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解决乡村振兴的答案,区块链上都有

作者 | 王晟宇     

2022年01月12日 10:04  

本文3872字,约6分钟

“数字村民”,一群靠数字藏品连接起来的人。

2021年12月初的一个晚上,章华在数字作品电商平台NVWA女娲上买了一个数字藏品项目,在支付了999元之后,他成为了河南省平顶山市郏县冢头镇花园村的“数字村民”。

花园村的村民并没有见过章华,但这不妨碍他以自己的形式为花园村献计献策,或是提供相应的关注。

与章华一样,“数字村民”们更愿意聚集在线上社群的新式“村组织”中,讨论如何助力花园村的发展。比如,村里的农产品有哪些销路,如何能够吸引城市里的游客下乡游玩等。

“通过将乡村特色资源以数字藏品的形式发售,一来,能够吸引全国的人关注到花园村。二来,将实体权益上链,有利于构筑信任基础,并降低权益流通的成本。”冢头镇股份经济合作联合总社(下称“冢头镇联合社”)负责人张小刚说。

让资源走出去

从郑万高铁平顶山西站出发,沿高速驱车40多公里,到达花园村。

这个村子共有235户,原住村民946人,耕地面积963亩。曾先后被授予全国文明村镇、省级卫生村、河南省乡村旅游特色村等荣誉称号。当地环境怡人,有各类花树9000余棵,村如其名。

2015年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提出,鼓励通过改革创新,利用贫困地区的土地、劳动力、资产、自然风光等要素,让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如今成为乡村振兴战略当中的关键路径,被称为“三变改革”。

冢头镇股份经济合作联合总社正是“三变改革”后建立的村镇集体经济联合组织。其负责人张小刚是促成花园村数字藏品发行的牵头人。

张小刚认为,农村集体经济本身具有丰富的资源。土地、房屋、村民都是乡村重要的资源,每个村庄都坐拥数千万甚至上亿的资源。而想要盘活这些资源,首要的就是引进资金、资源和人才。

但农村的资源状况各不相同,一是缺乏宣传端口。二是因地域距离导致的投资范围局限,限制了一些偏远但资源丰富的地区发展。三是缺少各种类型的人才,资源无法得到有效整合和充分利用。

不同于沿海发达地区的村镇可以吸引周边城市群的投资需求。像冢头镇这样地处中原的村镇,即便具备较好的人文和自然资源,仍鲜能受到河南省外的更多关注。

几个月前,张小刚开始接触区块链技术。在认识到区块链能够给乡村振兴带来新的探索路径后,冢头联合社加入了由国仁信合和简通科技作为生态方的合作经济组织CUN社区,成为了CUN节点,共同参与CUN的建设与发展。NVWA女娲平台正是依托CUN网络铸造、兑换的数字作品电商平台。

经过深入了解,张小刚认为区块链在农村可以大有所为。因此牵头促成花园村首批“数字村民”发行。

2021年12月5日,首个运用区块链技术连接实体经济的数字作品电商平台NVWA女娲正式上线,首批发售了200个花园村“数字村民”数字藏品(非同质化存证)权益项目,售价每个999元。

“‘数字村民’分布在全国各地,有相当多的智力资源和渠道资源。‘数字村民’能通过自身能量,帮助花园村编织出包括村庄规划设计、销售农产品、引入经营运营人才、引进可持续发展的益民项目等巨大的资源网络,他们能更好为花园村的发展壮大做出贡献。花园村发展得越好,相应的‘数字村民’也能有越多的经济上和社会价值上的回报。另外,村里给第一批‘数字村民’准备了一份礼物”张小刚表示。

张小刚介绍:“销售款项会由NVWA女娲平台直接转入花园村的合作社账户,然后他们怎么用,由村里支配”,“他们可以选择开发民宿,引进其他产业,都很灵活。”

“数字村民”的机会

“持有这种数字藏品,会享有一些实际权益,关键是能给村里一些实际的帮助,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创新,很有意义。”第一批花园村“数字村民”藏家王伟告诉《链新》。

NVWA女娲平台显示,“数字村民”享有花园村集体建设产品服务;每年可免费在民宿住宿一晚,持有人终身有效;按照花园村合作社规定,数字藏品持有者优先获得相关经营性资产(如村内民宿、餐厅等)的承租权或经营权。

“‘数字村民’来花园村玩,你可以免费入住民宿,还可以以很低的价格享受优质的农产品。如果你没空,可以把权益让给亲朋好友,只要登记上就行了,农村人都是很实在的,一定会保障大家的权益。”张小刚说。

而这些来自于全国的“数字村民”和花园村的交互也不仅局限在带来一些消费或享受权益。

“举例来说,我们种植的一些农产品,过去可能没有很好的销售渠道。但是‘数字村民’分布在各个城市,也从事各行各业的工作。他们极有可能一下子就给推销出去了,并且参与到这个过程,大家都能受益。”张小刚认为,未来“数字村民”将为花园村带来更多机会。

除了销售农产品之外,“数字村民”也将利用其各自的经验参与到花园村的建设当中,如民宿的经营和管理。此前,冢头镇的一些民宿经营正因缺乏管理而深陷困境。

目前,“数字村民”们正在线上社群的新式“村组织”中讨论如何助力花园村的发展。再过一段时间,首批“数字村民”的头像将在花园村的公示墙展出,这是“数字村民”身份认同的一种方式。

“在全国来说,这可能也是独一份的风景线。”张小刚对于这个想法十分认可,目前正在积极筹划。

几位“数字村民”向《链新》表示,他们本就出身于农村,一直以来都非常关注乡村的发展。如果这条路能走通,也会把这套经验带回到自己的家乡去。

投资乡村的开端

数字藏品是运用区块链技术发行的一种线上存证,具有唯一性,不可篡改等特点。目前,正被广泛应用于艺术品、游戏资产、版权证明等对多方互信、资产上链有需求的领域。

NVWA女娲平台的项目合作负责人陈士华认为,目前倡导的“市民下乡”模式已经在很多地方得到验证。城市人在回到农村时,除了购买农产品,体验观光等消费需求之外。还具有参与乡村建设的投资需求。而将数字藏品实践到乡村振兴,能够降低信任门槛和流通成本,扩大参与范围。

“投资需求其实是大头。” 陈士华提出,引入“数字村民”的消费权益只是运用区块链技术参与乡村振兴的开始。

目前,随着乡村振兴战略推进,部分地区在探索在不改变农村集体土地所有权和农民宅基地使用权的前提下,允许农村居民与城镇居民合作建房。

2021年6月,来自北京的6位市民在河北滦平县农村产权交易中心取得了《合作建房房屋使用权(租赁)鉴证书》,自此得到到滦平县桑园村“伴山集”的合作建房资格。房屋建成后,在保证农宅性质不变且尊重社员意愿、满足农户居住的前提下,合建资格人有权享有剩余部分的财产处置分红和经营分红。合建出资人享有其他未利用房屋的占有、使用、收益、转让等权利。

未来,在冢头镇的各个村镇,将采用数字藏品的方式引入城市资本,利用农村闲置土地建设更具规模的发展项目。

但这条路也并非一帆风顺,地方政府的监管是第一道门槛。

“NVWA女娲平台本身就是吉首市政府重点扶持、打造的区块链技术平台,有较强的公信力。当然,我们还会跟相关地方政府去谈,帮他们建立一个线上的平台。把这种农村的资产以数字资产的形式进行销售。在政府的指导之下有序发展。”陈士华介绍下一步的计划时提到。

陈士华表示,“不涉及到产权和资产就简单一些。当然,数字藏品和实际财产关联肯定是需要和地方政府合作的,需要相关部门的指导和参与。”

冢头镇对这个试验的包容性很强,张小刚对未来充满信心。具有多年乡村工作经验的他认为,农村要振兴,其中很重要的是不避讳谈钱。

“离了金融干不了事,离了钱做不了事。”张小刚提出,“有的人谈钱都怕犯错误。发展经济没钱,发展啥经济?经济好与坏,村集体经济的收入高与低,还是以钱来体现。把制度定好,人员规矩定好,钱肯定是赚的。你不多赚钱,永远也振兴不起来。”

第二道门槛是区块链技术的认知门槛。

作为一项新技术,区块链还远没有像互联网一样普及。而对于偏远的农村,沟通成本也就更高。

不过张小刚并不担心这个问题,“我也是边干边学,就好像洗衣机只要会用就好了,没必要非得知道怎么造的。”他认为,对农民来说,重点是告诉大家这个事情能带来收益。并且要把第一个试点做好,这样后期大家才会跟随并支持。

陈士华认为,从实操的层面来看,目前NVWA女娲平台的用户基本是此前对区块链有所了解的人,这部分的用户教育已经不需要再做了。而农村的重点,不在解释什么是区块链,而是如何加强服务能力。

章华向《链新》表示,等到工作不忙的时候,他会去花园村住一住。如果未来NVWA女娲平台推出更多关于乡村振兴的数字藏品的话,他表示,“权益确实让人心动的话,在能力范围之内还是会参与的。”

(注:应受访者要求,章华为化名。)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