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冬天来临,青少年若发生心脏骤停,黄金抢救四分钟要做这个,家长和学校准备好了吗?

2021年11月29日 17:25  

本文1667字,约2分钟

本期嘉宾:

倪国新
北京体育大学运动医学与康复学院院长
马航
美中爱瑞医院急诊科主任

 

第一节:比校车更重要的是AED

倪国新:青少年的猝死确实是一个非常、非常严重,值得关注的一个事情。美国的数据(表明)每年心脏骤停涉及到有将近七千人左右,心脏猝死有两千五百人左右,其中在校园里面就是有将近每年有一百一十人左右,就相当于每三天就有一例发生。

根据美国他们的经验,特别是他们在高中的学生里,针对心脏猝死得出了一个比较重要的一个成功的经验就是除颤仪的投放。

日本的经验可能(也)值得我们借鉴。从2004年开始,在学校——特别是在高中开始投放AED设备的配置,2019年,百分之九十九的高中至少都配备了一部AED设备。

其实除了除颤仪,还有很多跟除颤仪相关的一些物品,比如电极片、酒精垫、毛巾、剪刀等等,都是很重要的。

马航:从我们的医学角度来说,心率分为可除颤心率和不可除颤心率。我们通常的心脏骤停实际上分四种心率,其中两种是可以除颤的,除颤效果非常好;那另外两种(除颤)是无效(的),我们不建议在对不该除颤的患者进行强制除颤。(这样做)没有帮助反而有害。从心脏骤停的流程来说,我们所有最基本的都是从胸按压开始。

在复苏的阶段有一句很重要的话:宁可给不需要心肺复苏的患者做心肺复苏,也好过本该做心肺复苏的患者而没有做。

那对于是不是可除颤心率还是不可除颤心律,我们就要求用机器来自动识别,而不是人工识别。

我们只需要把我们的电极贴在身上,它会自动识别,它会感应心脏的电流,通过判断来进行自动识别,然后给出一个分析意见。

 

第二节:比AED更重要的是——人员培训

倪国新:我们国家2018年关于中小学的一项调查(表明),只有百分之五十几的(学校)

配备了校医,但是大部分是兼职的,有医疗背景的非常非常少的,百分之二十左右

马航:国家标准是学校每六百人配备一名(校医),现在稍微大一点的学校都是几千个孩子,但是目前我们了解到的情况绝大多数的学校是达不到这个要求的。

倪国新:(所以)全民素质的意识的提高,或者整个培训体系的建立都是需要我们进行全面、多方位推进的。

马航:在德国大概百分之八十的孩子从小就会接受急救人的知识(培训),再大一点的时候可能就会做CPR(心肺复苏)的培训,那么孩子们就会互帮互助,就不需要所有的事情都依赖于老师,或者成人就可以完成。

倪国新:(中国)其实三分之二左右(病例)在医务人员赶来之前,都没有开始心肺复苏干预等(措施)。所以说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大的问题。因为可能大家都很慌张,或者说没有足够的知识去做(救助)这件事。

第二,体育教师的培训也应达到一定比例。(日本)有一个全国体育老师协会就强制推行了一个计划,即所有高中体育老师每年必须参加一个二十四小时左右的关于(急救)这方面的课程培训。

根据美国的统计数据,如果在抢救当时是有认证的体育老师有参与的情况下,抢救的成功率达到百分之八十左右,而在他们没有参与的情况下,可能只有百分之五十几。

马航:这样一个整体的体系的建立之后,才能让孩子在学校里更安全。

我们要知道一点,只要心脏停止了跳动,或者它是不规律的跳动,那这种情况会导致病人的全身血液流通就停止了,这种情况下,每一分钟的经过就降低了接近百分之十的成活几率。所以越早开始(抢救)就能越早的拯救患者。

在今年的欧洲杯埃里克森的事件中,他倒地(后)基本上一分钟左右就开始复苏,十三分钟之后心跳就恢复了,病人后面基本上没有什么后遗症。

倪国新:针对我们国家心脏猝死的调查表明,主要是有三个原因:

第一,身体素质比较差

第二,本身原有疾病

第三,大量学生睡眠不足、熬夜的问题

2019年有一个调查,特别是十三到十七岁之间的青少年,他们不足六个小时睡眠的比例达到百分之七八十,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大的隐患。

健康运动的生活方式也是身体素质提高,降低猝死死亡率的很关键的一个因素。

世界卫生组织算过一笔账,如果我们投入一块钱的健身活动,那么就会节省八块钱的医疗费用,更节省一百块钱的抢救费用。

 

第三节  AED除颤演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