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结构与全球化:“未来将与过去完全不同”

《财经》杂志   文/庞溟     

2022年1期 2022年01月10日出版  

本文525字,约1分钟

在1901年出版的《国民经济学讲义》前言里,斯德哥尔摩学派创始人之一克努特·维克塞尔指出:“在所有社会问题中,人口问题最重要,但与此同时也最被忽视。”维克塞尔甚至认为,任何一本经济教科书都应当以人口理论开篇。

120年过去了,遗憾的是,由于“大多数宏观经济分析关注的是周期性和国家层面的变化”,人口趋势和全球化这些结构性与全球性因素,对世界金融和实体经济带来的缓慢却持久的影响,依然未引起足够重视。正因如此,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教授查尔斯·古德哈特和摩根士丹利前任全球经济学家马诺吉·普拉丹认为,“经济学课本忽略劳动供给变动的影响是不妥的”,并且希望通过《人口大逆转》一书“纠正这种不平衡”。

在两位作者看来,有利的人口结构和迅猛的全球化是过去30年快速增长、低通胀与低利率背后最主要的原因:中国加入WTO、东欧国家回归全球制造与贸易体系、婴儿潮一代进入劳动力市场、人口抚养比(非劳动年龄人口与劳动年龄人口之比)持续下降、女性劳动参与率的提高等各方面因素的有利变化,使全球可贸易部门劳动力的供给增加了一倍多。

... ...

您看的此篇文章是收费文章
您可以通过以下方式阅读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