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元宇宙里炒地,1万变77万

来源 | 凤凰WEEKLY财经   作者 | 刘思洁   编辑 | 张轶骁

2022年01月10日 20:20  

本文3503字,约5分钟

90后徐伟,刚刚做成了一笔从1万元到77万元的买卖。

三个月前,他花了大约1万元人民币的价格在某元宇宙游戏里购买了一块虚拟土地,在一个月的时间里,上涨了77倍。

他及时出手,卖掉了这块地,获得了70多万的收益。同一时期,他所投资的一款区块链游戏跑路了,项目方提走了游戏里交易资金池中的全部资金,最终改款游戏的代币归零,徐伟也为此亏损了2500美元。

2021年,元宇宙概念爆火,传统行业中的公司只要加上元宇宙的概念,该公司的股价便会应声上涨。

据清华大学发布的2020-2021元宇宙发展研究报告,元宇宙本质上是建立在互联网基础上的虚拟社会,构成元宇宙的五大要素是:网络算力、人工智能、游戏技术、显现技术(AR、VR)、区块链技术。

元宇宙一定需要区块链技术作为底层技术吗?区块链技术的拥趸们认为,区块链把通信技术的发展从信息的传递转向价值的传输,因为区块链不可篡改的特性,虚拟资产上链后,可以实现确权,这是元宇宙内经济体系建立的基础。

目前还处于元宇宙的早期,未来的发展走向并不能被完全预测。但是在元宇宙概念的加持之下,区块链中的各种项目再一次产生了让人眼热的挣钱效应,和频频出现的爆雷风波。  

一块地,一个月涨价77倍

2021年9月,徐伟觉察到成立区块链相关业务的公司已经刻不容缓。在圈子里,虽然亏钱的人是大多数,但是能大把挣钱的机会却遍地都是。

徐伟是一名连续创业者,他做过电商,做过供应链相关的产业,也做过社会创新的公益项目,“传统行业的利润太低了。”

早年间因炒币挣了几百万元的徐伟,尝到甜头后决定“all in”区块链行业。2021年10月,他和朋友们共同出资,成立了一家从事元宇宙、链游相关业务的公司。公司的主要业务是购入游戏中的土地,创建多个链游游戏账号,参与游戏打金挣钱,以及少量托管一些朋友的资金。  

在公司层面上,他负责判断投资项目,在各种元宇宙项目中买地,盖房子。目前,公司买的地基本不出售,就是囤在那儿。  

问到为什么买地,徐伟觉得这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地是基础啊,以后在元宇宙上无论干啥,肯定都是要先有土地。”  

徐伟在等待着随着元宇宙世界的一步步构建,这些地在未来能发挥出它的作用。

2021年11月,两个区块链头部沙盒游戏的房地产交易金额突破了2.28亿美元。虚拟地产开发商Republic Realm在推特上宣布,斥资430万美元购买某沙盒游戏中的一块虚拟土地,一举创造了虚拟房地产价格的交易纪录。而著名歌手林俊杰也在特推上宣布,花了78万元人民币在另一沙盒游戏平台上,购入三块虚拟土地。 

虚拟房地产炒作的热潮,也让不少人分得了红利。在短短一个月时间里,徐伟在某游戏买的一块地就翻了77倍。虽然在不懂行的人看来,那只不过是几个像素块。面对着77倍的利润,徐伟觉得这并不算什么,据他了解,比他更早期的参与者中,有人获得了几千倍的利润。

在公司层面上,徐伟虽然主要是囤虚拟土地,但是偶尔也会进行虚拟土地的交易,如果某块土地价格涨得过快过高了,就会把土地卖掉,“等到时价格降下来接回来也不迟。”  

链游爆雷,有公会悬赏100万抓人  

在区块链业内人士看来,链游便是未来元宇宙的雏形,有的游戏可以在其中买地,由社会成员共创一个虚拟世界,这接近于目前人们对于元宇宙未来的想象。而一些养成类、竞技类的游戏,里面也存在着玩游戏虚拟货币的获得与交易,这对比传统游戏,也多了一层能够与现实联结的经济模式。  

徐伟公司所做的这些事情和区块链技术开发的高门槛不同,是不懂技术的普通人也能参与的事情,凭靠信息差挣钱,通过各种渠道获得各种项目的最新消息,在最早期参与项目,从中获得利润。

除了囤地之外,公司的几个年轻员工的主要工作就是拿着公司出钱购买的“装备”,通过操作在链游游戏中打金。以及做一些区块链产品的交互测试,从而获得一些代币的奖励,这在币圈被称为“薅羊毛”。

类似游戏的游玩方式很简单,在最开始需要花钱购买游戏中的一个元兽,每天上线做任务,获得游戏的代币奖赏。最多的时候,徐伟赚得了15倍于初始资金的收益。不过他表示:“这些游戏目前并没有什么游戏体验,参与进来的人也只是为了挣钱。”

  

徐伟上线打金的链游界面 图|受访者提供  

当然,他也有投资失败的时候,他曾经玩过一个由国人开发的BNBHEROES的游戏,去年11月15号该游戏发布了自己的代币,这是在游戏中参与打金能够获得的代币,但仅仅过了二十天,项目方把游戏交易池子中的代币全部提走跑路了,导致游戏的代币直接归零。徐伟亏损了2500美元。

徐伟很明白,大多数链游就是资金盘游戏,游戏体验极差,而他们团队现在所做的一些事情,挣的就是后来的接盘者的钱。公司无论是买地也好,做游戏打金也罢,都有可能遇到类似游戏公司卷钱跑路的情况。

徐伟玩的BNBHEROS(中文名“币安英雄”)崩盘后,引发网上散户玩家、链游公会等一片声讨,一家链游公会发出公告,愿意悬赏100万元寻找项目方。有媒体援引行业人士观点称,链游圈90%的参与者不是真正做链游的,而是去搞投资。

NFT成为大企业的营销手段  

诺富腾创始人付饶也是抓住了区块链机遇的的人,2018年开始,他在香港从事一些跟NFT相关的工作,2021年,NFT相关的业务暴增,他专门成立了公司承接相关业务。短短一年时间,他感知到“NFT“已经彻底出圈了,有许多传统企业找到他们,开口第一句话便是:“你看我们竞品公司做了一个这样的NFT项目,你帮我们做个类似的。”

2021年3月,数字艺术家Beeple的作品《Everrydays:The First 5000 Days》在佳士得拍卖行拍出6934万美元的天价,刷新了数字艺术拍卖品的最高交易纪录,这被行业内人士视为NFT艺术藏品全面出圈的标志。

NFT即非同质化通证,和同质化通证如“BTC”、“ETH”的可分割、可整合、可替代不同,NFT是一种虚拟资产的确权手段,没有一个NFT是相似的,它们也互相不能替代,比如徐伟在游戏中购买的土地,就是一种上链的NFT。业内公认,NFT的这种属性能够为元宇宙中的资产提供支持,是唯一能够确保虚拟资产属于自己的手段。

该技术萌芽于2015年,在2021年实现了全面的爆发。截至2021年12月27日,NFT的总市值已达到103.49亿美元,目前NFT的持有者数量为135.6万。从2021年年初开始,阿里、网易、腾讯等互联网巨头开始布局,随后视觉中国等一干科技公司纷纷进场。   

周星驰的电影《新喜剧之王》在宣发过程中找到了付饶团队,付饶团队帮着周星驰把最经典的十二个喜剧经典桥段的改编权铸成了NFT。而在帮比亚迪做了新车发售限量捆绑送出的999个音乐NFT之后,比亚迪股价顺势上涨4%。

对于许多传统企业来说,NFT是一种品牌的宣传,付饶明显感受到了行业内的这种趋势,博物馆把镇馆的藏品做成了NFT,有夜店在虚拟房产中开了一个party。

不过在国内虚拟数字货币的交易被定为违法,各个企业生产出自己的NFT产品也不是为了交易。在面对记者时,付饶反复强调,自己公司所做的事情不涉及交易,一切都在法律许可之内。

在个人层面,付饶也会买卖NFT藏品,曾经也获得过六七倍的收益。

他的理念是,购买数字藏品是参与区块链社会实践的一种方式,他花500多美元购买艺术家PAK的一幅NFT作品。准确地说是参与了一次NFT作品的创作,在图像的呈现上,人们能看到的只是一个个圆圈。但实际上,这次作品是在一个有限时间里无限地发售,参与的人都可以获得这个作品的一部分,随着人们的交易,这些部分会整合在一起。在未来,随着交易次数的不断增加,可能最终会整合成一个大圆圈,一切都还不可预知。但这项创新用9200万美元刷新了艺术家Beeple所创下的数字藏品的交易价格。  

付饶很享受这种类似的社会实验和创新。但他也表示,现在的NFT也过于粗糙,“我去看过孙宇晨的NFT藏品展,主办方给他的展布置的挺精美的,但和旁边展厅展出的大家作品对比起来,就逊色太多了。”

曾有一位并不知名的90后画家找到了付饶,让付饶帮助他把自己的作品做成NFT数字藏品。在线下,画家画作的卖出讲求机缘,而做成了NFT后,作品很快卖出了,截至目前已经卖出了60多幅,每幅价格为180元。 

付饶明白,这是时代的“红利”。

(文中徐伟为化名)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