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太原到海口,波音还要再等等

来源 | 经济观察报   作者 | 沈怡然 林婷婷      

2022年01月11日 11:10  

本文3200字,约5分钟

一位接近政策层人士并不认同此次调飞有信号意义,调飞不是商业运营,波音在中国的商业运营依然要完成此前既定的审定流程。“调机就好比你把你家的车从北京开到天津,一般是一次性的,不允许运营载客,跟批准运营载客是两回事”。

导读

壹  ||  737MAX要在中国复飞,必须满足中国民航局的三个原则,包括飞机的设计更改必须获得适航批准;驾驶员必须重新得到充分有效的训练;两起事故的调查结论必须是明确的,而且改进措施是有效的。

贰  ||  737MAX解封最早从美国联邦航空局(FAA)开始。进入2021年下半年,737MAX在全球解冻的速度开始加快。

叁  ||  即使在完成补充运行合格审定后,737MAX在中国的复飞以及采购依然会面临一些现实的问题。

一趟空载飞行,让禁飞近3年的波音737MAX再次进入公众视野。

飞常准APP显示,1月9日下午16:33,737MAX8执飞的海南航空HU8003次航班从太原武宿机场起飞,于19:22降落至海口美兰机场,飞行时长2小时49分钟。

1月10日,一位海南航空人士对记者称,目前海南航空正对737MAX8进行调机,也就是把空飞机调到其他位置,这并非商业飞行、没有载客,对公司后续的计划还不太清楚。

民航专家李瀚明表示,此次调机应该是为了申请适航许可而将飞机调至“可完成本适航指令相关措施”的地点。根据《适航指令》第六章《措施和规定》第九节《特许飞行》章节,航空公司可以按照 CCAR-21 相关规定申请调机飞行,以便在合适的地方完成措施。

李瀚明的判断是,海南航空应该是将这架飞机调到有维修能力的总部海口,这样才能完成后续的相关工作。

一位接近政策层人士并不认同此次调飞有信号意义,调飞不是商业运营,波音在中国的商业运营依然要完成此前既定的审定流程。“调机就好比你把你家的车从北京开到天津,一般是一次性的,不允许运营载客,跟批准运营载客是两回事”,该人士举例说明。

2019年埃航空难事件发生后,中国民航局率先要求停飞波音737-8——目前737MAX飞机中,只有737-8于2017年10月获得了中国民用航空局的型号认可。因此,目前我国进口的737MAX飞机只有737-8型——此后,737MAX在全球开始了大面积停飞的状态。波音公司对记者称,正在与世界各地的监管机构和客户密切合作来支持全球MAX机队的安全复飞。

2021年12月3日民航局的新闻发布会中,民航局航空器适航审定司司长杨桢梅曾表示波音737MAX8已完成适航批准,并于12月2日发布适航指令。但这还是一项“最基本”的工作,国内航空公司还要完成飞机改装、停场飞机恢复、驾驶员培训等工作,经补充运行合格审定后,有望于今年(2021年)年底或明年(2022年)年初陆续恢复国内现有机队的商业运行,并重新启动新飞机引进。

上述接近政策人士介绍,补充运行合格审定一般由地区管理局负责,与适航审批不同,补充运行合格审定由各航司提交审定申请。

李瀚明表示,适航指令的发布,意味着中国民航局移除了中国境内的航司对该机型恢复运营的原则性障碍。航空公司在按照指令完成软硬件安装、手册修订、测试准备等措施之后,可以向民航局申请既有737MAX飞机的适航批准。

波音的全球冻结

在2019年3月埃航空难发生后,中国民航局首先在全球范围内停飞了波音737MAX。该年3月21日,中国民航局以平急明传电报的形式发布了一份通知,其中民航局称目前事故调查尚未排除飞机设计问题,波音公司正在对飞机有关系统进行更改设计,考虑到当前飞机适航性存在不确定性,经研究,决定从即日起暂停办法737-8飞机的适航证。

根据中国民航局官网,拥有适航认证,表明航空器、航空发动机、螺旋桨或者零部件符合经批准的设计并且处于安全可用状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用航空器适航管理条例》,民用航空器必须具有民航局颁发的适航证,方可飞行。

自此,波音737MAX飞机在中国的商业运营按下暂停键。上述接近民航政策人士对经济观察网表示,此后,中国民航局曾以明电的形式要求波音MAX飞机在审定合格后再逐步恢复商业运行。

在中国民用航空适航审定中心2020年度部门决算中曾经列出了9.85万元的审查及审定任务支出,其中就包括波音737MAX飞机的现场审查。

在中国禁飞波音737MAX飞机后,加拿大、印度尼西亚、韩国以及美国等多个国家的航空管理部门也出台了类似的政策,并约定了一系列复飞的要求。

美国联邦航空局FAA批准恢复运营的条件是,安装软件升级、完成线束分离和改装、开展飞行员培训并彻底完成飞机解封。

在中国复飞,则必须满足中国民航局的三个原则,包括飞机的设计更改必须获得适航批准;驾驶员必须重新得到充分有效的训练;两起事故的调查结论必须是明确的,而且改进措施是有效的。

波音曾表示,在此期间,公司一直与航空公司密切合作,向他们提供关于飞机长期封存的详细推荐建议。

波音方面还声称进行了三方面的调整,第一是组织调整,将超过5万名工程师整合纳入一个部门,其中包括一个新的产品与服务安全单位,让整个公司的安全责任统一起来;第二是文化加强,进一步赋权工程师进行安全和质量改进。公司正在更高的透明度和及时性水平上识别、诊断并解决问题;第三是流程改进,通过采用新一代设计流程实现更高水平的初始质量。

解冻之时?

解封最早从美国联邦航空局(FAA)开始。

2020年11月FAA解除了波音737-8和737-9机型的停飞指令。这意味着FAA管辖范围内包括美国境内的航空公司采取必要步骤恢复该机型的运营,并允许波音开始交付飞机。

对此,波音民用飞机集团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斯坦迪尔(Stan Deal)表示:“FAA指令是一个重要节点。我们将继续与世界各地的监管机构和客户合作,以实现飞机在全球范围恢复运营。”

进入2021年下半年,波音在全球解冻的速度开始加快。

据新华社12月29日报道,印尼交通部28日解除波音737MAX的禁飞令。印尼交通部在一份声明中宣布,作为监管部门,交通部民航总局完成对波音737MAX客机系统更改的评估后,决定解除禁飞令。所有民航运营商必须遵守适航规定,在波音737MAX系列客机复飞前,运营商和民航总局将分别检查客机。

韩国、埃塞俄比亚也陆续宣布了恢复波音737MAX机型商业运营的计划。

2021年12月3日,中国民航局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会中民航局航空器适航审定司司长杨桢梅表示2021年8月民航局组织波音公司在中国境内顺利开展了737MAX8飞机审定试飞工作,同时于11月11日征求了公众对适航指令的意见,处理公众意见后现已完成适航批准,并于12月2日发布适航指令。

在上述发布会中,杨桢梅表示国内航空公司还要完成飞机改装、停场飞机恢复、驾驶员培训等工作,经补充运行合格审定后,有望于今年(2021年)年底或明年(2022年)年初陆续恢复国内现有机队的商业运行,并重新启动新飞机引进。

作为波音公司较为主流、效益较高的机型之一,737MAX能否复飞关系着各个航空市场对飞机的采购,而这也是影响波音公司业绩和估值的重要因素。受到各国政策以及疫情的影响,波音这家6年来营收超5000亿、相当于日赚2亿美金的公司,在过去两年里股价跌去了70%。

复飞是否会为其业绩带来更多支撑?

根据飞友科技提供数据,截至目前,国内13家航司共停飞97架737MAX:南航24架,国航16架,海航11架,上航11架,厦航10架,山航7架,深航5架,东航3架,祥鹏3架,奥凯2架,福州航2架,昆明航2架,九元1架。自2019年3月中国民航局要求停飞以来,该数据没有变化。

李瀚明表示,目前,波音如果希望向航空公司交付新 737 Max 飞机,暂时还需要向民航局申请个案批准。

但即使在完成补充运行合格审定后,波音的复飞以及采购依然会面临一些现实的问题。李瀚明表示,一方面,美国疫情限制当地新飞机向中国航司的交付;另一方面,启封飞机、对飞机进行改装、培训飞行员等都需要航司付出一定成本,在市场需求低迷的行情下,航司的启封意愿还是未知数。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