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上升的通胀威胁迫使美联储转向,市场将更加动荡?

作者 | 《财经》特派记者 金焱 发自华盛顿    编辑 | 苏琦

2021年12月01日 18:54  

本文2614字,约4分钟

奥密克戎变异毒株和最近新冠病例的增加对美国就业和经济活动构成了下行风险,并增加了通胀的不确定性。

当地时间11月30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美联储将考虑加快缩减购债,以应对高通胀。 

鲍威尔和美国财政部长耶伦共同出席了参议院银行委员会的听证会,他在开场白中提到,奥密克戎变异毒株和最近新冠病例的增加对美国就业和经济活动构成了下行风险,并增加了通胀的不确定性。  

在谈到通胀时,鲍威尔表示,现在是时候停止使用“暂时”一词来形容通胀了。鲍威尔这一表态意味着美联储放弃了最初的说法,即通胀上涨是暂时的。鲍威尔承诺美联储将根据形势来调整政策,确保高通胀不会根深蒂固。       

投资机构Skyview Investment Advisors全球宏观基金经理戴险峰对《财经》记者表示,鲍威尔的讲话传递了很鹰派的信号,调整了市场的预期。缩减购债(tapper)提前结束,并变相承认了“暂时”(transitory )这个词已经失去了意义,不再适用了。市场接收到这个信号,下一步就看两周后美联储开议息会议后的具体操作了。       

实际上就在鲍威尔讲话之前不久,从利率掉期上看,交易员曾将美联储第一次加息的时间点,从明年6月推后到9月,并预期在四季度再加息一次。英格兰银行第一次加息时间点,也从今年12月推后到明年2月。现在,利率期货交易员恢复了对美联储明年6月开始加息以及在2022年底前至少再加息一次的预期。        

本月早些时候,美联储开始缩减每月购买1200亿美元美国公债和抵押贷款支持证券(MBS)的步伐,根据目前的缩减安排,购债计划将于2022年中结束。该计划于2020年初推出,以帮助经济应对新冠疫情造成的冲击。不过由于美国通胀已达到31年来最高水平,越来越多的央行官员呼吁加快taper步伐。      

鲍威尔的评论导致股市暴跌,债券收益率上升。标普500指数中几乎所有股票都下跌,因投资者撤离高风险资产,转向政府债券避险。金融、通讯、工业消费必需品和材料类股的跌幅均超过2%,该指数中所有11个板块的跌幅都至少在1%以上。原油期货当日收盘大幅下跌,遭遇2020年3月以来最大月度跌幅,在Moderna首席执行官警告说,现有疫苗对抗奥密克戎变异株的效果可能较差之后,油价再次承压。        

截至收盘,道琼斯指数下跌652.22点,跌幅1.86%,报34483.72点;纳斯达克指数下跌245.14点,跌幅1.55%,报15537.69点;标普500指数下跌88.27点,跌幅1.9%,报4567.00点。11月道指累跌3.73%,标普500指数累跌0.83%,纳指累涨0.25%。衡量市场恐慌程度的Cboe波动率指数(VIX)有所回升,较上个交易日回升4.23点,读数27.19。         

近日包括旧金山联储主席戴利、美联储副主席克拉里达等越来越多的央行官员呼吁加快taper步伐,花旗集团前全球外汇主管、深数宏观(DeepMacro)联合创始人兼CEO杰弗瑞·杨(Jeffrey Young)对《财经》记者说,这表明美联储的中心已开始位移,鲍威尔也顺水推舟。实际上美联储长期以来一直在紧锣密鼓地准备。尽管美联储的基本假设是通胀将会回落,但美联储也一直在暗示,若通胀未如预期回落美联储将被迫采取更积极行动来应对风险。        

显然,美联储正从更注重推动劳动力市场加速复苏,转向更急于防止物价的上涨。

市场将更为动荡        

美联储从4月到9月的历次会议声明都称,高通胀“主要反映了暂时性因素”。11月30日鲍威尔作出了一个不同寻常的让步,表示该央行在先前关于通胀高企将维持多长时间的评估中可能存在失误。美联储官员和私营部门的预测人员曾估计,由于疫情可能存在着开局、中局和结束,与疫情相关的中断所带来的通胀压力也会如此。        

事实证明,美联储在今年上半年显著低估了今年美国的通胀压力。3月,美联储对2021年美国个人消费支出指数(PCE)的预测中值为2.4%。然而,美国PCE 同比在4月和5月分别达到3.6%和4%。6月议息会议中,美联储不得不上修2021年美国PCE同比至3.4%,但后来通胀形势仍超预期。6月以来,美国PCE同比在4% 的基础上继续上升,9月的4.4%创2021年新高。10月美国CPI同比达6.2%再破前高,预计PCE同比增速也将继续攀升。2021年下半年以来,美国经济增长动能边际放缓,与通胀上升组合成类滞胀格局。         

在杰弗瑞·杨看来,市场对美联储将考虑加快缩减购债的反应有点过头了,因为从历史上看,缩减构债本身,甚至前几次的加息都没有扼杀市场。然而,市场担心两件事:一是美联储会有多激进?在宣布缩表不到一个月后,美联储主席就感到有必要在12月的政策制定者会议前几周公开表示他支持更快的缩表。下一步是什么?     

杰弗瑞·杨指出收紧购债步伐的不确定性损害了股市;另外一个市场的担心是奥密克戎变异毒株可能会提高供给侧的通胀压力,就如同新冠变异毒株德尔塔带来的影响——而更多的供给侧通胀就意味着美联储缩减购债面临着更多的风险。今年夏秋由于供应链瓶颈和其他与经济复苏有关的挑战而导致的通胀飙升,其程度和持续时间都超过了预期。       

多位华尔街人士对《财经》记者指出,很多对美联储的担忧在于其对通胀的调控能力,未来它是否有工具抑制通胀的问题。       

虽然放弃了用暂时来形容通胀,但鲍威尔重申,他仍然预计明年通胀会下降,因为导致价格上涨的部分因素可以追溯到疫情引起的供需失衡,不过鲍威尔承认,最近几个月,价格上涨的幅度要大得多。       

市场目前预计,美联储将在2022年至少两次加息25个基点,并可能在明年12月前加息三次。如果美联储官员们在12月的会议后决定将每月购债规模缩减力度提高300亿美元,那么到明年3月份就可以结束该计划,这样一来,美联储明年上半年加息就有更大的回旋余地。       

交易员用于押注美联储短期利率走向的联邦基金利率期货11月30日显示,投资者并未完全重新预期美联储明年的动向,但确实显示预期明年初加息的概率稍有上升。      

奥密克戎变体被发现之际,欧洲已经在艰难地控制德尔塔变异毒株感染病例快速增加的形势。奥密克戎是否比之前的变异毒株更具传播性及致命性,卫生官员确定这些可能还需要几周时间,这使得市场非常容易因消息面变化而陷入震荡。同时,杰弗瑞·杨说,在美联储12月14日-15日的会议出台加速削减资产购买刺激计划前几周,各种让市场敏感的数据、美联储官员有指向性的讲话等等都会让市场加大震荡。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