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上海文峰的浩哥说几句公道话

作者 | 《财经》新媒体 十年砍柴    编辑 | 蒋诗舟

2021年12月10日 13:41  

本文2431字,约3分钟

许多权威的官方媒体和影响力大的自媒体加入对上海文峰集团和陈浩的口诛笔伐之中,我认为没必要,属于用力过猛。法律的归法律,市场的归市场,文化的归文化,而不必搅合在一起。

一个理发店的老板,突然成为网络上的焦点人物,且连续数日热度不减,这恐怕是上海文峰美容美发集团总裁陈浩(即其企业员工嘴里的“浩哥”)始料未及的。

这波舆论热潮缘起该企业官方微信公众号上发表了一篇文章《秘书眼中的上海文峰美容美发集团总裁陈浩》,该文被各大官方媒体和自媒体广为转发,且被称之为“彩虹屁”(网络流行语,意思是粉丝们无限地吹捧自己的偶像,即使偶像放屁也会被溢美成是彩虹)的天花板。文中的诸多“金句”,如“浩哥有天眼”“掌握万物之规律”“首屈一指的三百六十行状元大满贯”不胫而走,传遍全国。

我看完那篇吹捧文后,第一感觉很不舒服,遣词造句实在太肉麻,夸赞老板的姿态太LOW,太土。但也就是一笑而过,没把它当成什么大事。然而这些天除了网友在社交平台上嘲讽之外,许多权威的官方媒体和影响力大的自媒体加入对上海文峰集团和陈浩的口诛笔伐之中,我认为没必要,属于用力过猛。说白了,一个员工夸自己老板的马屁文章能引来各种解读和花式嘲讽、批评。无非是因为骂这么一个美容美发企业的老板没风险,而且能带来流量。

如何看待那篇被讥诮为“彩虹屁”的文章和上海文峰这家企业,我以为应该是法律的归法律,市场的归市场,文化的归文化,而不必搅合在一起。

作为市场主体,上海文峰必须在法律范围内进行经营活动,受到法律的严格监管。当然,不仅仅是上海文峰,所有的企业都必须如此。如果上海文峰违法了,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昨天开始,网络上又在传一条消息:上海文峰被市场监管局立案调查。这很容易让人误会因为那篇吹捧老板的文章造成巨大的舆情,然后引来了监管部门出手,有人说这是“彩虹屁”的代价。但稍微仔细看一眼消息的全文,就能明白这是条“旧闻”了。11月,上海市消保委发布消费警示提到了上海文峰,上海市普陀区市场监管局立即对辖区内文峰公司及门店开展检查,发现上海文峰美容美发有限公司存在涉及单用途预付消费卡、价格和广告宣传等违法行为,并对文峰公司立案调查,目前案件正在调查处理中。也就是说,市场监管部门立案调查上海文峰在前,而那篇吹捧文章发表在后,二者并不存在因果关系。

一家有诸多连锁店的服务性企业,遇到顾客投诉,被市场监管部门发现有侵犯消费者权益等违法行为并进行处罚,是市场经济中常态,不必过分解读。监管部门依法处理就是,相关企业不能因受到处罚就背上近乎十恶不赦的骂名,从而否定其存在的价值和做出的贡献。几家著名的互联网大厂都接受过位阶更高的执法部门约谈和处罚,甚至被罚几十亿、过百亿的巨款。这些大企业难道因此就应该从市场上消失吗?

从市场业绩来说,我认为上海文峰是一家值得尊重的企业。据媒体报道,成立于1996年的上海文峰至今已在全国开店400多家。另外还拥有一家生物制药厂、一家化妆品厂、一家医疗美容中心和一所职业技能培训学校。上海文峰在全国有1万多名员工,年收入超过20亿。一位在湖南常德市安乡县乡村长大的农家青年,34岁跑到上海,从开小理发店起家,筚路蓝缕闯出这么一片天地,为社会创造了巨额财富,也解决了许多农村和小镇青年的就业,可以说这是改革开放造福于诸多底层青年的一个经典案例。公司员工对陈浩的吹捧当然是言过其实,导致腾笑于天下,但实事求是地说,陈浩的商业头脑、开拓精神还是值得提倡的。

最后说说上海文峰的营销手段和企业文化。上海文峰的营销手段和企业文化确实有些“作妖”,其他多数理发店走时尚的风格,而上海文峰的门店外面永远印着陈浩大背头、歪着脖子的照片,店招则是红底黄字,类似宣传标语,风格给人一种时空穿梭之感,回到上世纪90年代初。有媒体分析这是上海文峰基于市场定位而刻意为之,因为他们的目标客群是40-60岁的中老年男性。走入任何一家文峰理发店,可以享受到身穿短裙丝袜高跟鞋的女员工们的热情接待,男员工们则穿着黑白高仿海军服。这样的“土气”迎合了多数这个年龄层男性的审美观和成长的经历。

作为消费者,如果看着不舒服,不进去花钱就得了。至于企业内部吹捧老板的文化,当然不值得提倡,但我认为应予以起码的理解。无论哪个民族,都存在“谀媚文化”,在中国更是有着悠久的历史和丰厚的土壤。对于员工来说,一部分受不了这类竞相吹捧老板之风,可以选择离开,而更多的员工可能是为了那份薪水,不得不接受,他们未必真的被洗脑了。

因选入中学语文教材而广为人知的“邹忌讽齐王纳谏”的故事中,邹忌明明长得不如城北徐公帅气,但是他的门客说“徐公不若君之美也”,窥镜而自视的邹忌明白一个道理:“吾妻之美我者,私我也;妾之美我者,畏我也;客之美我者,欲有求于我也。”

浩哥在企业内部受到那种夸张的吹捧,就好比一个村长家办酒席,前来道贺的乡亲对主人说一些过分的吹捧话,村长本人很受用。而稍有见识和文墨的人听来,觉得低俗,媚俗,令人发噱,如此而已。其实懂文墨、有见识的读书人为生计又何尝不拍马?“安史之乱”后,唐玄宗仓皇逃到成都,这样狼狈的事被李白写入《上皇西巡南京歌十首》,其一曰:“谁道君王行路难,六龙西幸万人欢。地转锦江成渭水,天回玉垒作长安。”称颂阿谀奉承段位高的,而看不起段位低的,很不厚道。

市场经济是不断发展的,企业文化也是不断发展的。陈浩这代企业主生活的环境和成长的经历,使其偏爱某种企业文化(比如喜欢员工欢呼、鼓掌,大声说出对老板的拥戴),是时代和环境双重作用生成的。当这种企业文化不能适应市场时,那么就有必须改进才能生存、发展的外驱力。相信市场的力量,相信时间的力量,对沉浸于这种文化的企业和老板,则不必苛求。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最新评论
  • Frank
    1个月前
    也是因为大家对美容美发养生这类行业积怨已久,很多去美发店的都遭受过轰炸式的推销办卡
  • 130****8725
    1个月前
    向来只有落井下石,哪来的雪中送碳。作者不容易,挺中肯的一篇文章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