圾对海洋的污染。

作为总结来说,对于石化产业界,我们不是耗能大户,我们更不是排碳大户,但是我们有我们的技术,比如二氧化碳捕捉储藏之后还可以利用二氧化碳来生产很多的人类需要的化合物,刚才我已经提到了碳元素为基础的化合物有很多,包括最近很新的时髦概念,二氧化碳可以生产淀粉,当然这个又回到刚才我讲的科学家的工作和工程师的工作是不一样的,我们要考虑整个社会的成本。

今天作为产业界的代表给各位朋友们做了一个不同观点的补充,谢谢大家。

由《财经》杂志、财经网、《财经》智库主办的“《财经》年会2022:预测与战略”11月27日-28日在北京召开,论坛聚焦“巨变下的共识重建”。

(嘉宾观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发言人本人确认)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