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军工赛道还有多少投资价值?

作者 | 星图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付一夫     

2022年01月06日 11:48  

本文3867字,约6分钟

回顾2021年的资本市场,自春节过后,以“宁组合”为代表的高景气成长股强势崛起,新能车、半导体、光伏等赛道都有亮眼的表现。

当市场为“宁组合是不是要取代茅指数”这一话题争论不休之时,却鲜有人注意到,另外一个平日里不太起眼的板块同样走出了一波行情,它就是军工。数据显示,2021年5月至12月底,军工指数从1357点一路涨至2120点,涨幅高达56%,且大幅度跑赢上证50指数、沪深300指数,以及同期食品饮料和医药的表现,着实令人刮目相看。

2022年,军工赛道还有多少投资价值呢?

军工赛道的底层逻辑已变

从历史上看,市场对于军工赛道的印象似乎一直都不算太好,很多时候都是“只讲故事,不看业绩”,而且波动幅度极大,是投资者眼里典型的“渣男行业”。

究其原因,由于行业的特殊属性,上市军工企业在信息披露上与其他上市公司差别较大,致使很多投资者对于军工行业的了解有限,继而习惯于将军工当成是依靠重大军事事件驱动的短期题材,如国庆阅兵、火箭发射成功等等,“跑步进场、迅速撤退”的短期投机行为造成了整个板块的剧烈波动。

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此前军工企业一直实行成本加成定价机制,该机制规定军品装备的利润率只能是生产成本的5%,即“军品价格=定价成本*(1+5%)”,如此一来,既限制了行业盈利能力的上限,又使得军工企业为了获得更高的利润而将经营目标集中在成本最大化上,整体效率不高。

然而,这样的局面正在发生实质性的转变。

2011年4月,经有关部门批准,《关于进一步推进军品价格工作改革的指导意见》正式发布,拉开了军品定价改革的序幕,经过数年的持续推进,改革已经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

根据《装备购置目标价格论证、过程成本监控和激励约束定价工作指南(试行)》的描述,新的定价公式为“价格=定价成本+目标成本*5%+激励(约束)利润”,增加了激励(约束)利润项——这显然是为整个行业提高效率、降低成本和增加利润打开了全新的空间。

正因如此,军工企业在后续量产过程中,盈利能力将有望得到大幅度改善,而这也将重塑军工赛道的投资逻辑,使之完成由“事件驱动”向“基本面驱动”的华丽转身。

事实上,军工行业的高景气已经有所显现,整体业绩都在提升,这从主要公司的财报数据中就可窥探一斑:
中航沈飞:2020年营收增长14.96%,归母净利润增长68.63%;2021Q3营收增长31.76%,归母净利润增长25.24%;

航发动力:2020年营收增长13.57%,归母净利润增长6.37%;2021Q3营收增长18.59%,归母净利润增长23.58%;

中航光电:2020年营收增长12.52%,归母净利润增长34.36%;2021Q3营收增长28.83%,归母净利润增长47.66%;

中航电子:2020年营收增长4.72%,归母净利润增长13.45%;2021Q3营收增长19.33%,归母净利润增长38.65%;
航发控制:2020年营收增长13.14%,归母净利润增长30.68%;2021Q3营收增长24.62%,归母净利润增长20.09%;

北摩高科:2020年营收增长65.95%,归母净利润增长49.08%;2021Q3营收增长121.76%,归母净利润增长87.26%;

洪都航空:2020年营收增长14.68%,归母净利润增长60.03%;2021Q3营收增长42.68%,归母净利润增长429.47%。

正因行业运行逻辑的改变与高景气度的释放,军工赛道在2021年大放异彩当然就在情理之中。

军工行业的黄金发展期已然到来

展望2022年,军工的这一高景气是否会延续呢?答案无疑是肯定的,其中最“硬核”的理由,在于国防军工行业的增长具备极强的确定性。

众所周知,强大的国防军工实力是一切经济社会发展的前提,是国家安全战略、地缘战略和军事战略的基本保障,也是所有科技战的最高阵地,更是大国博弈的主战场。放眼全球,近几年国际形势愈发复杂多变,不确定性日益上升,世界上的主要国家都将国防摆在了极其重要的位置。以美国为例,其2021年国防开支7405亿美元,同比提升了0.3个百分点,占GDP比重为3.59%;其余国家也依照自身情况有不同程度的增加,各国都将国防建设视作未来加大投入的“必然选择”。

就我国而言,国防预算开支虽然以2077亿美元位居世界第二,但仅占全国GDP的1.5%左右,不仅大幅度低于沙特阿拉伯的9.94%,也低于美国、俄罗斯、韩国、印度、英国等国家,仅排在全球第八名——这与我国经济体量、国土面积以及国防需求显然是不匹配的。

与此同时,尽管我国军工行业已经取得了长足的发展,但在一些细分领域,我们仍与其他大国有着明显差距。以军用飞机为例,根据Flight International发布的《World Air Forces 2021》相关数据,目前美军拥有各型现役军用飞机共计13232架,我国军用飞机保有量则为3260架,仅为美军的1/4左右;从细分机种来看,我国战斗机数量约为美军保有量的58%,运输机数量约为美军保有量的28%,而诸如特种飞机、武装直升机、教练机等其他机种,均不足美军保有量的20%。

此外,我国军用飞机的代际结构与美国也存在差距。来自《World Air Forces 2021》的数据显示,在我国的战斗机当中,以歼7、歼8位代表的二代机存量占比仍高达42%,而美国空军二代机已经基本退役,目前已形成了以F-15、F-16等四代机为主,F-22、F-35等五代机为辅的格局,四代机和五代机占比分别为85%和15%。

综上,面对世界不稳定因素的增多、国际形势的愈发复杂多变以及行业短板,大力发展国防军工建设已是刻不容缓。正因如此,我们看到了在《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中,针对国防军工的发展制定了多项计划,具体包括:

确保2027实现建军百年奋斗目标的基本纲领;确保国防实力和经济实力同步提升的大力投入;对军队的要求为加快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推进军事管理革新,加快军兵种和武警部队转型建设,壮大战略力量和新域新质作战力量,打造高水平战略威慑和联合作战体系,加强军事力量联合训练、联合保障、联合运用;对军工装备则提出了推动重点领域、重点区域、新兴领域协调发展,集中力量实施国防领域重大工程,优化国防科技工业布局,加快标准化、通用化进程。

正因为上述诸多“强国强军”政策的有力下达,我们可以认为:军工行业的黄金发展期已然到来,至少在“十四五”期间具备极强的增长确定性;再叠加国企改革提速等利好的加持,不仅赋予了军工赛道更大的投资价值,还令人无比期待2022年的行情。

哪些细分领域值得关注?

在我看来,2022年的军工赛道上有以下三大细分领域值得关注。

其一,军用飞机制造。

军用飞机已经成为现代战争决胜因素。在多样化作战需求牵引、颠覆性科学技术推动以及经济投入的支撑下,世界主要军事强国正加快对空军武器装备的探索与发展,加大对现役装备的升级改进,推动以作战飞机、支援保障飞机、无人机、机载武器等为重点的现代化建设,使空军装备发展进入新的阶段。尽管我国军用飞机发展成就斐然,但同其他发达国家相比还存在一定差距,未来军用飞机将有望迎来高速增长的新阶段。另外,在新型飞机加速落地、国产化替代及全军加强实战演练的前提下,与军机相关的航空发动机、机载系统等也将踏上增长的快车道。

其二,导弹产业链。

现代战争中,精确制导武器的重要性日益凸显,在作战中的使用比例也在不断提高。数据显示,1991年海湾战争中导弹使用比例约为8%,而在2003年伊拉克战争中这一比例上升至约70%。于我国而言,随着“十四五”期间实战化军事训练强度的大幅提升,叠加军事备战需求大幅增加,作为战略威慑武器的导弹有望迎来确定性增长。

其三,新材料里的碳纤维和钛合金。

碳纤维是一种含碳量在90%以上的高强度高模量纤维材料,具有密度低、质量轻、强度大、耐高温等特点,因其操作工艺复杂、生产成本高昂,是复合材料领域集大成之作,被誉为“黑色黄金”。碳纤维非常适用于单体价值高、质量要求低的军工航空航天产业,包括军用飞机、导弹、航天探测器等方面,具有重大战略意义。

至于钛合金,则是以钛为基础,添加钒、铝、钼、铬等其他可强化钛金属性能的元素,经过熔炼、锻造、轧制、挤压等生产和加工工艺制成的结构材料,具有强度高、抗蚀性好、耐热性高、化学活性大、导热弹性小等优点,被誉为正在崛起的“第三金属”。钛合金是飞机结构件及发动机制造的关键材料,主要用于飞机的起落架部件、机身的梁、框和紧固件等,发动机风扇、压气机、叶片、鼓筒、机匣、轴等,以及直升机桨毂、连接件;此外,特种钛材料和高温合金还广泛应用于防务领域。

而在下游需求的高景气、军机升级换代以及国产替代等因素的作用下,未来碳纤维和钛合金的提升空间巨大,这也赋予了相关龙头企业更大的投资价值。
 
【注: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在任何情况下,本订阅号所载信息或所表述意见仅为观点交流,并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

财经号所发布文章之版权属作者本人或相关权利人所有,文章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财经》立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