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募基金2021:“顶流”掉队,“后浪”翻涌

作者 | 《财经》新媒体 蒋金丽    编辑 | 蒋诗舟

2021年12月30日 12:46  

本文2456字,约4分钟

距离2021年收官,只剩2个交易日。

年内发行规模再破3万亿,行业总规模站上25万亿,似乎预示着公募基金的黄金时代才刚刚启幕。从白酒到新能源,从茅指数到宁指数,A股用极致的结构性行情铸就了一个又一个“神”,待风向一转,又毫不留情地将其中一些人拉下神坛。

在以业绩论英雄的公募行业,如果要做一个年度回顾,“顶流”和“新生代”是绕不开的两个注脚。前者中的大多数,从出圈到被脱粉,只用了一个春节假期;后者中的少数人,从寂寂无名到一鸣惊人,也不过寥寥数月。

“顶流”掉队,“后浪”翻涌。2021年的公募基金,有人在“追风口”,有人在“等风来”,有人“趁势而上”,有人“卸甲归田”......

失落的“顶流”

2020年被称为公募“出圈之年”,这股热潮一直延续到2021年2月中旬。基金隔三差五上热搜,关注度之高,前所未有。而手握数百亿管理规模的基金经理,牢牢占据着社交媒体的流量高地。

彼时,白酒还是YYDS,医药也是“小甜甜”,张坤是全世界最好的坤坤,刘彦春是最好的春春,葛兰是全世界最好的兰兰。

春节一过,以白酒、医药为代表的核心资产集体哑火,“男人的胃”“女人的脸”都不管用了。随着行情急转直下,基金评论区画风突变,溢美之词转为唾沫星子,涌向此前被推上神坛的“顶流”们。

欲戴皇冠,必承其重。当市场风格从大蓝筹向中小盘演绎,手中的筹码变成调仓的累赘,“顶流”们的故事剧情逐渐脱轨。

有人针对回撤公开致歉。3月份,管理规模超过500亿的基金经理归凯在今日头条上,对春节后市场下跌带来基金净值的较大回撤“深感抱歉”。

有人因被架空公开喊话。8月底,明星基金经理邬传雁的一张微信发言截图,在基金圈广为流传。内容是他控诉公司在没有跟他讨论的情况下增聘了基金经理,并关闭了他的交易权限。

有人疑不堪压力身陷抑郁。9月初,“交银”三剑客之一的杨浩被传因业绩跳水,患上抑郁症,其管理的基金陆续增聘了基金经理。

有人突传噩耗,英年早逝。11月2日,华夏基金公告称,公司高级管理人员、投委会成员、基金经理蔡向阳,于前一日在北京逝世,享年41岁。

有人选择退隐江湖。10月19日,“兴全五绝”之一的公募老将董承非卸任基金经理,在致基金持有人的公开信中,他表示想做出一些改变,暂时告别基金管理工作。

无独有偶,一个月后,有着“成长之王”称号的中欧基金名将周应波同时卸任4只基金,仅留任中欧创新未来基金。外界猜测,这是他离职的前兆,之所以没有马上离开,是因为中欧创新未来锁定期18个月,要到明年4月才打开申赎。

周应波的卸任公告发出后,有基金大V在微博透露,据其了解,未来几个月至少还有3位顶流离职。

回顾这一年,“顶流”们似乎被规模绑架了。明星光环曾让基金公司和基金经理名利双收,趁东风大干快上之后,规模后遗症随之而来。

房地产的压力,基建投资不及预期,叠加新冠疫情的反复,使得今年宏观经济压力骤增。中小市值股票有专精特新的加持,而大市值股票面临着反垄断的问题。

换句话说,今年的市场风格,对规模大的基金经理并不友好。因为在中小盘风格占优的市场中,规模过大难以获取超额收益。

一位头部公募人士向《财经》新媒体透露,目前机构投资者更倾向于认购规模50亿以内的权益类基金,规模超过200亿基本不考虑。

进击的“新生代”

当“顶流”势头不再,“后浪”扛起业绩大旗。

再过两个交易日,公募年度业绩榜单即将出炉,排名几乎已成定局。一个显著的特点是,今年业绩领跑的,基本上是任职1-3年的新生代基金经理。而此前两年,中生代基金经理的年度业绩更为突出。

新生代基金经理业绩有多猛?据Wind统计,截至12月28日,崔宸龙管理的两只基金——前海开源公共事业和前海开源新经济,以绝对优势位列榜单前两名,年内收益率分别达到120.33%、108.76%。

这也是今年到目前为止,唯二的翻倍基金。崔宸龙无疑是一匹出人意料的黑马,因为他担任基金经理的时间不到一年半。

但他并非孤例。进入榜单前十的基金中,除了宝盈优势产业、广发多因子和金鹰民族新兴的基金经理任职年限超过3年,其余7只产品均出自新生代基金经理之手。

“从结果上看,今年来业绩领跑的都是新生代基金经理,但更应该关注的是今年市场风格的剧烈转换和极端分化。”济安金信基金评价中心研究员张碧璇在接受《财经》新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

国金证券研报指出,今年以来市场风格变化和行业轮动的频率明显加快,从大盘成长到市值下沉、从行业龙头到专精特新小巨人、从核心资产到“新光导”,市场的快速变化对基金经理的投资操作也带来考验。

头部基金经理在规模和风格的约束下,投资策略的灵活度受限。新生代基金经理虽然管理经验还在不断积累,但对新鲜事物的接受速度、学习能力、做优业绩的进取心上具有较强优势,与此同时,由于管理时间不长、普遍管理规模不大,也具有较好的灵活度更容易在交易中调帆。

猫头鹰研究院研究总监伍彦妮认为,除了对新的市场环境适应比较快之外,新生代基金经理相对更勤奋,可以通过调研挖到很多不太主流的小盘黑马股。至于他们的业绩能不能持续,取决于未来的市场风格演变。

张碧璇提醒,尽管新生代基金经理相对风格会更加灵活,但顺风时可能只是押对风口或是存在幸存者偏差,必须经过市场长周期不同风格与牛熊周期的检验才能真正形成完整的投资体系。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