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中国宏观经济预测与展望

作者 | 刘元春、闫衍、刘晓光     

2021年12月31日 16:06  

本文2699字,约4分钟

2022年是党的20大召开之年,是十四五规划全面落实、新发展格局全面布局的一年,更是各地政府全面换届之后的一年。

2022年中国宏观经济必将逆转2021年经济复苏乏力、增速回落的势头。一方面它将部分延续2021年宏观经济复苏的动力和基础,另一方面在宏观经济政策再定位、协调体系再调整以及十四五规划全面落实等因素的作用下,宏观经济下行压力将得到极大的缓解。

但值得注意的是,与2021年不同的是,2022年中国宏观经济很可能面临以下系列新挑战:

1、新冠疫情防治的进程依然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社会经济活动的常态化进程,但与2021年不同的是,2022年西方主要国家很可能在疫情防控上全面放开,这将对中国疫情防控模式带来巨大的挑战,对中国宏观经济内外部运行逻辑带来巨大的冲击,引发后疫情时代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调整的再调整。

2、全球通货膨胀的出现、美国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的陆续退出、美国三大新刺激政策的落地与美国财政赤字的持续扩大、全球金融市场的新动荡以及全球供应链在疫后的持续调整将给中国宏观经济的外部环境带来正反两方面的不确定性冲击。

3、2022年是20大召开年,传统的政治经济逻辑要求宏观经济保持较好向上的态势,一方面调整现有的短期宏观经济政策定位势在必行,但另一方面,在现有政策实施的体系下很可能出现宽松的叠加,导致中国宏观经济复苏在“紧缩叠加”与“宽松叠加”之间徘徊。

4、2021-2022年是从传统要素驱动全面向创新驱动的大转型、从简单的开放性发展战略向双循环新发展格局战略的大转型、从高污染高排放向低污染低排放的绿色大转型、房地产-地方财税体系大转型等四大转型全面启动和全面叠加的年份,中长期的结构性大调整将持续与短期稳增长、控风险产生冲突,如何在结构性政策与总量性政策、逆周期政策与跨周期政策之间寻找到新的平衡依然面临许多挑战。

根据上述定性判断,设定系列参数,利用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宏观经济分析与预测模型—CMAFM模型,预测如下:

1、2021年中国宏观经济持续复苏,但受基数因素和下半年复苏势头放缓影响,前高后低的态势明显,预计第四季度实际GDP增长3.9%,两年平均增长5.2%,全年经济增长8.1%,两年平均增长5.1%。2021年价格走势分化明显,受需求不足和食品价格回落影响,全年CPI涨幅预计为0.8%,12月当月重新突破1%,受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影响,PPI全年涨幅预计达到7.9%,12月达到13.1%,这导致全年GDP平减指数达到5.4%,为2016年以来的新高。在供给端,第二产业实现强劲增长,增加值同比增速达到8.5%,两年平均增长5.5%,第三产业深度修复,增速反弹至8.1%,两年平均增长5.1%;第一产业增速也显著高于往年,达到6.7%,两年平均增长4.8%。在需求端,固定资产投资和消费进一步恢复,同比增速分别达到5.8%和12.8%,两年平均增长4.3%和4.1%,实际恢复水平仍然偏弱;出口延续强劲增长态势,同比增长30.1%,两年平均增长16.1%,贸易顺差扩大至约6400亿美元,对GDP增长的贡献率大幅上扬。2021年货币信贷政策整体收紧,货币供应量(M2)同比增长9.0%,社会融资总额存量增长11.0%,分别较2020年回落1.1和2.3个百分点。在经济复苏和低基数因素作用下,2021年政府收入明显改善,公共财政收入同比增长14.2%,政府性基金收入增长7.8%,合计增长12.1%,为2022年实施积极财政政策创造了空间。

2、2022年在宏观经济政策再定位、协调体系再调整以及十四五规划全面落实等因素的作用下,中国宏观经济下行压力将得到极大的缓解,各方面增长表现将逐步回归常态。预计全年实际GDP增速将达到5.5%左右,并呈现前低后高的运行态势,预计第1季度将重回5.0%之上,至第4季度趋稳于5.6%。2022年供需两端将进一步深度修复并趋于平衡。在供给端,第三产业将加快补齐缺口,增速达到6.5%左右;第二产业开始向正常水平回落,增速收于4.5%。在需求端,受房地产投资下滑影响,投资将有所回落,受疫情等因素影响,消费继续恢复但仍存在缺口,预计增速分别为4.4%和6.8%。2022年全球疫情和世界经济形势趋于复杂,叠加高基数因素,出口增速将出现明显回落,预计同比增长5.2%,但贸易顺差仍将保持高位。随着供求趋于平衡,2022年物价水平将最终走向平稳,预计CPI涨幅回升至2.1%,PPI涨幅回落至4.0%,GDP平减指数为3.4%。2022年宏观经济政策再定位将创造相对宽松的政策环境,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总额的增速将保持平稳,与名义GDP 增速大致匹配,同时加大财政扩张力度。预计M2增速将稳定在8.5%左右,社会融资存量增速保持在10%左右。受政府性基金收入下滑影响,政府收入将明显回落,预计增长4.1%。

在上述判断和预测的基础上,报告提出了系列政策建议:

第一,科学设定2022年经济增长目标,建议提出“基于疫情的增长目标”,以更好地发挥预期引领作用。

第二,综合考虑各方面因素,2022年基准增长目标不宜设定过低,建议在5.5%左右。

第三,高度重视2022年价格环境的复杂性,这决定了宏观调控需要进行分类精准调整。

第四,坚持从系统论出发,按照中国特色宏观治理框架科学实施宏观政策,统筹解决周期性问题与结构性问题,实现增长动力与波动管理有机统一。在总体政策定位上保持相对宽松的宏观政策环境,使积极的财政政策真正积极,稳健的货币政策真正稳健。

第五,货币政策需要做好应对经济增速回调以及美联储“加息缩表”风波的准备。

第六,财政政策需要出台消费导向的减税降费政策和民生导向的收入补贴措施。

第七,完善宏观审慎调控框架,注重稳增长与防风险在中长期内的动态平衡。

第八,加快十四五规划项目落地,提升基建投资增速,发挥跨周期调节作用。

第九,推进关键要素市场化改革,理顺煤电价格关系,做好应对全球能源危机的准备。

第十,延续中小微企业税费减免政策和就业稳岗补贴,扭转中小微企业全面放缓态势。

第十一,科学调整疫情防控政策,利用大数据等信息手段优化疫情管控方式。

第十二,利用好预期管理工具,加强市场沟通,降低宏观政策的不确定性。

最后,在新发展格局的统领下,深入推进结构性改革和结构调整,通过构建新红利和解决结构性问题来充分释放中国经济的潜在增长空间。

注:报告中的数据除注明出处之外,皆出自Wind数据库和中国宏观经济论坛团队(CMF)测算,如有遗漏,请联系更正。

财经号所发布文章之版权属作者本人或相关权利人所有,文章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财经》立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