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价创七年新高,100美元指日可待?

来源 | 华尔街见闻   作者 | 朱雪莹     

2022年01月18日 14:18  

本文2260字,约3分钟

国际油价用了去年一整年实现了超50%的涨幅,然而在新年只用了两周,就涨了10%。

周一布伦特原油触及86.71美元/桶的高位,在前两周斩获10%涨幅之后,已经超过了去年10月的高点位置,创2014年115美元以来的七年新高。

WTI原油也紧随其后,同样在新年前两周涨超12%,虽然仍略低于去年的峰值,但是也站在了84.78美元/桶的高位。

高企的能源成本,一直是美国通胀居高不下的关键原因,所以美国政府一再呼吁欧佩克增产来填补供给缺口。

RBC Capital Markets全球大宗商品策略主管Helima Croft对此表示:

现在石油市场处于如此危险的时期,拜登政府绝对准备向欧佩克要更多原油。

然而至少从目前的形势来看,拜登政府的呼吁见效甚微。目前欧佩克+依旧维持着去年七月达成的共识,即每天增产40万桶。

在这种形势之下,“原油旗手”高盛已经开始摇旗呐喊。

高盛能源研究主管Damien Courvalin对彭博社表示,在供应增速过慢、无法跟上需求的情况下,油价将在今年第三至第四季度达到每桶100美元。此外,高盛还将2023年布伦特油价预期从85美元/桶上调至105美元/桶。

而除了供需两端之外,Courvalin认为高成本也是助推油价的关键因素,同时兴业证券分析师郭嘉沂、付晓芸指出,低库存也成为不二原因。

供给:欧佩克+“心有余而力不足”

欧佩克+囊括超20个全球主要产油国,但各国目前的产能情况也是相距甚远,所以组织即使想要大幅增产,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俄罗斯在去年已经宣布“产能已接近满负荷”,其中最大原油商俄气表示“已经没有闲置产能”。

“无闲置产能”已不单单是俄罗斯一家的困扰,已经蔓延全球。摩根士丹利分析师Martijn Rats指出,目前全球原油闲置产能到今年年中将跌到2百万桶/日以下。

此外,利比亚、哈萨克斯坦、尼日利亚、叙利亚、也门等纷纷出现供给问题,安哥拉和马来西亚等成员国因缺乏投资导致增产履约能力不足。

其中,叙利亚因为管道受损、与邻国也门发生武装冲突等因素,产量已经降至70万桶/天,是一年多以来的最低水平。哈萨克斯坦开年局势动荡,本国最大油田Tengiz也被迫调整生产计划。

库存:多年低位丧失缓冲功能

库存的意义,就是为了在大宗商品供给出现紧平衡的情况下,提供缓冲余地来稳住价格。

然而现在的情况是,全球原油供给增速缓慢或将推升价格,原油库存却处在多年低点。

兴业证券分析师郭嘉沂、付晓芸指出,根据Energy Aspects的统计,目前在美国原油可用库存天数虽然为27天,但如果剥离线路填充和运输中的原油这个数字将减少到只有18天,降至2007至2008年时的水平。

同时以远期覆盖天数衡量,Energy Aspects预计2022年8月全球原油可用库存天数将跌至十年来的低点,低于2011年的水平。

Rats指出,2021年的原油库存已经持续下降,今年开年继续下跌,2022年年底库存可能会进一步下降。

这就导致全球原油供给市场“枕戈待旦”,几乎不能出现任何差池。因为足够库存提供缓冲,任何突发的大规模供给终端都会成为油价上冲的动力。

需求:“耗油大户”离脱碳化还很远

原油作为重要的化工产品原料,其价格走势和下游汽油、柴油、天然气和塑料的消费情况密切相关。

按照Courvalin的说法,他预计汽油、柴油和塑料的消费量都将在今明两年创下刷新历史新高,虽然“减碳”已经成为各主要经济体的发展方针,但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很难一蹴而就。

这里以“能源转型先锋”欧洲为例。在需求平稳期,欧洲内部的新能源尚且可以满足终端需求,然而一旦供需两端均出现较大波动,欧洲还是需要依赖天然气这个重要的过渡能源来化解危机,天然气需求爆棚也就成为拉高原油价格的关键助力。

此外,Courvalin还强调,虽然全球近600万电动汽已经减少部分汽油需求,但是最多只减少每天10万桶的需求。“耗油大户”大型卡车和飞机离脱碳化还有不短的距离,它们才是全球每天近1亿桶耗油量的重要贡献者。

成本:想要供给增多,油价必须远高于成本

华尔街见闻此前提及,全球原油供给不足,除了欧佩克+“想增但增不了”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因素是,美国“能增但不想增”。

之所以“不想增”,原因包括ESG对传统能源投资的“厌恶”、页岩油田本身成本高企等等。

总之,成本高是美国众厂商望而却步的重要原因。

那么也就说是,想让美国页岩油厂商增产并非不可能,只要油价足够他们覆盖成本并且有利可图。

这也就符合了Courvalin的观点:想要供给增多,油价必须走高,这样才能抵消项目高企的资金成本。想要通过增加供给来减低油价,首先就要先提高油价把供给提上来。

然而华尔街见闻曾提到,相比于大型厂商,美国中小型原油厂商由于无需承担股东压力,增产意愿旺盛。如果油价高企,他们将是被率先带动的群体,有望最先实现增产,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压制油价。

但从总体上看,供给、库存、需求、成本纷纷发力,100美元/桶已登上今年原油目标清单。

而其中如果想从供给方面来稳定价格,那么重要就要看接下来以沙特阿拉伯为首的“产能过剩国”会如何行动了。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