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三希:互联互通的另一个解题思路

作者 | 《财经》E法 殷继 编辑 | 朱弢  

2022年01月12日 18:43  

本文2641字,约4分钟

一种可能的解决思路是,建设和规范流量市场,允许参与各方进行有偿交易,以此达到互联互通的目的。

在经过中国互联网十余年的屏蔽史后,互联互通成为大势。然而,不同企业对于开放的态度不尽相同。各家企业对于互联互通都有什么的考虑和选择?什么样的互联互通能够让互联网行业更加规范有序发展?

近期,《财经》商业治理研究院举办“《反垄断法》修订及互联互通新态势研讨会”,暨第六期《财经》商业治理沙龙,邀请了多位学者,从法学、经济学、社会治理等不同维度,围绕《反垄断法》修订及“互联互通”等话题展开讨论。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李三希表示,“从互联网屏蔽史来看,企业在不同阶段对于互联互通展现态度不尽相同,当流量成为稀缺资源,互联互通可以是有偿的,通过建设和规范流量市场,来保护平台利益。”

企业的态度因时因势而变

回溯中国互联网屏蔽史,最早出现的是2008年阿里屏蔽百度,即淘宝在robots.txt协议中屏蔽百度爬虫的抓取。李三希表示,当年百度在搜索引擎和整个互联网行业都是龙头老大,阿里的量级还远不如当下,当时淘宝屏蔽百度有助于阿里的兴起。

顺着时间脉络,2011年京东、美团取消支付宝支付;2012年3Q大战;2013年阿里屏蔽美丽说、蘑菇街等导购平台,“封杀”微信,关闭从微信跳转到淘宝商品和店铺的通道;2017年,微博宣布暂停今日头条第三方接口,今日头条禁止推广微信、微博等第三方平台账户及二维码;2018年,抖音被微博封杀。微信、QQ正式屏蔽了抖音链接。互联网各巨头企业逐渐进入相互隔离屏蔽的状态。

可以看到,阿里与微信的相互屏蔽的状态,始于阿里先封杀微信,此后微信反过来也屏蔽了淘宝链接。李三希指出,到了今天阿里有非常有迫切的愿望让微信开放。“早期互联网企业更倾向于相互屏蔽,但时过境迁,一些互联网企业对于封闭和开放的态度有所改变。”李三希表示。

2021年9月9日,工信部有关业务部门召开“屏蔽网址链接问题行政指导会”。四天后,“推进制造强国网络强国建设,助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新闻发会上,工信部回应了社会公众关切的互联网行业互联互通问题。此前的2021年7月,工信部启动了为期半年的互联网行业专项整治行动,网址的屏蔽链接是重点整治的问题之一。工信部要求,企业推进即时通信屏蔽网址链接等不同类型的问题,分步骤、分阶段得到解决。

此后,腾讯表态,“我们坚决拥护工信部的决策,在以安全为底线的前提下,分阶段分步骤地实施”。

阿里巴巴回应,“互联是互联网的初心,开放是数字生态的基础;阿里巴巴将按照工信部相关要求,与其他平台一起面向未来,相向而行”。

字节跳动则表示,“保障合法的网址链接正常访问,是互联网发展的基本要求,事关用户权益、市场秩序和行业创新发展,字节跳动将认真落实工信部决策”。另外,字节跳动还呼吁所有互联网平台行动起来,不找借口,明确时间表,积极落实,给用户提供安全、可靠、便利的网络空间,让用户真正享受到互联互通的便利。

“腾讯的态度上是支持的,但是要求以安全为底线;阿里是要与其他平台相互打通;字节则呼吁所有平台都行动起来。”李三希认为,这三家大型互联网平台的态度有细微差异。

是否开放是趋利避害的选择

李三希认为,从互联网屏蔽史来看,互联互通有四个层面的含义。第一是网址链接互相开放;第二是软件、App、系统的兼容性与互操作性;第三是内容与数据的共享、开放;第四是整个生态的开放。

“从经济学角度来看,互联互通对于不同企业而言利弊不同,最为核心的关注点是互联互通后的‘网络效应’和‘竞争效应’的变化。”李三希解释,在企业眼中,互联互通的“利”是带来更强的网络效应,“弊”则是带来更强的竞争效应。

在李三希看来,大的互联网企业可能更倾向于封闭,因为从网络效应中得到利益较小,反而竞争效应较强;小企业则更多倾向于开放,因为能够享受网络效应带来的好处,但竞争效应带来的负面作用并不大,也就是说,它的开放给竞争对手带去的优势并不明显。“此外,随着技术、模式以及市场格局的发展,企业态度也会发生改变。比如现在字节跳动就欢迎互联互通,腾讯相对来说会抵制一点,而阿里过去封闭现在要开放。”

“从促进社会整体福祉的角度来说,监管部门要求互联互通,有一些经济学角度的支持理由。”李三希将其概括为五点:一是便利用户,降低用户在使用不同平台时的转换成本;二是提升网络效应,用户越多,提高消费的机会就越多;第三是提高效率,数据可转移会极大提升数据的利用效率;第四是促进竞争,互联互通后,企业需要通过降低价格或提升产品、服务质量,来吸引客户;第五是促进创新,中小企业接入大平台后可获得更多流量,发展机会更大,反过来可以激发它们创新动力。

实现互联互通的另一种路径

“现在谈得比较多的是大型平台之间的互联互通,但不管从社会角度还创新角度,亦或从市场竞争角度而言,更多强调对中小企业的互联互通,可能更为重要。”李三希表示。

在李三希看来,如果在网址链接互相开放的基础上,进一步实现App等软件层面的互联互通,势必要在技术层面建立统一标准。“谁来制定这个统一标准?如果由大平台来制定统一标准,则有可能加强它们的垄断地位。”

李三希认为,现在阶段谈论互联互通,更多地谈论它在“事后”将会如何促进竞争,提升效率,但如果企业“事前”就知道必须互联互通,那么可能会挫伤它们投资的积极性。“这是在谈论互联互通的应当考虑到的重要因素。另外,关于必要基础设施理论的适用性,也应该遵循严格的适用条件。”

对于未来如何实现互联互通,李三希也提出另一种路径思考。他认为,各大平台执行屏蔽策略,很重要的原因是现在流量竞争处在平行化状态。可以考虑改变无偿共享流量逻辑,通过建设和规范可交易的流量市场,允许参与各方进行有偿交易。

另外,李三希指出,在互联互通过程中,用户隐私、虚假广告等问题也需要被考虑到进来。平台有权利进行审查,但在互联互通之后,这些问题将牵涉更多主体,如何界定各主体之间的责任还有待讨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