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直播是把“双刃剑”

《财经》杂志 文/《财经》记者 辛颖 实习生 王伟宁 编辑/ 王小  

2022年01月24日 11:05  

本文3584字,约5分钟

无论患者是否知情同意,手术直播都存有风险

山东省一医生疑似在网上直播妇科手术片段被立案调查。

2022年1月18日21时,山东省日照市公安局东港分局发布公告:接群众举报一医生疑似在网上直播妇科手术片段,遂即对涉事医院相关人员进行调查,于18时许将涉事医生厉某抓获,目前已立案,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中。

涉事医生厉某是日照市中心医院的一名麻醉医师,该医院一位办公室工作人员回应《财经·大健康》称:“医院对此事决不会姑息,目前仍然需要等待公安机关的调查结果,根据结果采取下一步措施,会在第一时间发布处理结果。”

截至直播间被封禁,上述直播共进行了1小时18分。根据《医学界》报道,视频举报者称,是偶然翻到直播间的,直播内容为一名刚做完手术的女性患者。随后,其老公进入房间给患者穿内裤,部分裸露部位均被拍了下来,患者并不知情。

B站在1月18日回应称,“经内部核查,您反馈的直播间于1月15日直播过程中被多次警告及切断,随后被永久封禁。目前已向公安机关进行举报,并将积极配合警方开展调查取证。”

“渉事医生在民法层面可能涉嫌侵犯患者隐私权、人格权,在刑法层面还可能涉及犯有侮辱罪、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传播淫秽物品罪,要视情节而定。”上海市律师协会医药健康业务研究委员会主任卢意光分析。

手术直播是随着2014年4G网络普及而兴起的,在2020年新冠疫情的推动下,得到快速发展。这类医疗场景直播将越来越普遍,小到患者问诊,大到专业手术直播,然而,伴随着的质疑声音也不断,那么边界终究应划在哪里?

 

患者知情与否,直播的风险都很大

北京天霜律师事务所艾清律师分析,此次直播事件,如果本案医生的直播行为患者确实不知情,那么医生有可能触犯刑法第253条规定,向他人出售或者提供公民个人信息,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将在履行职责或者提供服务过程中获得的公民个人信息,出售或者提供给他人的,从重处罚。

并且,根据医师法规定,医师在执业活动中有泄露患者隐私或者个人信息的行为,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健康主管部门责令改正,给予警告,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一万元以上三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暂停六个月以上一年以下执业活动直至吊销医师执业证书。

就该案,目前各方尚未透露病人和其家属是否了解并同意了这一次直播行为。

即便患者知情同意,也存在诸多问题。比如妇科手术直播已不是第一次引发争议了。早在2007年中国·长沙妇科微创学术峰会上,就发布将进行国内首次网络直播妇科手术,争论随之而起。

会议主办方认为这是公益宣传,为全省妇科医生提供一个交流学习的机会,也让更多人更了解妇科手术。但在一些网友看来,组织者是把女性身体作为“噱头和卖点”,而本该受到关爱的女性成了“被看的对象和玩物”,该网友将直播定性为“一个彻底的医疗炒作游戏”。

现在视频的摄制和发布越来越方便。医生在诊室架起一部手机,对患者的面部打马赛克,或仅仅呈现患者的部分肢体,一次“问诊过程”的直播或者录播就开始了。在各大视频平台上,这样的视频随处可见,其中不乏以宣传为目的医生直播,还会涉及医疗广告。

此前已有媒体报道,患者因医生在诊室直播而产生医患纠纷,拨打服务便民热线投诉医院。

 

到底哪些可以做直播?

“一些医生直播已经超出学术交流的范畴,成为很多医生或者医院进行品牌包装和品牌推广的工具,大部分医生都会确保患者知情同意,但还是要防止侵犯患者隐私的情况。”张强医生集团创始人张强对《财经·大健康》说。

其实,手术直播已经越来越规范,目前多作为学术交流,专为学术圈内人士定向播放,非公众可见。

手术直播最初的目的就是把手术画面实时地传播到会场或网络上,供大家观摩与学习。相当于把传统的医生在手术室学习,转移到了线上。随后,也逐渐衍生出在同行中展露技术水平、互相交流的功能,更加受到医生的欢迎。

如上海市第十人民医院自2019年开展手术直播后,一年半共进行了500场手术直播,引来了全球各地的外科医生观看、交流。

张强介绍,专业的医生看直播,关注点在于技术细节等。当然你可能看到一个优秀的手术,学习到经验,有时候也会看到技术一般的还不如自己的,但这都不影响学术交流本身的意义。

直播平台微吼的一位医疗项目品牌总监介绍,手术直播通常有指定白名单用户登录才能观看,并且要求实名制,直播平台按照主办方要求在用户同意的前提下,对所有观看者的信息有记录,对直播内容和用户观看信息需要有可追溯性。

不过,《财经·大健康》记者还是在一些专业直播平台上看到,心脏手术的直播视频仍然可以随意点开播放,手术室的细节清晰,还有人戴着耳麦专门负责讲解。

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医协云主编姬华奎分析,这也意味着,原本患者知情同意的传播方式就发生了改变。另外,一些专业的手术直播画面,被违规录屏、加工后在公众平台播放,其中有一些引起普通人不适的内容,确实不适宜出现在公众传播平台上。

即便患者签署知情同意书,直播医生仍有可能侵犯患者权益的风险。

北京市华一律师事务所律师徐凯分析,医生为自己做宣传所进行的直播,和病人寻求的医疗服务通常没有关系。按照个人信息保护法的要求,个人信息的授权使用必须满足合法、正当、必要和诚信原则。医生为直播所要的授权,一般而言是为了个人宣传的目的,而不是医疗服务所需,因而不具备正当性和必要性。

“因此如果患者事后提出诉求,主张侵权,即便签过知情同意书,医生或医疗机构也不一定能免责,很有可能还是会因侵犯公民个人信息或者隐私权的行为而承担责任。”徐凯说。

即便在业内,手术直播的争议也没有停歇,比如直播期间的手术患者死亡。

公开信息显示,国际心脏会议期间发生了两例与手术直播相关的死亡病例。其中一例发生在2004年,一位意大利米兰的患者在经皮心脏瓣膜植入术后死亡。2015年8月,一名日本外科医生在印度进行腹腔镜肝肿瘤手术直播,术后患者死亡。2019年,中国也有一例缩胃手术进行直播,术后五天患者死亡引发医患纠纷。

让北京一家三甲医院的主管人士担忧的是,很多医院的领导现在都推崇手术直播。而互联网的监管还没有达到线下执法那样到位。

 

如何规范手术直播这把“双刃剑”?

一些医疗器械厂商希望能将自己产品的使用方法在直播中得到教学和推广,因此也成为了手术直播普及的助力者。

姬华奎介绍,“目前心脏病外科、肿瘤等手术直播需求较大,因为这类手术的难度高,尤其对年轻医生的学习价值更大。另外眼科、整型等非传统意义上的疾病手术直播较多,而且是面向普通公众的,鉴于分享以及手术费用优惠等因素,患者更愿意参与配合直播,像儿科等科室手术虽然难度不大,涉及到儿童隐私保护、家长等因素就很少直播。”

手术直播最主要的需求是,解决跨地域交流难题。一是一线城市的医生来操作,二三线城市的医生在线上学习。二是就某些病例进行多地专家会诊。

“专业的手术直播,对摄像的清晰度、网络的稳定性,以及直播人员的专业能力要求明显高出普通直播,所有的设备按照医院的标准进行消毒。”上述医疗直播品牌总监介绍,在提前和医生确认需要重点拍摄的画面和环节后,确定多机位的位置、角度和切换,一般要提前一周勘验直播现场环境及网络测试,一个成熟的团队直播当天至少需要提前四五个小时到医院开始直播前的准备工作。

一位业内人士介绍,同样是直播五,六个小时,普通会议直播的成本在1万元,那么手术直播的成本要三倍到五倍。

对手术直播的规范国外已有案例。2006年,一位日本患者在主动脉瘤修补术的直播后死亡,医疗圈哗然。之后,日本胸外科协会和日本泌尿科学会相继禁止手术直播。紧接着,美国外科医师协会和美国妇产科医师学会也禁止了手术直播。2014年,欧洲泌尿外科协会(EAU)发布了关于手术直播的规范。

不过,国内在这一领域仍属空白。

一位业内人士介绍,大部分的医生选择的是风险较低、有把握的手术进行直播,很少会提出延时的要求。也就是说,什么样的手术可以直播,并无明确界限,完全由医生自己掌握。

对于特殊情况,上述医疗直播平台品牌总监介绍,直播平台可以根据医院的要求,选择延时直播,“比如延时10分钟直播,那么一旦在手术过程中发生突发情况,给直播预留出应对空间”。

多位受访者对《财经·大健康》表示,在医生范围内、作为学术交流的手术直播,其学术价值需肯定,前提是充分保护患者隐私、并得到患者授权清晰、明确的授权。但对于一些争议点,有待监管部门进一步规范。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